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长安惊变15
    看到狄仁杰如此决绝,刘仁轨也就不再说什么。

    只是面做痛惜的道:“怀英啊!为了李唐江山,今日也只有牺牲你了。”

    看着刘仁轨做作的样子,我不禁冷笑起来。

    “刘仁轨,事情都做了,何必这么假惺惺的?”

    刘仁轨看了看我,说道:“原来是你这个假冒货!那日没炸死你算你命大,不跑得远远的,却来到这里受死。”

    我面色一变,问道:“那日舰船爆炸,原来是你搞的鬼?”

    刘仁轨冷笑了一声,说道:“是又如何?如今我为刀殂,你为鱼肉,知道了又奈之我何?”

    “那一艘船上,可都是你的部下啊!为了杀我一个人,你居然置一船的人于死地?”????我冷声说道:“何况我还是帮你打贼倭!你是怕我抢了你的功劳吗?如此冷血,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刘仁轨哈哈大笑:“成王败寇,古今皆是如此,若让你小子活下来,我在军中还有什么威信?而且,你杀光了贼倭,我这个将军还怎么继续当下去?所以,你是必须死的。”

    对于这种人,我实在是没话讲,摊了摊手,说道:“我就在这里,你来杀我吧!”

    刘仁轨果然是毫不客气,大手一挥,他身后的军队就扑了上来。

    一众金吾卫虽然拚命苦战,可奈不住对方人多,瞬时被攻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我把林微微绑在了背上,抽出了唐刀,看了狄仁杰一眼,毕竟我是什么战术都不懂的,看看他是什么个意思。

    狄仁杰说道:“如今兵力太过悬殊,只怕等不到外面的禁军来援,这样的话。。。。。。。”

    这边还没说完,那边李白就接过了话去:“那样的话,只有斩首行动才能一举功成了。”

    “斩首行动?”

    我看了看狄仁杰和李白,瞬间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这是要万军之中取刘仁轨首级啊!

    我一瞬间热血沸腾!

    这种事,只在小说里看过啊!

    如今却要这么干了,真是想想都刺激!

    我们三人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坚定的信念,这时李元芳轻声笑道:“那还等什么?”

    双手一挥,两道血轮已是呼啸着朝刘仁轨的方向而去!

    有了李元芳的血轮开路,狄仁杰和李白已是一马当先,飞奔而去。

    我自然也是不甘落后,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刘仁轨差点炸死我,这个理由还不足够吗?

    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热血沸腾了,这种事好像并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才对啊!

    难道是近朱者赤?

    刘仁轨自然也是看到我们三个人朝他冲去,立刻有无数军士拦在他的面前。

    我高高跃起,双手举着唐刀,大喝一声:“迎风-----一刀斩!”

    前方的军士瞬间被清空一大半!

    狄仁杰也是长刀连出,就见一道道白光形成了一条光的道路,瞬间就杀到了刘仁轨的面前。

    这时李白只是跟在狄仁杰身后,一剑未发,只是拖着剑前行。

    眼见离刘仁轨已不足十步,李白长剑一引,脚下一蹬,一道剑光就连人带剑朝着刘仁轨刺去。

    快!太快了!

    刘仁轨身前的一众军士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这道剑光给分成了两半,这时两把刀同时击在剑光上。

    “叮!”

    却根本未能阻止这一剑的去路,只是让剑光稍微偏了一偏。

    “扑!”

    一道击破败革般的声音响起!

    在刘仁轨惊骇欲绝的眼神中,李白的剑已是刺入了刘仁轨的身体。

    可惜了,如果没有偏那一点,如今的刘仁轨已是个死人。

    我叹惜了一声,这刘仁轨也真是命大啊!只是刺入了胸膛,却没有刺中心脏。

    后面的狄仁杰看到这快速绝伦的一剑,也是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看来以前打架时李白都没有使出真功夫啊!

    这时刘仁轨身后已有人一把拉住刘仁轨,将其朝后拉去。边上已是跳出四五个人攻向李白。让李白再没有机会直刺刘仁轨。

    然后是一个钢爪挠向了李白。

    这个钢爪太熟悉了!

    尧天蓝使!

    我自然不会让李白陷入这种群攻中,当即唐刀一震,揉身上前,一刀架住了钢爪。

    这时对面有一个清冷的女声冷喝道:“是你?”

    我抬头一看,金吾卫的面具下,不正是那张冷艳的脸吗?

    尧天紫使!

    “没想到你们尧天组织,竟然是刘仁轨的走狗。”

    我冷声说道。

    尧天紫使却是冷冷的回了声:“他还不配!”

    后面中剑的刘仁轨脸色一变,却是不敢开口说些什么。

    看来,刘仁轨可能也只是个小角色啊!

    “不过。。。你今天必须死!”

    咦?我到底哪里惹到这个美娇娘了?

    竟然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尧天紫使却是不再答话,长剑一引,就朝着我攻了上来。

    如今有尧天组织的人出现,我们刺杀刘仁轨的计划就彻底宣告失败了。

    只好且战且退,又回到了武则天的身边。

    我们护着武则天进了大殿,我们几个人加上金吾卫则守着殿门护着,叛军一时也是攻不进来。这时狄仁杰大声喝道:“再不多久,禁军就会赶到,到时你们就犹如翁中之鳖,造反可是要满门抄斩的,你们还不觉悟吗?现在投降,我可许诺不降你们的罪,只除首恶。如若不然,你们都要后悔。”

    听到狄仁杰的话,一些叛军已是引起一些骚乱。

    毕竟谋反可是大罪,说心里没阴影是不可能的。

    本以为一万对三千,很轻松就能赢了,哪想到如今久攻不下,禁军也随时会来,叛军们心中顿时摇动起来。

    狄仁杰见到这种情况,自然不会放过,大声喝道:“此刻投降者,皆可免罪。倒戈者,记一功,升一级。”

    听到狄仁杰这么说,叛军的进攻顿时缓了下来,有一些人已是迟疑的放下了手中的兵器。

    正在这时一道长笑声划破天际,自远方而来。

    “诸位别被他给骗了,秋后算帐的事还少见吗?”

    随着声音的传来,一个满头白发的少年出现在了大殿门口。

    怎么形容呢?

    明明是一头的白发,脸色却是粉嘟嘟的,一笑之下,充满了邪异之感。就连声音都充满了邪性。

    “如今他们已是困兽,再加一把力,就能灭了他们,你们就都是我大唐朝的功臣!到时加官进爵,与在场诸位同享。”

    本来已是放下武器的军士,听了这个白发少年的话,又是重新拿起了武器,朝着大殿口走来。

    狄仁杰有些咬牙切齿:“明世隐!没想到你也叛了。”

    白发少年却是理都不理狄仁杰,而是透过狄仁杰朝着殿内的武则天看去。脸上又露出邪魅的笑容。

    “天后娘娘,近来可好?”

    武则天原本是静静的看着白发少年说话的,这时见白发少年发问,突然妩媚一笑,娇声道:“小隐啊!看来你的功力又是深了数分了。多亏了你,如今我才能有机会站在这大殿里静静的思考问题啊!”

    明世隐自嘲般的笑了笑:“没有天后娘娘的栽培,又哪有小隐的今日啊!”

    武则天轻声问道:“小隐啊!如今这样的局面,真的是你想要见到的吗?”

    我好奇的问一边脸色铁青的狄仁杰:“这货谁啊?”

    “尧天首领---明世隐。”

    原来这个白发少年就是尧天组织的首领?

    而且,听他和武则天的对话,好像以前还是武则天培养的他们?

    那还真的是养了只白眼狼啊!

    哦不,白发狼!

    明世隐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现在这事做的到底对是不对,但是,我一直是按娘娘的意愿在办事的。”

    “哦?”武则天说道:“我的意愿就是让你把我围在这个大殿之中?”

    明世隐轻声笑道:“娘娘哪里话来?当初可是娘娘自己亲口说的-------当一个人的力量掌控太大时,就会毁灭一个人的心性。我不想天后娘娘因为方舟的力量而毁灭了娘娘的心性,所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娘娘的意愿才对。如果非要毁灭一个人的心性,就让小隐代劳吧!”

    我靠!

    我以为刘仁轨就够不要脸了。

    没想到出来个明世隐,更不要脸!

    明明是背叛主人,明明是觊觎方舟的力量,却能说成是为了万全主人。

    i真的服了you!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