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非我族类(下)
    &bp;&bp;&bp;&bp;因为有之前那一段治病救人的关系,陆缜和谢老七、曹丙的关系倒算密切,哪怕双方如今的身份很有些差距,他依旧会没事与他们说说话,顺便学些如今山西陕西一带的方言,为以后回中原做准备。



    &bp;&bp;&bp;&bp;也正是因为有陆缜的这层关系在,同样是俘虏奴隶身份的谢曹二人的处境倒不算太差,虽然一样要做粗活重活,但很少被人辱骂责打。



    &bp;&bp;&bp;&bp;可没想到他们要么不出事,这一出就是要命的大事,这让陆缜自然心中发紧,尤其是听到那声凄厉的惨叫后,他更是焦急起来,扭身跨步,就急匆匆地往发出声音的一处帐篷冲去。



    &bp;&bp;&bp;&bp;周围的那些蒙人下意识地想要抬手阻拦一下陆缜,可手才刚抬到一半,想到其神使的身份,便又放了回去。虽然里面的人他们不敢招惹,但陆缜他们更不敢开罪哪,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向沉稳的神使如旋风般冲了过去。



    &bp;&bp;&bp;&bp;疾奔过去的陆缜在来到那座比起合忽儿的大帐略小些的帐篷跟前时,便止住了脚步。倒不是他怕了,而是因为面前已有四人拦住了他的去路:“神使还请停步,我家主人正在办事呢!”



    &bp;&bp;&bp;&bp;“让开!”见这四人并身堵住了自己的去路,陆缜本就不快了,再听到里面又一次传出惨叫来,他心里更是恼怒不已,当即沉声喝了一句,随即偏身就往他们中间撞去。



    &bp;&bp;&bp;&bp;几人虽然奉命挡人,但对着陆缜这个神使却不敢做得太过分,更不敢因此伤他,只好往边上一避。如此就给了陆缜以机会,一下就撞开了跟前的阻挠,想都不想便掀起帐帘,闪了进去。



    &bp;&bp;&bp;&bp;只一入帐,陆缜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这让他的心里更是发沉,抬眼往前方看时,正瞧见地上趴了三人,全都被脱去了衣衫,身上更是血肉模糊,看其中一人的身形正是他所熟悉谢老七。



    &bp;&bp;&bp;&bp;“你们这是做什么?”陆缜当即抬头问道,当他看到上头高坐之人的模样时,却是一愣。



    &bp;&bp;&bp;&bp;而对面那人这时也看了过来:“神使你突然闯进我帐中却是为什么?”此人正是喇合部三老之一的木逮,在其下首处,还站了数名壮硕的蒙古汉子,他们手里都拿着兀自带血的鞭子。



    &bp;&bp;&bp;&bp;只扫了这一眼,陆缜就知道地上三人身上的伤都是被他们所打出来的,这看那背臀处血肉模糊的模样,就可知这一顿鞭笞有多么凶残了。这让他心里的怒火再次升了起来,没有回答木逮的问题,反而回瞪着对方道:“你为什么要打他们?”



    &bp;&bp;&bp;&bp;“他们是我手下的奴隶,既然犯了错,自当教训。即便你是神使,也没有权力来管我帐中的私事吧?”木逮并没有因为陆缜的强硬而发怒,反倒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看着对方说道。



    &bp;&bp;&bp;&bp;听他这么一说,陆缜才猛然想起了这一层。确实,当初分配俘虏时,谢老七就是被这位挑了去当奴隶的。而照着草原上的规矩,奴隶都是属于主人的私产了,别说是责打一番,就是杀了,也没有人会说上半句不是。



    &bp;&bp;&bp;&bp;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这不光是因为谢老七是他的朋友,而是因为他作为一个穿越者实在无法容忍这等随意处置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做法。所以陆缜甚至都没有去问谢老七他们犯了什么错,只是强硬地道:“就是犯错了,也不该如此对待他们,快把人放了!”



    &bp;&bp;&bp;&bp;见这小子居然在自己面前如此大言不惭地发号施令起来,这让木逮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了。就是族长合忽儿要自己干什么时都不敢拿这样的语气说话,他还真当自己是神的使者,就以为人人都要听他的命令行事了么?



    &bp;&bp;&bp;&bp;本就对陆缜很是不满,甚至带了些怀疑的木逮心中一来了气就顾不上太多,当即挥手道:“给我继续打,打死他们!”



    &bp;&bp;&bp;&bp;“你”陆缜没料到对方不但没有从命,反而变本加厉了,也恼了,当即挺身上前,拦了上去:“我看谁敢!”



    &bp;&bp;&bp;&bp;那几名族中壮汉可没有木逮那样的底气,不敢得罪这位神使,见其强行挡住自己,一时竟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bp;&bp;&bp;&bp;见此情状,木逮是越发的恼怒了,居然连自己手下的人都不肯从命么,这小子也太嚣张了吧。所以他再忍不了,发狠威胁道:“要么给我打,要么你们代他们吃这顿鞭子,你们自己选!”



    &bp;&bp;&bp;&bp;这话一说,那几位可就不能不动了,赶紧一面道歉,一面把陆缜拉开,随后手中的鞭子就再次狠狠地挥起,然后重重地抽打在早已皮开肉绽的三人臀背之上,立刻就是一片血肉合着惨叫飞了起来。



    &bp;&bp;&bp;&bp;“住手!你们给我住手!”陆缜见状眼睛都有些红了,拼命上前想要阻拦。但他身前,却有一人全力挡着,让他根本靠不过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人在皮鞭下不断惨叫颤抖扭曲的模样。



    &bp;&bp;&bp;&bp;看着陆缜如此模样,木逮便觉一阵快意,多日来憋在心里的乌气倒是发泄了不少。就在这时,低垂的帐帘子再次一动,被人唰地掀起,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bp;&bp;&bp;&bp;本来见又有人突然闯入,木逮是感到有些愤怒的,自己的帐篷什么时候成了任人来去的地方了?可就在他欲出言呵斥时,看到进来二人模样后,到嘴边的斥骂就变了:“合忽儿,你也是来管我帐中私事的么?”对另一个进来的合扎,他却不想理会。



    &bp;&bp;&bp;&bp;合扎刚才也被陆缜给惊动了,生怕他独自闯入木逮帐中吃亏,便欲前去相帮。但随后,又担心自己去了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便又找了合忽儿这个族长一同过来。此刻看到陆缜并没有吃亏,方才松了口气,但同时心里也生出了疑问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bp;&bp;&bp;&bp;“合忽儿族长你来得正好,他这要随意把人鞭死,我实在看不下去!”陆缜这时也终于镇定下来,赶紧求助似地说道。



    &bp;&bp;&bp;&bp;合忽儿进帐就看到了里面的情形,也隐隐猜到了什么。听陆缜这么一说,他的眉头就不觉皱了起来,事情果然有些棘手哪。



    &bp;&bp;&bp;&bp;而木逮的话却更叫他头大:“笑话,我帐里的事情还不是你能够插嘴做主的!合忽儿,你也看到了,即便他是神使,也不能随意妄为吧?”



    &bp;&bp;&bp;&bp;合忽儿正不知该怎么说话呢,一旁的合扎已经开口了:“他们又是因为什么才被这么对待?”虽然他并不认为木逮在自己帐里鞭笞几个奴隶是件事情,但出于和木逮过不去的原则,还是故意恶心了对方一句。



    &bp;&bp;&bp;&bp;木逮眼中果然露出了怒意,但他还是哼声答道:“就是这几个家伙,害得我帐下死了三匹骏马,难道我不该惩罚他们么?”



    &bp;&bp;&bp;&bp;这一回,就是合扎也不好说话了。虽然草原上的马匹众多,但作为马背上的民族,他们对马还是相当重视的,有时候甚至看重马要甚于人。现在几个奴隶居然害死了木逮帐下的骏马,这罪名可就实在太大了。



    &bp;&bp;&bp;&bp;“几匹马而已,用不着要拿人命来抵吧!”陆缜可不知道这一点,当即据理力争道。但他随即就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妙,因为他看到连合扎这时都低了头,没有帮他的意思,而木逮更是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bp;&bp;&bp;&bp;“神使,既然确实是这几个奴隶犯了大错,木逮他惩治他们也没有什么问题。如若不然,就难以让族人信服了。”合扎上前劝说道。



    &bp;&bp;&bp;&bp;“什么?”陆缜实在想不到,他们居然是这么个理论,一时竟有些懵了,完全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bp;&bp;&bp;&bp;而木逮,抓住了这个机会,给身边的人打了个眼色:“杀了他们,然后把他们的脑袋切下来挂在帐外,我要让所有我们喇合部的人都知道,马,是我们最宝贵的财产和朋友。”



    &bp;&bp;&bp;&bp;自家主人下了令,那几位自然不敢怠慢,当即抽出了随身的腰刀,便往趴在血泊中的三人背心处刺去。



    &bp;&bp;&bp;&bp;“你们住手!”陆缜见状,双目欲裂,拼命想要上前阻拦,却被身边的合扎给抱住了:“神使,这是我们草原上的规矩,可不能随便坏了!”



    &bp;&bp;&bp;&bp;就这一耽搁间,三把刀已刺入三人的后心,谢老七他们只在几声惨叫和抽搐之后便寂然不动了。



    &bp;&bp;&bp;&bp;而陆缜,在见到这一结果后,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三条人命,就这么活生生地被杀死在了自己跟前!



    &bp;&bp;&bp;&bp;而被自己当成朋友的合扎,居然不但没有帮自己,反而阻挡了自己救人。这一刻,他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这一刻,他终于真正地明白了非我族类这句话的含义。



    &bp;&bp;&bp;&bp;在这些蒙人眼中,汉人并不算人,只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和那些牛羊马匹没有任何的区别。不,汉人的命甚至还比不了这些牲畜!



    &bp;&bp;&bp;&bp;一直以来用来欺骗自己的美好想法被现实彻底击碎,陆缜愣愣地看着地上蜿蜒出来的鲜血,和那三具没有声息的尸体,一时竟呆了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