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今夕何夕(上)
    &bp;&bp;&bp;&bp;这到底是什么时代?在机械地随着那些俘虏一道往前行去时,陆缜的心里不断思索着这一问题。



    &bp;&bp;&bp;&bp;如果自己是真个穿越到了前面的时代,那只从这些打草谷的家伙是蒙人这一点,便可以判断这是宋以后的朝代,但具体是哪一朝,却还需要进一步的信息整理。



    &bp;&bp;&bp;&bp;不过看这些俘虏的发饰,并不是一根根的猪尾巴拖在背后,那就不是辫子朝了。这个认识,倒叫陆缜稍微松了口气,上下五千年,这十几二十个朝代里,他最瞧不上,也最恨的便是辫子朝了。



    &bp;&bp;&bp;&bp;这是一个让中华文明迅速由先进彻底滑入落后,最终沦为世界笑柄,并让华夏民族饱受上百年苦难的朝代。而更可笑的是,这个朝代的统治者们还完全不知道自省,总是在那儿自吹自擂,总以天朝上国自居,甚至到了后世都不断有人为其粉饰鼓吹,实在让人很是不齿。



    &bp;&bp;&bp;&bp;陆缜实在不想自己沦落成这么一个朝代的奴才,还得去逢迎那些恶心的东西。但现在看来,倒是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还有,既然蒙人都需要进犯南边打草谷,如今也不可能是元朝了。



    &bp;&bp;&bp;&bp;剩下的,就只有两个朝代,宋或是明。就他判断,似乎后者的可能性还大一些,毕竟北宋年间的蒙人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何况若从地理上判断,若自己只是穿越了时间线,那么南边应该是契丹人的地盘才是。至于南宋,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它只统治了长江以南那一片区域而已。



    &bp;&bp;&bp;&bp;当然,要是自己穿越到的是个完全陌生的新的朝代,这一切就无从谈起了。陆缜只能靠着一些表象去推断真实的历史,其他可就不好猜了。另外,即便真如他所料般如今南边中原是大明天下,却也不可能猜出究竟是哪个时间段,毕竟大明可有两百多年历史呢。



    &bp;&bp;&bp;&bp;唯一稍微可以判断一下的,就是应该不会是明朝初期或是晚期。因为前者蒙人被朱元璋或朱棣压着打,压根不敢进犯中原。而后者时,蒙人势力已然衰落,也没有实力再犯大明边境了。



    &bp;&bp;&bp;&bp;不过就是这样,依然还有差不多一百五十年的历史跨度摆在陆缜的面前,而这,已是他做出这番推断的极限了。



    &bp;&bp;&bp;&bp;或许问一问身边的人,便可以知道答案。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这些出身低微的人也不知道如今到底是哪个年代。古代可不同于几百年后,资讯极其闭塞,许多人因为从出生到死亡都未离开过家乡的一二十里方圆,对外界的情况自然更不可能清楚了。只有那些商人或是有功名的人才可能掌握这些对后世来说连常识都算不上的东西,但身边这几百位显然怎么看都不是那样的特殊阶层。



    &bp;&bp;&bp;&bp;其实直到这个时候,陆缜都没有一种自觉,以自己眼下的处境,就算知道了自己穿越到了什么时代又有什么用呢?现在的他已成了蒙人的俘虏,之后连性命都未必能保得住,更别提其他的了。



    &bp;&bp;&bp;&bp;这倒不是他神经大条,反应迟钝。实在是他不敢去作深思,只有把心思全往这种解谜上放,才能让自己不因恐惧而崩溃。再加上他对历史又感兴趣,这等穿越之事实在比中几亿的彩票还难,他自然想深入地了解一下了。



    &bp;&bp;&bp;&bp;正当陆缜满心作着这些思忖,打算转头问问身边之人时,就听咕咚一声,身边那个看着还算壮实的汉子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bp;&bp;&bp;&bp;因为他与其他那些俘虏是绑在一块儿的,这一倒,还连累了前后的其他人,不少人都是脚下一阵踉跄,有两个也被带倒在地。



    &bp;&bp;&bp;&bp;陆缜下意识地就弯腰想要把人扶起来,可刚往下一看,神色便是一凝。他发现,这位牙关紧咬,双目紧闭,却是已经昏厥了过去。



    &bp;&bp;&bp;&bp;只一愕间,陆缜便知道了其中问题,显然这位是在烈日曝晒之下走路,而中了暑了。



    &bp;&bp;&bp;&bp;与此同时,这边的动静也已惊动了那些骑马在边上的蒙人,当即就有几个黑着脸赶了过来。一见这情况,有人便一挥手,抽出了随身的刀,便欲砍在那倒地之人的身上。



    &bp;&bp;&bp;&bp;“你们做什么?”陆缜见状立刻想也不想地就挺身而出,挡在了那人跟前,大声地喝问道。



    &bp;&bp;&bp;&bp;因为他用的也是蒙语,这几人倒是可以听懂。不过他们的神色却很是不善,有些不耐烦地道了一句:“他走不了路了,必须扔下。”



    &bp;&bp;&bp;&bp;“扔下他?可他是病人,这不是要他的命么?”作为一个三有青年,陆缜是断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人枉死的。



    &bp;&bp;&bp;&bp;“我们就是来要他命的。”其中一个蒙人却说出了叫陆缜更加惊讶的话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装的,既然他不能走了,便杀了。”说着,便再次上前,欲用刀结果了地上之人。



    &bp;&bp;&bp;&bp;“不成!他只是中暑而已,又不是得绝症,你们不能如此滥杀无辜!”陆缜却不依不饶,继续拦下他们道。



    &bp;&bp;&bp;&bp;见这小子居然如此不知死活,那几名蒙人顿时也怒了,当即就有人一把就拉住了陆缜张开的手臂,然后猛然一挥,便把他带了一个趔趄,几乎摔个嘴啃泥。



    &bp;&bp;&bp;&bp;而随着陆缜被拉开,地上那人便再无人保护,其中一名蒙人已抽刀上前,便欲把人杀死。陆缜见状,眼睛都红了,顿时叫了起来:“你们和他是同伴,怎么就忍心让他死在这儿呢?”这话,却是对着那些漠然站在一旁的俘虏们说的。



    &bp;&bp;&bp;&bp;只可惜,这些人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冷漠地站在当地,除了个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兔死狐悲的无奈,以及少许的仇恨外,其他人都只冷眼旁观,似乎早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bp;&bp;&bp;&bp;陆缜挣扎着欲要再次扑上去救人,但显然他已鞭长莫及。就在这时,那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怎么回事?”言语间颇有些不耐烦。



    &bp;&bp;&bp;&bp;“合扎,这小子居然阻挠我们把这累赘杀了。”有人稍作解释道,不过那将要动手之人倒也因此停了下来。



    &bp;&bp;&bp;&bp;陆缜抓住机会叫了起来:“他不过是中暑罢了,只要稍作休息便能恢复,你们为什么要因为这么点小病就杀人?”



    &bp;&bp;&bp;&bp;“小病?难道你能救么?”这个叫合扎的头领颇有些意外地扫了陆缜一眼。



    &bp;&bp;&bp;&bp;陆缜略一怔后,还是点头:“只要给我点时间,我可以试试。”



    &bp;&bp;&bp;&bp;“好。”合扎也想看看这个古怪的家伙还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本事,便一点头:“我给你时间,在日落之前,你要能把他救活过来,我便不杀他。不然,连你一道杀了!”后面一句却是杀气四溢。



    &bp;&bp;&bp;&bp;陆缜心里顿时一阵恐惧,但还是把牙一咬:“可以。不过我要把他搬到那边去救治。”说着,他便一指旁边有丛灌木的所在,那已是眼前最阴凉的所在了。



    &bp;&bp;&bp;&bp;合扎一点头,算是答应了。陆缜也不拖延,当即上前,便欲将人扶起来带去那儿。可这人已彻底失去了知觉,整个身体死沉死沉的,即便陆缜还算强壮,一时竟也搬不动他。



    &bp;&bp;&bp;&bp;而身边的那些蒙人对此只是抱以冷笑,根本没有上前相助的意思,陆缜也知道自己求助也没有用,便只能放弃,自己一个人默默使劲。



    &bp;&bp;&bp;&bp;就在这时,有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跟前,没有说什么话,弯腰就帮着陆缜一起将人给抬了起来。有人相助,事情就好办多了,一会儿工夫,人便被放到了阴凉处,这时他才分出心思来打量这个帮助自己之人。



    &bp;&bp;&bp;&bp;这是个身材匀称的汉子,虽然衣衫褴褛,却比其他那些俘虏要更有精气神些,只是脸上也颇显沧桑,看不出具体年龄来。



    &bp;&bp;&bp;&bp;“多谢。”陆缜说了句普通话,但对方却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bp;&bp;&bp;&bp;“该死我忘了他们应该听不懂普通话。”陆缜有些无奈地想道,然后只能朝对方一抱拳了。



    &bp;&bp;&bp;&bp;见他如此动作,对方便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咧嘴一笑,也冲他微一抱拳,口里说了句什么。陆缜只觉这人的口音颇有些奇怪,但仔细听来似乎又能够分辨出来,似乎是山西或陕西一带的方言。



    &bp;&bp;&bp;&bp;于是,他便一面查看昏迷之人的情况,一面用自己认为的陕西方言问了一句:“你能听懂这话么?”



    &bp;&bp;&bp;&bp;对方明显一愣,随后又迟疑地道:“好像能听懂,只是你这口音却不像中原的”



    &bp;&bp;&bp;&bp;见能沟通了,陆缜心下便是一喜,自己这种说法也只是从电视里学来的,可半吊子得很,能让人依稀听明白些已是谢天谢地了。



    &bp;&bp;&bp;&bp;不过这事也不好解释,便只是一笑,在看了昏迷之人的情况后,又倏然站起了身来,走向了合扎等人。



    &bp;&bp;&bp;&bp;这几位正在原地歇息呢,见他走了过来便都把目光投了过来:“怎么,人救不活了么?”说着,眼中已隐隐有厉色闪过。



    &bp;&bp;&bp;&bp;陆缜却一摇头:“人可以救,但我想要回我的包。”



    &bp;&bp;&bp;&bp;合扎一愣,但还是一点头,挥手让人从马上把之前夺到手的那只古怪的包裹扔还给了陆缜,他还真想看看这小子有什么办法和本事呢。而且,刚才他们这些人也都摸索了好一阵,却没能打开这包,却不知这古怪的包裹到底是怎么开的。



    &bp;&bp;&bp;&bp;



    &bp;&bp;&bp;&bp;路人就这么静静的,萌萌地看着你,什么都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