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刺杀
    &bp;&bp;&bp;&bp;夜黑风紧,月淡星稀。当真是一个趁夜做点什么的好天气哪。



    &bp;&bp;&bp;&bp;跟平常一样,陆缜天黑后就早早进了自己的帐中,但他却并未歇息,而是时刻注意着外间的动静。



    &bp;&bp;&bp;&bp;本来他还有些担心合忽儿他们会因为对方的身份设宴款待那些个也先的使者,但很快就没有了这方面的顾虑。因为双方有所分歧,再加上合扎那一闹,使得他们不欢而散,就更别提坐一起饮酒歌舞了。



    &bp;&bp;&bp;&bp;刚才陆缜更是靠在帐内,通过撩起了一丝缝隙清楚地看到那几名使者被分别送进附近不远处的那几座帐篷之中,那名为首之人住宿的帐篷,离他处不过几百米的距离而已。



    &bp;&bp;&bp;&bp;看到这一幕,陆缜的心别别跳得更加厉害了,就是老天都似乎在帮他,想让他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但是,从未干过这等事情的他还是有所犹豫:“我这么做真的妥当么?这么做真能成功么?要是被他们抓到了,可就彻底完了”



    &bp;&bp;&bp;&bp;心中的担心很快又被另一个声音所压倒:“我这么做是为了替七哥和曹丙他们报仇,是为了替那些汉人同胞雪恨!而且他们谁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做这个,一定不会有任何提防的。一旦事成,我还能找机会逃出他们的掌握,去过我真正想过的生活,回去中原!”



    &bp;&bp;&bp;&bp;“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此一来,多少无辜的喇合部人要遭受苦难,甚至是灭顶之灾?”



    &bp;&bp;&bp;&bp;“那又如何?当他们的人去劫掠大明边地,杀戮当地百姓时,可从不会考虑这些。这都是他们自己欠下的债,这不过是让他们偿还而已!”



    &bp;&bp;&bp;&bp;随着脑海中的两个声音交替述说,陆缜的目光渐渐变得深沉起来,他,已经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bp;&bp;&bp;&bp;在深吸了一口气后,陆缜转过身来,蹲下翻起了睡觉处的毡毯,随后便从底下拿出了一把弯刀。这把刀是早前他从合扎帐中顺出来用来傍身的,想不到这次却派上了如此用场。



    &bp;&bp;&bp;&bp;目光在刀锋上一扫,确信这刀足够锋利后,他便再次来到帐帘跟前,掀起一条缝隙,小心地朝外面张望过去。



    &bp;&bp;&bp;&bp;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甚至都没什么虫鸣声。只有时不时刮起的一阵秋风,吹出一阵呼呼声,让附近显得更加安静。



    &bp;&bp;&bp;&bp;确认外间没有任何人后,陆缜终于拿着刀,蹑足闪出了自己的帐篷。经过这几个月的时间,他对这边的地形环境已了如指掌,虽然天很黑,却并不妨碍他的行动,只一个转身,便迅速朝着目标所在的帐篷靠去。



    &bp;&bp;&bp;&bp;在来到那帐篷附近后,陆缜更是猫下了腰,每一步都走得极轻,他可不想因为一时的大意而先惊动了里面的目标。而随后,他又没有径直从帐门处钻入,而是一转身,绕到了帐篷的侧方。



    &bp;&bp;&bp;&bp;在靠到帐篷跟前后,陆缜更是屏住了呼吸,仔细倾听起里面的动静来。直到听见里面隐隐传出来的呼噜声,他的脸上才带上了一丝兴奋来。



    &bp;&bp;&bp;&bp;刀被他迅速提起,刀尖往牛皮缝制的帐篷上一戳,便迅速透了进去。而后陆缜手腕用力往下一拉,没有任何声音地,一条细缝就出现在了帐篷之上。而随着他运刀往边上划去,一个大大的,足以容人钻过的窟窿便也随之成形。



    &bp;&bp;&bp;&bp;运目往帐内望去,里面却是黑漆漆的一片,只能隐约瞧见左手边倒卧着一条人影,呼噜声就是从那儿发出来的。



    &bp;&bp;&bp;&bp;陆缜强压住心头的震颤,轻轻提腿,跨步走钻进了帐篷,然后继续猫腰蹑足,朝着目标而去,手里的刀在黑暗中散发着叫人心悸的寒光。



    &bp;&bp;&bp;&bp;终于,他来到了那人跟前,居高临下地扫了对方一眼,确认这位正是那些使者的首领,便在深吸了口气后,便动手了!



    &bp;&bp;&bp;&bp;早在之前留在自己帐篷中时,陆缜便仔细做过规划,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最顺利,且不影响自身地把人给杀了。



    &bp;&bp;&bp;&bp;既然是用刀,那就得防着鲜血喷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刀刺入对方要害的同时能用东西挡在跟前。而在对方的帐中,最顺手的自然就是用来当被子盖的羊皮毯子了。



    &bp;&bp;&bp;&bp;所以在挥刀下刺目标心窝的同时,陆缜的左手下意识地就拿住了盖在对方身上的毯子,欲以此挡下即刻就会喷出来的鲜血。他这一考虑确实不错,但显然忽略了一点,这么一来,可是很容易就惊醒目标的!



    &bp;&bp;&bp;&bp;果然,陆缜的手才刚一发力,底下睡着的伯忽的眼睛就猛地张开了。因为与喇合部有些谈不拢,他本就心里有事睡得不沉,被陆缜这么一打扰,自然就惊醒了过来。



    &bp;&bp;&bp;&bp;而在看到有人站在自己跟前,还举着把刀时,他自然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让伯忽登时大惊,他实在想不到喇合部的人居然会如此大胆,在谈不拢的情况下竟敢刺杀自己!



    &bp;&bp;&bp;&bp;但此刻他已顾不上猜测对方的心思了,当即张口欲要叫喊,同时腰部一发力,便欲借力弹到边上,避开这要命的一刀。



    &bp;&bp;&bp;&bp;陆缜见他突然醒来,也是大吃一惊,继而心里便是一阵抽紧。倘若叫对方喊出来,不但自己的计划彻底失败,连小命都得搭进去!而且他已经看到对方张开了嘴,同时挺起了腰来。



    &bp;&bp;&bp;&bp;以陆缜这点本事,显然是不可能阻止对方叫喊了,他甚至都觉着自己已能听到那声划破静夜的喊叫,手上的动作更是因此一缓。他终究不是真正的杀手,本就提心吊胆的,现在再出了这么个变故,心就更为慌乱了。



    &bp;&bp;&bp;&bp;可就在他处于绝望边缘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声本该出现的叫嚷并未发出,虽然对方的嘴巴已经张开,但声音却像是被封住了一般,没有透出来半点。而且,这家伙刚欲弹起的身子也以一个极其缓慢的动作在往边上去



    &bp;&bp;&bp;&bp;看到这一幕,陆缜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是自己所掌握的异能帮了大忙,居然让目标的举动彻底缓了下来。



    &bp;&bp;&bp;&bp;这一回,他再没有任何的犹豫,左手的羊皮毯子当即就盖了过去,同时,右手的刀果断地唰地一下直插进了对方的心窝处。就在鲜血喷涌出来的瞬间,毯子已蒙了上去,正好阻隔住了那同样以慢动作喷出来的鲜血。



    &bp;&bp;&bp;&bp;同时,陆缜腾出来的左手已火速上前,一把就按在了对方的嘴巴上!



    &bp;&bp;&bp;&bp;直到做完这一切,一声呜咽才从伯忽的嘴里发出,但因为被陆缜拿手死命地按着,那临死前的惨叫几乎微不可闻。



    &bp;&bp;&bp;&bp;伯忽此时双眼圆瞪,想要挣扎却已失去了力量,同时心里既是疑惑,又充满了恐惧。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才刚要有所反应,那把离自己尚有些距离的刀就刺入了自己的心脏,那张才刚被刺客拿起的毯子就蒙了上来?



    &bp;&bp;&bp;&bp;这些疑问,伯忽是永远都想不明白了,因为就在短短的抽搐之后,他便双腿一蹬,彻底没了声息。



    &bp;&bp;&bp;&bp;但陆缜却依旧不敢有半分的松懈,依然拿手死死地按在对方的嘴上,似乎生怕自己一松手,底下的家伙会突然诈尸再次叫出声来一般。



    &bp;&bp;&bp;&bp;直到又过了一阵,确保目标已不再动弹之后,陆缜才在一阵急促的呼吸后,松开了捂住对方嘴巴的手,随后他便发现自己的手掌上已满是鲜血。



    &bp;&bp;&bp;&bp;心脏被一刀刺破,周身的鲜血倒流,便有部分回涌上来,夺口而出,这些就全喷到了陆缜的手掌之上。也好在他之前就按住了伯忽的嘴,不然血真个被他这么喷出来,近前的陆缜一定无法幸免,必然被喷个一脸一身。



    &bp;&bp;&bp;&bp;而在看到这一掌的鲜血,又看了一眼地上瞪眼而亡的尸体后,陆缜便是悚然一惊,猛地就向后退去。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恐惧感直袭上心头。



    &bp;&bp;&bp;&bp;直到全力呼吸了几下后,他才重新镇定下来。随即,便下意识地要去拔刀,可当手一触到刀柄的瞬间,他又顿住了动作。要是刀一拔出鲜血被带着喷出来,自己可就躲不开了。



    &bp;&bp;&bp;&bp;“反正现在没有查指纹的技术,凶器也不是我随身之物,他们一定查不出来!”稍微冷静下来的陆缜很快就做出了判断,继而放弃了拔刀的念头。



    &bp;&bp;&bp;&bp;在仔细听了听外间,确认没有什么动静之后,他又悄悄地往边上退去,顺着刚才的缺口破洞出了帐篷。在他身后,已失去生命的尸体不断有鲜血泊泊流淌出来,浸润了整块羊毛毯子,更有不少血液蜿蜒流淌到了地上,如一条条暗色的细蛇一般



    &bp;&bp;&bp;&bp;在安全回到自己的帐中,陆缜那颗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才重新落回了原处。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早已湿透,却不是被血沾染的,而汗水。刚才的一场刺杀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也没有太多的交锋,但个中紧张却已让他汗湿重衫。



    &bp;&bp;&bp;&bp;现在,只等明天一早,使者的尸体被人发现,再看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了。



    &bp;&bp;&bp;&bp;陆缜在换下衣裳后,呆呆地坐在帐中,脑子里一片空白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