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长安惊变
    这一顿饭,吃得是战战兢兢的,好在终于是吃完了。

    在我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美娇娘走了,我们也在狄仁杰的吩咐下带着去客房休息了。

    临走前,狄仁杰拍了拍我的肩,“这个阿离是个可怜人啊!自幼便父母双亡,还被姨母卖到了这落玉坊,人又出落的漂亮,总是招那些浪蝶们的眼球,我也是只能略尽绵薄之力,汤兄弟以后也要多多帮我保护她啊!”

    我哪里还听不出来狄仁杰的言外之意?

    他是让我别太打那美娇娘的主意了吧?

    我悻悻然的跟着李元芳往客房走去。

    心中还是暗自庆幸,终于把身份的事给瞒了过去。

    哪里知道我们走后狄仁杰和刘仁轨的一番对话?????“刘伯伯,你看这二人目的究竟为何?”

    刘仁轨摇了摇头:“看不出来,一个自以为精明的老实人而已,如果有什么异常举动,可以杀了。”

    “刘伯伯,此二人虽说来路不明,目前为止倒也没什么恶意,如果可以,还请刘伯伯放这二人一条生路。”

    刘仁轨笑了笑,说道:“贤侄是与我想到一处去了。这二人虽然冒充身份,来意不明。却也是帮我除掉了贼倭之患,又无意中帮你们破获了黑衣社,如果可以,狄贤侄倒是可以再用一用此二人的。”

    这时李元芳送完我们就回来了,正听到了二人的对话,接口说道:“不错呢!这二人性情并不坏,我这些天相处下来,也没发现他们对我们大唐有什么图谋,看着好像也是冲着那件东西而来,却根本不知道那件东西是什么样子,只是不知道这二人究竟是哪一路的人马。”

    狄仁杰道:“那件东西必定已在长安了,想来各路人马也一定都汇聚在了这长安城。这几日你多注意些。”

    李元芳点了点头。

    刘仁轨也道:“不错,此物必须在朝廷的管控之下,不然长安将会大乱。还有那个夫余丰,如果发现了,一定要秘密处理掉,我明天就去面见天后娘娘,希望我大唐边关不再有战事。”

    狄仁杰道:“定不负刘伯伯所望,怀英必定竭尽全力。”

    我自以为骗过了他们,哪里知道他们这些吃官饭的人,一个个精明的像鬼似的,只扭一下屁股就能猜出我要拉什么屎,哪是我这样的人能瞒的过去的?反倒是被他们蒙在了鼓里。我自然也不知道,你们一番对话,就已经定下了我们的生死。还在客房里悠闲的躺着呢!

    客房里,林微微突然问我:“我长的美吗?”

    “美啊!”

    “那你怎么只看那个舞伎,却不看我?”

    听着语气怎么有些酸溜溜的?

    我心中大汗!

    你是块好肉,可惜不能吃啊!

    而且小马还喜欢你呢!

    我支吾了一下:“那个。。。。。那个。。。。。”

    林微微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我。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来,看得人口干舌燥的。

    我只是生理需要,你个软妹纸这样**我是几个意思啊?

    我挺后悔当时为了混进车队冒充了夫妻,如今被安排在同一间客房里,能看不能吃,还不能召妓,也品尝不了唐朝美女的滋味,真是亏大发了。

    这时林微微又转过头来问我。

    “你上次说到了长安就把事情都告诉我的,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想了想,就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了她,反正出了游戏她就会忘记,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个事情,要从我得到一只坑逼的手机说起。。。。。。”

    我一五一十的把我的经历慢慢的道来,把个林微微听得是美目连转,惊讶异常。

    我自顾自的说道:“要不是因为我是第10000名购机客户,给了我免单的机会,我哪里会混进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林微微吃惊过后,两眼发光,兴奋的说道:“你进过封神榜?和哪吒干过架?”

    我点头。

    “还遇到过高达?还和高达打了一架?”

    我又点头。

    “还进了死亡岛?把冼梅从游戏里带到了现实生活?”

    我还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只好又点了点头。

    “那我能不能也能得到这么个手机?”

    小姑娘,你脑洞别这么大行吗?

    我躲都来不及,你还想着进来?

    我只好说道:“看你的运气了。”

    “这一次来唐朝,我们能不能见到中国第一任女皇帝武则天?”

    林微微特别的兴奋。

    但愿别遇到才好。

    林微微又说道:“那你这次来到唐朝,是什么任务?”

    我说道:“当时达蒙说要让我在长安找一枚钥匙,本来是直接传送到长安城的,可是那个该死的系统给传错了地方,竟然把我们传到了韓国边缘,真是不靠谱啊!”

    林微微问道:“不会是因为我的进入,而导致传送出错的吧?”

    哎!你这丫头!我虽然也有这方面的猜测,可我能这么说吗?你现在这样问我,我要怎么回答你?

    林微微又问我:“那钥匙长什么样子?在什么地方?”

    我:“。。。。。。。。。。。”

    哎尼玛!

    我还真不知道!

    该死的达蒙,居然没和我说钥匙长什么样?

    长安城这么大,钥匙只怕也有几万把吧?

    这让我怎么找?

    难道要永远困在这个唐朝了?

    林微微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嘴:“你不会不知道钥匙长什么样子吧?”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林微微,可不是吗?

    林微微捂着嘴,惊讶的问道:“你做任务都不知道任务物品是什么就来了?”

    “。。。。。。。。。。。”

    “这么多游戏任务,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

    我特么想死的心都有了。

    林微微想了一会,又说道:“既然那个系统管理者让你来找钥匙,就肯定不会是简单的东西,你说,会不会就是他们说的那件东西?”

    “不会吧?”我看着林微微,“小姑娘,你也太能扯了,怎么可能呢!”

    我突然住嘴了,依系统的尿性,还真有这个可能。。。

    林微微又说道:“我们今晚先休息,明天去逛下长安城,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头大起来。

    这客房就一张床,又不像是帐蓬,随便可以铺一张兽皮睡觉,让我怎么休息啊?

    林微微也是看了看这个房间,除了一张床,别的地方要么是桌椅,要么是摆设,还真不好打地铺。

    林微微想了想,微红着脸,对我说道:“你上床来睡吧!”

    我特么哪敢?

    劳资可是典型的下半身动物,和这么漂亮的雌性睡一张床,一晚上想入非非,还不能吃,这不是要人命吗?

    我忙摇头。拉了床被单,往身上一裹,就在一张大椅子上半躺下了。

    林微微看了我一会,也就自顾自的去睡了。

    靠!劳资居然当了一回柳下惠!!

    次日清晨,李元芳就来到了客房。

    我自然早早的就醒了,不用想也知道,这怎么可能睡得好嘛。

    我问李元芳:“李明你安排的怎么样了?”

    毕竟我是要离开游戏的,李明这个孩子还是交给李元芳会比较好些。

    李元芳说道:“你放心吧!安排的妥妥的,已经让一户老实的夫妻收养了,他们没有儿女,也是非常开心多了个乖巧的孩子。”

    我点了点头,说道:“李明这孩子确实可怜,父亲战死了,爷爷和妈妈又被贼倭所杀,如今孤身一个,能有这样一个家庭收养,倒还真是个理想的去处。”

    至于那些个妇女,有的当场就跟了车队里别的男人走了,有的则也被李元芳安排去谋了份差事。

    我对着李元芳说道:“今天我们想在长安城里好好逛逛,你就不用陪我们了吧?”

    李元芳道:“太好了,我也好久没逛长安了,不如陪二位一起吧?我路熟哦。”

    我只以为是李元芳年纪小,贪玩,哪里知道他是不放心我们,要一路监视,看我们会不会做什么坏事呢?

    一行三人很快就出发了。

    从朱雀大街逛到玄武门,一路走走看看,倒也是惊叹连连,在古代就能有这样的雄城,确实是不容易啊!

    而且我发觉今天的长安似乎特别的热闹,就随口问李元芳,“今天怎么这么多人的?”

    李元芳说道:“哦!今日庙会,自然人流多些。”

    林微微笑道:“那我们也去看庙会吧?”

    长安庙会?小说里看得多了啊!

    这个必须要去瞧瞧啊!

    近了城隍庙,人也是更加的多了起来。

    路上卖糖葫芦的、做糖人的、卖饰品面具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真正是热闹之极。

    林微微与李元芳手里各拿着串糖葫芦,兴奋的东瞧瞧西看看,朝着人群里挤去。

    我就提着手里的东西跟在后面慢慢的溜着。

    你问我为什么慢慢的溜?

    你手上提个十七八件东西跑一个试试?

    “汤哥,快来,这里有变戏法的。”

    林微微在前面招呼。

    我只好快步跟上。

    以后千万别陪女人和小孩逛街,会累死的知道吗?

    我抱着一大堆东西-------都是林微微看中,李元芳出钱买来的。

    一个个盒子差不多都堆到了我的头顶,往着林微微的声音传来的方向颤颤巍巍的走去。

    再这么走下去我都可以去走钢丝了好吧?

    冷不防就撞到了人。

    我手中的盒子四下掉了一地。

    前方传来叮咛一声。

    哟,撞到的还是位妹纸。

    我忙着收拾盒子,倒也没太注意撞到了谁。

    这时就看到一双柔荑捧着几个盒子蹲在我的面前。

    阿离?

    我小心肝一颤!

    这不是昨晚喝歌弹琵琶的阿离么?

    “好巧啊!”

    阿离脸色微红,“嗯,好巧。汤哥你也来逛庙会啊?”

    “可不是吗?”我笑了起来,“阿离都来逛的地方,自然是好玩的地方。”

    阿离帮我拿了几个盒子往前走,冷不防前面又有几个人迎面挤来,把阿离一下子挤进了我的怀里。

    阿离面带羞红,双手轻靠在我的胸口,以防不整个人都贴到我的身上。

    我靠!真是个妖精啊!

    这还没全身贴到我身上呢,就一股子少女天然的体香迎面而来,那若即若离的身体触碰感真是的。。。。。。。香滑可人?我真恨不得立刻把她给吞了。

    身体在一瞬间就情不自禁的起了反应。

    “哥,你还随身带着武器啊?”

    我老脸一红,这特么怎么解释?

    难道告诉她这是哥这辈子的性福所在?

    只专门用来欺负女孩子的?

    只好支吾地说:“嗯,防身用的。”

    这时我好像看到边上有一道灰色的身影在我身边走过。

    咦?好眼熟?

    我一惊!不就是那个变戏法的吗?

    我这时也顾不得阿离和这些个盒子了,掉头就追了过去。

    如果他们所说的那件东西就是钥匙的话,那我可不能就这么放这个变戏法的走了。

    线索啊!

    最起码知道那件东西是不是钥匙啊?

    不是就不用淌浑水了不是?

    变戏法的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后面有人跟着,拉了拉斗蓬就朝着人多的地方挤去。

    我只好也顺着方向挤了进去。

    那变戏法的七拐八绕的,不一会儿竟绕到了一个城门处,一出城门就飞掠而去了。

    我大急,也忙快步冲出城门,却哪里还能找到变戏法的身影?

    这小子还真特么滑溜!

    我恨恨的往回走,就看到林微微李元芳和阿离站在一起。

    林微微对着我说道:“你干嘛呀?把我的东西扔的一地都是?”

    李元芳也指责我:“扔下阿离这么个弱小女子就跑,这不是男子汉所为。”

    我了个去!我也不想的啊!

    刚才香玉满怀,劳资享受着呢!

    都怪那个变戏法的。

    我就把刚才遇到变戏法的事情和他们两人说了下。

    李元芳道:“依你说的方向,应该是小雁塔的方向,我们现在去追,也许还来得及。”

    我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去吧!我可是追了半天也没追上,而且我是人生地不熟,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

    李元芳见我不想去,就独自一人追了过去。

    这一番闹腾,众人也没了逛庙会的心思,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回落玉坊去了。

    刚回到房间,林微微就问我:“你真的不去追吗?”

    我回道:“他是官府的人,地形又熟,追起来方便,我就省点心思了,毕竟那东西是不是钥匙还是未知数呢。”

    林微微白了我一眼,也不再说话,摆弄她今天的战果去了。

    又到了晚上,狄仁杰又来了。

    我本来想去逛逛夜色下的长安,结果被告知宵禁已开,老百姓不能出门。

    这治安,真的是严啊!

    我正郁闷着,突然就是一阵地动楼摇。

    我连坐都坐不稳了。

    怎么回事?地震了吗?

    这一阵晃动持续了许久。

    晃动中还传来阵阵的隆隆声。

    刚开始晃动时人根本就站不稳,等晃动轻微了些许,狄仁杰已经一个纵身窜出了落玉坊。

    坊内的人也都纷纷从坊里跑出来。

    我也是拉着林微微急忙的跑了出去。

    可别特么葬身在唐朝的地震里,那该有多悲催?

    刚跑出坊门,就看到狄仁杰傻傻的伫在门前,目光直视着前方。

    就连我去拍他的肩,他都一动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