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这不是拍戏
    &bp;&bp;&bp;&bp;澄蓝的天空,一轮红日高悬其上,向着下方的万物散发着炽热的光芒。



    &bp;&bp;&bp;&bp;一个独自走在草原上的年轻人不觉停下了脚步,抬头望望天空,又低头看看眼前满布杂草和沙石的道路,脸上的忧虑与不安之色是越发浓重了。



    &bp;&bp;&bp;&bp;这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身上是最常见的运动恤和运动裤,脚上登了一双某品牌的运动鞋,背上背了一个半人多高的登山包。他模样颇显俊挺,尤其是一对长眉下的那对眼睛,闪烁着熠熠光辉,再加上那高挺的鼻梁,给人一种棱角分明的感觉。



    &bp;&bp;&bp;&bp;这个年轻人叫陆缜,今年刚满二十岁,是个在读的大学生。他的父母乃是历史和语文教师,这让他从小就接受了远超寻常同学的文化熏陶,连二十四史这样的大部头史书,也早在高中毕业之前就被他囫囵吞枣般地读完了。



    &bp;&bp;&bp;&bp;再加上一直以来沉重的课业负担,让陆缜一直都没有好好地享受过青春生活。直到进了大学,随着课业减少,再加上已长大成-人,他才有了自己做主的机会。于是这次便趁着暑假的时间,约上几个同学好友来内蒙一带游玩。



    &bp;&bp;&bp;&bp;本来一切都很是顺利,陆缜不但领略到了与城市完全不同的广阔风景,而且还学会了骑马射箭等当地风俗。可没想到,就在三天前,当他们一行几个在向导的带领下四处闲逛时,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雷暴和狂风打了个措手不及。



    &bp;&bp;&bp;&bp;等那可怕的天气终于结束,陆缜便很是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单独一人置身在了空旷寂寥的草原之上。虽然周围的一切看着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内心深处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地困扰着他。



    &bp;&bp;&bp;&bp;现在,随身携带的食物和饮水都要吃完了,而再次拿出手机,发现依然没有任何信号之后,一丝恐惧已侵占了陆缜的心头。



    &bp;&bp;&bp;&bp;之前他在手机或电脑新闻里可没少看到某些驴友,尤其是大学生作死深入某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最终迷路困死其中的新闻。这些人里,多数会被及时赶到的救援队伍营救出来,但也有极个别倒霉的就这么彻底失踪或是被人在多日后找到尸体。



    &bp;&bp;&bp;&bp;而现在自己所处的环境看着就更像后者,在没有任何手机信号的地方,陆缜真有些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无奈,他甚至开始后悔之前出来旅游的这一决定了。



    &bp;&bp;&bp;&bp;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只有能在草原上碰到某些蒙古牧民了。以当地的好客风俗,自己一定可以在他们那里吃上几顿好的,然后再在对方的帮助下重新回到城市里去。想着这些,陆缜就只觉着肚子一阵叽咕乱叫,却是更饿了。



    &bp;&bp;&bp;&bp;但所余不多的面包和饼干可不敢随便吃了,陆缜只能咬牙忍着,在喝了一口水后,继续拔腿往前走。只是无论前后还是左右,这里的景致都没有太大的差别,这都让他生出自己是不是在原地兜圈的错觉来了。



    &bp;&bp;&bp;&bp;好在又行了一阵后,陆缜便看到了前方隐隐有一座小高坡,这让他的精神陡然一振。如果能爬上那高坡,说不定在视野宽阔之下能找到人呢。他赶紧加快了脚步,希望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地方。



    &bp;&bp;&bp;&bp;这一路倒还顺利,很快离着那高坡就不远了。随后,又一个让他有些激动的事情也发生了,因为他听到了前方有阵阵马嘶人叫声传来。虽然这声音委实有些大,似乎有好几百人正从高坡的另一面靠过来,这与刚才附近一带寂静的情况很有些矛盾,但陆缜已顾不上太多了,他只想赶紧找人求助。



    &bp;&bp;&bp;&bp;虽然那高坡有些陡峭,陆缜又已很是疲惫,但他还是奋力向上,靠着手里握着的工兵铲的支撑,挣扎着登上了那七八米的陡坡,随即下面的场景便已一览无余!



    &bp;&bp;&bp;&bp;“卧槽!”在看到底下的情况后,陆缜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



    &bp;&bp;&bp;&bp;只见在离他两三里之外的草原上,居然有上千人正在朝着前方赶着路,其中有一半骑在马上,另一半则被绳索串拴着,踉跄跌撞地向前赶着。当这些人一个脚步不稳跌倒在地时,那些马上的家伙就会有人猛然挥鞭,将人从地上驱赶起来,就跟赶牲口似地逼着他们继续向前,不得停留。



    &bp;&bp;&bp;&bp;而且,这些家伙的穿着打扮也很是奇怪。骑在马背上的那些家伙只有少数穿着黯哑简陋到了极点的皮制甲具,更多人只有麻衣蔽身,而且他们的头发都很长,有的又中间缺上一些,跟个秃顶似的。对历史还算有些研究的陆缜细看之后,脑子里就闪过了一个词汇——髡发,那是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不少草原游牧民族所流行的发型样式。



    &bp;&bp;&bp;&bp;而跟在马后的那些人,也都养着长发,有个别好些的,则把头发盘了起来,在上面插了支木簪,但他们的身上却是一般不堪,除了极个别衣衫褴褛的,更多则是光着身子,甚至是赤了脚走在满步沙石的道路之上。



    &bp;&bp;&bp;&bp;看到这一切的陆缜都有些傻眼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作如此打扮么?之前他所遇到的蒙族同胞一般生活里的穿着可与城市里的人没有太大区别了,也只有当搞什么庆典活动时,他们才会穿回自己的民族服饰。可眼前这些人的装束也实在太落后了些吧。



    &bp;&bp;&bp;&bp;“难道他们是在拍什么影视剧?”很快地,另一个念头从陆缜的心里闪了出来,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看着似乎和他所认知的古装剧大有不同。



    &bp;&bp;&bp;&bp;因为受到父母的熏陶,陆缜对历史有着远超同龄人的认识,这让他看那些历史题材的电视剧时就很容易挑出其中的各种问题了。那些从服饰到器具,再到对白都充满了现代感的所谓历史剧,实在让他不忍卒睹。



    &bp;&bp;&bp;&bp;在加上某些剧组为了省经费只用少数的群演来敷衍大场面的做法,历史剧一向是粗制滥造的代名词,也只有少数几部作品能让陆缜一家满意了。



    &bp;&bp;&bp;&bp;而眼下的这一场面,看着就很逼真了,一看就能联想到这是蒙人,或是草原游牧民族侵犯汉人边界打草谷后满载而归,抢掠人口的场景。如果以后的古装历史题材的影视剧都能做到这个程度,那陆缜倒会很感兴趣了。



    &bp;&bp;&bp;&bp;但随即,另一个叫他感到困惑的问题也产生了——演员都在这儿了,那导演剧组,以及最关键的摄影机等拍摄器材都在哪儿?



    &bp;&bp;&bp;&bp;坡下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一览无余,除了这一队人马外,周围根本看不到其他人影,更别提摄影器材了。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陆缜也没有发现上边有航拍器的存在,这事情就实在太古怪了。



    &bp;&bp;&bp;&bp;难道一个疯狂而恐惧的想法陡然从他的内心深处冒了出来,但又被他迅速否定:“这不可能,这不科学!”



    &bp;&bp;&bp;&bp;就在这时,更惊人的一幕突然就出现在了陆缜面前——



    &bp;&bp;&bp;&bp;跟着马队踉跄前行的人群里,突然有人挣开了捆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随后一声大叫,扭头就往边上奔去。显然这位是要逃跑了。



    &bp;&bp;&bp;&bp;在发生这一突然变故后,那些俘虏人群就是一阵骚乱,似乎随时会有更多人跟着那人一起逃跑一般。



    &bp;&bp;&bp;&bp;而身前的那些骑士在扭头看到这一幕后,立刻就大声呵斥了起来,继而有人扬起了手中鞭子,狠狠地抽打了下去,直打得许多俘虏满地打滚,还发出阵阵惨叫,这声音就是隔了些距离都能清晰地传入陆缜的眼中。



    &bp;&bp;&bp;&bp;但这时候,他却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到这些吃苦的人身上,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更叫他心惊的场面——两名骑士在那人逃出几米远后,已迅速从马侧取过了弓箭——那是两张很是简陋粗糙的木弓——而后,没有任何的犹豫,拉弦、瞄准、放手一气呵成,两支利箭化作两道虚影便跨过那一段距离,猛地没入了逃亡者的后背。



    &bp;&bp;&bp;&bp;一声临死前的凄厉惨叫声顿时响起,盖过了俘虏们的叫声,清晰地传入陆缜的耳朵,让他整个人都猛打了个激灵。



    &bp;&bp;&bp;&bp;虽然隔了段距离,但他依然能够清晰地做出判断,那箭射入后背的一幕不是假的,那个中箭后只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弹的逃亡者是真的死了!



    &bp;&bp;&bp;&bp;真的死了!这根本就不是拍戏,而是真正的杀戮!



    &bp;&bp;&bp;&bp;这个念头一起,陆缜就只觉着一股寒气从尾椎直冲入脊梁骨,让他整个人在这炎炎夏日都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怎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bp;&bp;&bp;&bp;而就在陆缜满心惊恐时,一个更让他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坡下的那些骑士已突然转过头来,正好盯在了愣愣站在坡顶俯瞰着这一切的陆缜——他已暴露了自己的藏身所在。



    &bp;&bp;&bp;&bp;没有任何犹豫,就有两名骑士摘下了弓箭,随即瞄了过来。就在陆缜觉察到情况不妙,欲要闪避时,两支利箭已带着呼呼的尖啸,一前一后,朝着他的身上射来。



    &bp;&bp;&bp;&bp;只眨眼间,箭已来到跟前,它们所带起的气劲都让陆缜感到了一阵刺痛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