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回家的路
    旋即我又想起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自从我玄功练到八级顶峰后,我自信心就膨胀起来,自大唐朝出来后,一直想着翻身做主把歌唱的,可看现在的形式,我只怕这辈子都没机会了吧?

    以前老婆说家里大事我说了算,小事她说了算,可如今看来,以后都不会有大事了,我的大事,在她眼里都只是小事了啊!

    我还在忧愁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的时候,那边老婆终于停了手,二大爷如今已经变成了二师兄,倒在了地上,连动都不能动了。

    老婆飞快向我跑来,蹲下来问我:“老公,你没事吧?”

    我点了点头,“嗯!没事,就是突然受到震荡,吐了口逆血而已,现在已经没事啦!”

    说着我还站起来跳了几下,以表示确实没问题。

    老婆这才放下心来,转过头对着像二师兄的二大爷,还有台上的老头们冷冷说道:“下次如果你们再敢偷袭我老公,我就让你全家都变成猪头!”

    张委员长尴尬的笑了笑,忙上来劝架:“弟妹啊!你别激动,这都是误会嘛!”

    “误会?正面对打,不管被打成怎样我都不会说什么,可这老头居然卑鄙的偷袭!这还能算是误会?难道现在的武学世家全都是这样教人子弟的吗?”

    一群老头子本来还张嘴想说些什么,被老婆这话一堵,顿时都哑口无言了。

    可不是么?上梁不正下梁歪,为老的都这样做事,下面的小辈能不有样学样么?

    这时台上其中一个老头咳了几声,看着我缓缓说道:“这场比赛最初的性质就是证明你们的实力,你们说的事情毕竟是让国家动荡的大事,所以谨慎了点,你们不要放在心上,现在我们都承认你们的实力,也相信你们所说的一切。至于后续要怎么办,等我们商量过后,再给你们答复,你们看可以吗?”

    这种国家大事,我自然是不想参与,虽然这个老头避重就轻的把刚才二大爷的丑事给遮了过去,我倒也不想过多的计较,平头百姓嘛!最重要的是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我想了想,就大声回道:“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已经说了,既然你们也都相信,那也就没我什么事了,我只是一个平头百姓,国家的政事,我就不参与了,各位国家领导们,我们就此别过。”

    说着我就朝大门外走去。老婆儿子和胖三自然都跟着,哪知道被儿子打趴的那个老四居然拦在了门口,不让我们过。

    “小朋友,让个路。”我温和的说道。

    老四摇了摇头,恨恨的瞪着我,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我和你有仇吗?干嘛这样看着我?还拦住我们的去路?难道是因为不服?”

    老四还是不说话。我没办法,只好推开了他,哪知道他居然亦步亦趋的跟在了我的后面,一股子我到哪他就要跟到哪的架势。我不耐烦的说道:“小鬼,再跟着我,别怪我不客气。”

    老四恨声说道:“就是你!害死了我大爷爷一脉!今天我怎么可能放你走?”

    “你大爷爷?谁啊?”我有些莫名其妙。

    “我姓沈!我叫沈天行!”

    哦!明白了,原来是沈家的人啊!怪不得!

    不过。。。沈家的人不应该全被清理完了吗?为什么这个小鬼还可以活蹦乱跳的在国防部里走动?要知道,沈家可是造反的大罪啊?

    我转过身对沈天行说道:“你嘴里的大爷爷,是因为他自己想造反,才有当时的下场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不管当时在场时有没有我,你嘴里的大爷爷,都是要受国法制裁的,你恨我是不是恨错了人?”

    这事我还是要解释一下的,不然天天被一个小孩记恨着,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我不管!”沈天行很是倔强,“反正都是你的错!没有你,我大爷爷一脉怎么会都死光的?”

    我冷笑起来:“你的意思是:你大爷爷造反成功,然后把我们都杀了就是对的?”

    “反正我不管!”沈天行耍起了无赖。

    我把小成成往他身前一拉:“我儿子,今年十虚岁,你应该比他大吧?怎么还这么一把脾气?到底是谁给你惯成这样的?”

    沈天行听我这么说,感觉我污辱了他家长辈,愤怒的捏了捏拳头,就想对我出手。我儿子上前一步,用稚嫩的声音说道:“你连我都打不过,居然还想对我爸动手?老师不是教过要量力而行吗?等你什么时候能打过我了,再来找我爸麻烦吧!”

    儿子说着轻轻的推开了沈天行,沈天行浑身一颤,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我自然不再理会他,径直走了出去。然后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林微微。

    真的是瘦了不少啊!我有点心疼。

    林微微怔怔的看着我,看着牵着我的手的老婆,眼眶里水汪汪的,似乎有泪水在打转,但她好像在强忍着,拚命的挣大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

    老婆落落大方的走上前去,问道:“你就是微微吧?我常听小成成提起你,有空欢迎你来乌伤玩。”

    说着撇了我一眼,接着说道:“有些人,你还是别惦记了,差着辈呢!”

    说完这一句,老婆拉着我就走了。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其实以我的感知,不回头也能感应到,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头了。林微微还是站在那里,眼睛不断的睁大,以阻止更多的眼泪不掉下来,倔强的伫立在原地,看着我们消失的背影。直到我们拐过了街角,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过了拐角,老婆才轻声问我:“怎么?舍不得?”

    我僵硬的笑了笑:“哪有,只是觉得太可怜。”

    老婆冷笑道:“人家黄花大闺女,用不着你这个拖家带口的小老头可怜!”

    我知道这时候我最好就是乖乖的闭嘴,所以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只是闷头朝前走。

    也许,这就是有缘无份吧!谁让我早生了二十年呢?

    出了国防部,我们也没回酒店,直接就奔了机场,买了回乌伤的机票。

    国家的事,我以后都不想再参合了,在家做个混吃等死的包租公,比在京都混强多了。

    最起码没人强行干涉我的人生自由,也不会有人时刻想着要我的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