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也先使者
    &bp;&bp;&bp;&bp;走出帐篷,迎面吹来的略带寒意的秋风让陆缜仅剩的那点睡意也消散殆尽。目光所及处,原来葱茏而绿油油一片的草原如今尽作一片枯黄,秋天已到了尾声,即将到来的便是严酷的冬季。



    &bp;&bp;&bp;&bp;虽然时隔谢老七他们之死只不过一个来月工夫,但陆缜身上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比起刚来时,如今的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一般牧民都不敢轻易接近了。不过身为众人所承认的神使,他在部中的地位依然没有丝毫改变。



    &bp;&bp;&bp;&bp;本该年轻跳脱的青年如今却沉稳得如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倘若有之前认识他的人见此情形,一定会大吃一惊。而若有真正了解陆缜的人在旁看到他打量四周喇合部人的目光,就会为这些人担心了,因为那目光的深处,已隐藏了极强的敌意与杀气。



    &bp;&bp;&bp;&bp;谢老七和曹丙的死打碎了陆缜的一切幻想,这些蒙人在那时开始就已被他列为了死敌。他所以继续留在这儿,说他是走不了,还不如说他不想走呢,因为他要把仇怨都报了,才好安心离开。



    &bp;&bp;&bp;&bp;但显然,喇合部的人却并没有给他报仇的机会。平日里以保护为名的监视就不用说了,部中的大小事务也根本没有他这个神使插手的机会,就是想挑唆合扎和木逮之间的仇恨,都失败了,这让陆缜几乎想不出任何能达成心愿的方法。



    &bp;&bp;&bp;&bp;而喇合部在这个秋天不但没有因此衰弱,反而不断强大了起来,只短短一个月时间,他们的牛羊牲畜就比之前多了近一倍,还交好了周围的诸多大小部落,俨然有成为这一带蒙人诸部头领的架势。



    &bp;&bp;&bp;&bp;而这一切,却全拜陆缜这个神使所赐了。



    &bp;&bp;&bp;&bp;因为他帮着喇合部从岩壁中提取出了食盐,让他们不但能满足自身需求,而且还能用手中多余的食盐来和周围的部落交易,换取牛马牲畜,而这些部落还得承喇合部的情。



    &bp;&bp;&bp;&bp;草原上各部向来缺盐,而之前唯一能满足他们这一需求的只有南边的大明。也是因为看明白这一点,明国在盐这一条上看得特别的紧,即便与蒙人在榷场上交易也是极少量的,而且价格极高,经常让蒙人大为不满。



    &bp;&bp;&bp;&bp;可在对方把握有垄断地位的情况下,蒙人各部对此只能苦忍。



    &bp;&bp;&bp;&bp;而现在,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喇合部所产的盐质量不比明国的差,价格还公道,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能赊欠,这对周围部落的人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于是只几个月时间,喇合部就因食盐交易而获取了大量财富和其他部落的友情,似乎就此崛起都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bp;&bp;&bp;&bp;倘若是一般人在知道这一结果后,必然会大感后悔与懊恼,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但陆缜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很清楚如今的蒙古草原正在经历着什么样的变化。



    &bp;&bp;&bp;&bp;一个几乎统一了分裂的鞑靼和瓦剌两部,并在之后的几十年里给南边的大明造成极大威胁的人物正在崛起。任何一个可能威胁到他的内敌都将被他彻底吞灭,喇合部纵然有着再多的牛羊又如何?在历史大势,在历史强人的面前,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



    &bp;&bp;&bp;&bp;陆缜甚至可以断言,今日喇合部的风头越盛,明日他们将要面对的结局就会越惨。所以当他看到又有几辆勒勒车远远地朝着这边而来时,眼中甚至都闪过了一丝讥诮的笑意来。



    &bp;&bp;&bp;&bp;可当他听到对方身份时,心里却又猛然一紧:“我们是奉了也先太师之命来和你们商量事情的。”来人的首领是个四十多岁,赤红脸膛,看着极其强壮的汉子。他说话的声音一如威猛的长相,很是洪亮,所以虽然隔了些距离,陆缜依然能清晰地听到这番话。



    &bp;&bp;&bp;&bp;“也先居然派人来了。”陆缜的眉头顿时就锁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他千算万算,却遗漏了还有这一变数。倘若喇合部就此归顺,投到了也先帐下,那他们就再不是对方实现自己野心的障碍了。



    &bp;&bp;&bp;&bp;陆缜还是有些把也先这个草原上少有的强人小瞧了。本以为有着弱肉强食传统的蒙人只会用武力征服,却不料对方居然会来上这么一手。如此一来,事情可就要脱离他的掌握了。



    &bp;&bp;&bp;&bp;“怎么办?”目送着几名部中要人将这几位客人迎到合忽儿的帐前,后者更是满脸堆笑地将他们接入帐去,陆缜不觉有些傻眼了。



    &bp;&bp;&bp;&bp;



    &bp;&bp;&bp;&bp;不过帐中的情况却显然没有如陆缜所想的那般和谐,只几句话之后,本来还很是客气与友善的合忽儿等一干喇合部人的脸色都沉了下去。



    &bp;&bp;&bp;&bp;蒙人行事一向直爽豪迈,完全没有南边汉人那么多的弯弯绕,见了面也没有什么寒暄,直接就奔了主题。而这位也先的使者入帐之后便提出了自己的来意,他是奉了也先之命来把喇合部招揽到自己帐下听用的。



    &bp;&bp;&bp;&bp;倘若是几个月前,合忽儿他们听到这话,自然会大为激动。谁不知道如今草原上论势力,也先太师那是一等一的存在,一旦能被他收入帐下,今后便再不用生计发愁了。



    &bp;&bp;&bp;&bp;可现在却不同了,喇合部靠着食盐赚了个盆满钵满,大有崛起之象。若这时也先是欲将他们招收到帐下视作心腹的,倒也罢了。但只一打听,就知道对方只是看中了他们最近的财富和食盐来源,合忽儿他们自然便有不同看法了。



    &bp;&bp;&bp;&bp;看出他们的心思,而且言辞里又多有推托之意,那使者伯忽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怎么,你们还敢违抗也先太师的意思?你们可知道之前那几个不肯从命的部落是什么下场么?”语气里已多了几分森然。



    &bp;&bp;&bp;&bp;一直坐在下首没怎么吭声的合扎顿时就恼了:“他也先不过是瓦剌的太师而已,你道他是我们草原的大汗么?居然想要所有人都听从他的命令行事?”



    &bp;&bp;&bp;&bp;“怎么?看来你是对太师很有意见了?”伯忽闻言猛然转头看向合扎,眼中满是难掩的杀气。



    &bp;&bp;&bp;&bp;但合扎也不是善与之辈,当即毫不相让地对视过去:“是又如何?你瓦剌部还做不到一手遮天呢!”



    &bp;&bp;&bp;&bp;眼见双方剑拔弩张的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起手来,合忽儿赶紧开口:“合扎,你这是对待客人的态度么?还不给我出去!”



    &bp;&bp;&bp;&bp;其他几个部中要人见此只是默不作声,木逮更是得意一笑,合扎这么做,正合了他的心意。



    &bp;&bp;&bp;&bp;其实话一出口,合扎也有些后悔了。虽然如今草原各部还没有完全被也先征服,甚至还有一个专门与他们为难的鞑靼部从旁牵制,但若真惹恼了也先,他们喇合部这么个小部落就只有洗干净脖子待宰的份了。



    &bp;&bp;&bp;&bp;但他是不可能低三下四地跟人讨饶的,所以见合忽儿这么说,便是一声冷哼,起身就出了大帐。



    &bp;&bp;&bp;&bp;心里颇有些乱的合扎刚想着带上弓去外面射猎散心,就听得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合扎,你怎么不去待客,却出来了?”循声看去,正是陆缜在不远处望着自己。



    &bp;&bp;&bp;&bp;合扎因为心里憋闷,正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呢,陆缜显然是个合适的人选,便走了过去,哼声道:“因为我得罪了客人。”



    &bp;&bp;&bp;&bp;“哦?这些客人到底是什么路数,居然能惹你生气?”陆缜状似不知地道。



    &bp;&bp;&bp;&bp;“他们是也先派来的人。”合扎说着,又想起了什么:“你知道也先是什么人吗?”



    &bp;&bp;&bp;&bp;“听人提起过,据说他虽然不是瓦剌部的大汗,但明显有成为下一个成吉思汗的可能。”陆缜随口道。



    &bp;&bp;&bp;&bp;“哼”一声不屑的冷哼从合扎的口中喷出:“就凭他怎么可能与伟大的成吉思汗相比?他不过是个有些手段的野心家罢了。”



    &bp;&bp;&bp;&bp;“听你的意思似乎对他很有些不满哪。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到底出了什么事,竟让你和他们起了冲突?”陆缜好奇地问道。



    &bp;&bp;&bp;&bp;“我说了,也先的野心极大,这次他居然看上了我们喇合部,想把我们都给吞了!”合扎目光深沉地道。



    &bp;&bp;&bp;&bp;“竟还有这等事?”陆缜按下心中的忐忑,试探着道:“那你们的意思是?”



    &bp;&bp;&bp;&bp;“合忽儿肯定不会答应,现在我们喇合部正是崛起的时候,又怎会同意被人吞并呢?不过他不敢得罪也先,所以我就出头了!”合扎随口道。



    &bp;&bp;&bp;&bp;陆缜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不过这么看来,这次的事情应该颇为棘手哪。”



    &bp;&bp;&bp;&bp;“不错,也先在草原上确有几分威名,我们部里的人说不定也会被他说服,但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合扎正色地道出了自己的立场。



    &bp;&bp;&bp;&bp;陆缜心里闪过了某个念头,但脸上却没有表露分毫,反而劝了一句:“这事你最好不要强出头,不然只会对你不利。若被有心人抓住利用了,你可就麻烦了。”



    &bp;&bp;&bp;&bp;“你是说木逮?他还没有这个本事!”合扎很不以为然地道。



    &bp;&bp;&bp;&bp;陆缜见他这么说,便没再继续相劝,只是心里却添了一句:“我指的却是我这个外人哪”



    &bp;&bp;&bp;&bp;



    &bp;&bp;&bp;&bp;反击开始,呼叫支援!反击开始,呼叫支援!!反击开始,呼叫支援!!!(重要的事说三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