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去往长安的路6
    刘三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大喊着:“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都被当场抓住了,你还敢狡辩?”

    张老爷大声骂道:“没想到我竟然养了你这么只白眼狼。”

    说完恨恨的走了。

    大家本来想着当场就要打死这个刘三,却是被罗玉阻止了。

    “不几日就到长安城了,到时送到官府去吧!”

    众人这才罢手,只是狠狠的踢了刘三几脚。这才把刘三带到了马车上,连车绑在了一起,到了长安再送到官府去。

    这一夜,大家都感觉松了口气似的,全都回帐蓬休息去了。????第二天,接着赶路。

    这一路,终于是没再出什么事。

    据罗玉所说,再有半日路程,就能到长安了。

    我也是心中暗喜,明天中午就能到长安了,完成了任务,就可以回去看看儿子了,这么久没见,心里怪想的。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非常的开心,喝着米酒哼着歌,一付轻松热闹的样子。

    走了这一个多月,终于可以回长安了,大家自然是开心极了。

    就连平时晚上不露面的张老爷都出来和大家喝了几杯。

    一众护卫又闹了一会,也就都回去睡了。

    只留下我、罗玉和另两个值夜的护卫在外面。

    我和罗玉又聊了一会儿天,也准备回帐蓬睡去了。

    哪知道这时竟然又传来一声惨叫。

    是张老爷的帐蓬!

    我和罗玉忙冲过去。

    就见张老爷胸口插着把匕首,双眼瞪得大大的,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什么人和这车队有仇?

    竟然接二连三的杀人?

    这时外面一声刀兵相接的声音响起,我忙掠出去看。

    就见到那个变戏法的正和一个蒙面人在交战,这时变戏法的看到我出来,大声喝道:“快来帮忙!”

    难道这个蒙面人就是真凶?

    当即不再多想,抽出唐刀就攻了上去。

    这蒙面人本来和变戏法的就是不相上下,我的加入立刻就让蒙面人左支右绌起来。

    几招之后,那蒙面人小腿已中了变戏法的一剑,身体不由得一矮,我哪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唐刀一个直刺就扎进了蒙面人的肩膀,这时罗玉也攻到了,一刀就朝着蒙面人砍去。

    变戏法的大喝一声:“刀下留人!”

    罗玉明显愣了一下,却是收不住刀势,一刀砍在了蒙面人的脖子上。

    蒙面人当场就死亡了。

    变戏法的看到蒙面人已经死了,拉下面巾看了看后,转身就要走。

    这时罗玉大声说道:“你先别走。”

    变戏法的冷哼一声,回道:“人不是我杀的,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

    说完就几个纵身,遁入黑暗里了。

    罗玉还待再追,被我一把拉住。

    “别追了,你追不上的。”

    我又问罗玉:“这个蒙面人,你认识吗?”

    罗玉摇了摇头。

    这时护卫们也都过来了,我就让他们辨认地上的蒙面人,都说并不认识。

    看来,杀人的人虽然抓到了,但主谋却不一定是他。

    罗玉跺了跺脚,恨声道:“都怪我鲁莽,不然留下活口也好逼供啊!”

    我安慰了他几句,就让护卫队们把蒙面人的尸体搬到了车队前,毕竟离长安近,到时还是移交官府的好。

    罗玉对着我说道:“真不知道这个张老爷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会招来杀身之祸,还连累了刘师爷和张全。”

    这时一众护卫都聚到了这里,问罗玉要怎么办?

    如今连雇主都死了,虽然近了长安,可到时谁给他们发工资呢?

    罗玉定了定神,说道:“你们且先收拾收拾,明天入了长安,把货交给张家人,把尸体交给官府,也就没你们什么事了。至于工钱,就看张家的意思吧!毕竟人都死了,也不能强求。”

    一众护卫也都点头称是。

    我说道:“你们还是把刘三给放了吧,看来人都不是他杀的。”

    罗玉也点头称是。

    我们就来到马车边,给刘三解绳子,这刘三只是一个劲的嘴里叨叨着:“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看样子是神志有些不清了。

    这一夜,大家都没睡,只是默默的守着,一直到天亮。

    天亮后,大家都是默默的装车,默默的走,大半日后,长安城的轮廓就印入了我们的眼帘。

    一整队人都是如释重负般的涌入了长安的城门。

    不料在城门内早有一队捕快在那里等着,一队兵士就举着长枪对着我们。

    那领头的人大声喝道:“可是张家车队?”

    罗玉上前说道:“正是。”

    那人厉声道:“都跟我回衙去接受审查。”

    我和罗玉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我们都还没有报官,怎么就有衙役在这里等着了?

    被这队衙役半押着我们向前走去。

    过不一会儿,就有护卫惊声叫道:“这不是去衙门的路。”

    边上的捕快已是骂道:“少废话,跟着就行。”

    我们一行人自然不敢和官府的人对着干,只好乖乖的跟着。

    不一会,就来到了一处所在,我抬头看了看匾。

    大理寺!

    三个大字正高高的挂在墙上。

    一众车队的人又惊慌起来。

    怎么是来这大理寺?

    入了大理寺。当场被缴了械。

    就听到那人大声喝道:“来人哪!把罗玉给我拿下。”

    我大惊失色,连声道:“你们可不能乱抓好人哪!”

    这时我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他可不是什么好人,而是黑衣社的余党!”

    我回头望去,就见那个和李明放在一起的小孩走上前来,还看了我一眼。

    “你们车队的人,全都是他杀的。”

    “不可能!”

    已经有护卫大声说道:“罗镖师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时间杀人?”

    我也急声说道:“是啊!小鬼你别乱说话。罗玉一直和我一起在守夜的,惨叫声传来都是我和罗玉一起去看的,怎么可能是他杀的人?”

    “你是被他给骗了。”小鬼看了我一眼。

    “什么?我被罗玉给骗了?”

    我对着小孩说道:“还有,你这小鬼究竟是什么人?”

    这时前面的捕快们都对着小孩行了一礼,然后就恭敬的退去一边。

    到底是什么鬼?

    只听那小孩说道:“在下李元芳,就任大理寺狄大人座下卫队长。”

    尼玛!李元芳?卫队长?

    你才几岁啊我问!

    李元芳却是不理我,而是径直走到了罗玉面前。

    “你倒是挺能装的啊!堂堂黑衣社副头领,居然在长安当了几年的镖师。”

    李元芳自顾自的说着:“要不是你茂然杀了进京述职的李泰,我还真想不到,我们一直在追查的黑衣社副头领,会在长安当镖师。”

    “可惜你的命不好,你在的这支车队,一入唐境,我就在后面跟着了,还目睹了你深夜潜出去杀死李泰一行。是怕李泰怕死,背叛了你们黑衣社,所以要杀人灭口吧?”

    李元芳得意的笑了笑,又道:“我假装是李泰的儿子,进了你的车队,你吓得了半死吧?”

    罗玉摇了摇头,说道:“你才比我能装,居然扮做受惊的小孩,就连我都瞒过了。我当时还真以为有一个漏网之鱼,以我的行事风格,可从来没出过纰漏,没想到却是李大人你将计就计,真是好本事啊。”

    我们听了都是大吃一惊,手指着罗玉道:“你。。。。你。。。。。”

    李元芳冷笑道:“那晚你杀了张全,只怕本意是吸引别人的注意,好暗中返身来杀我吧?”

    罗玉既然已经开过口,此时也是供认不讳,“不错,可恨这个来路不明的李哥竟一直跟着我,害我没有机会下手。”

    罗玉又看着我,说道:“我收到过密报,知道有人在暗中调查我,起先我还以为是你。试了你的身手后,我更是确认了几分,谁知道你就是个草包,被我几番利用而不自知,我还以为这次狄仁杰派了个傻瓜来查案呢,却没想到是李元芳你跟在后方。”

    我指着罗玉,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特么在他眼里就是个草包?

    看到林微微在后方掩着嘴,显然是憋着声不笑出来,不由又是一阵郁闷。

    但我还是十分不解,就问道:“可人死的时候我都在他身边,他难道有分身术?一个在我身边一起值夜,一个就去杀人?”

    这时林微微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哈的笑了出来。对着我说道。

    “笨啊你!谁说一定要惨叫一声人才会死的?而且,那声惨叫也不是死者发出来的。”

    呃?

    我还在迷糊,李元芳接过了话头:“人是他早几个时辰前就杀死了,那一声惨叫,却是他自己发出来的。”

    “可我就坐在他边上,也没听他叫啊?”

    李元芳向我解释:“在西域有一种术法,叫腹语术。他就是用这腹语术瞒住了你。你听着好像是前方传来的,其实是罗玉背对着你发出,隔了一层,所以不仔细听是分辨不出来的。而且,这种腹语术的范围只有三米,超过了这个距离,别人也是听不到的。”

    “不可能!”我大声道:“那护卫们是怎么听到的?”

    “护卫们根本没有听到那声惨叫,而是你的大叫声到护卫们引了过来。”

    李元芳说道。

    靠!这么说来,我一直都被罗玉给当刀使了?

    李元芳又道:“我劫获密报,知道你们车队藏了一件神秘的东西,而这件东西已经惊动了八方势力,你杀刘师爷,杀张老爷,都是以为东西藏在他们身上吧?”

    李元芳接着说道:“而你在杀死了刘师爷后,就感觉不大对劲了吧?所以杀死了张全,想嫁祸给刘三,既洗清了自己的嫌疑,还能乘着混乱来杀我这条你自认为的漏网之鱼吧?”

    “不错,”罗玉指着林微微说道:“要不是这个臭丫头太过警觉,可能我都已经得手了。”

    林微微笑了笑,“我虽然没怎么出帐蓬,但外面发生的事,汤哥可都是告诉了我的,我早就猜到这个小孩不简单,知道他来车队肯定有用意,早就防着他了。谁知道这小鬼这么机灵,看我眼神只露出一丝不对,居然当天晚上就向我坦白身份。刚好李元芳这个名字我又听说过,所以,你那晚刚到帐蓬外,我就抖起了兽皮,点亮了灯。你果然就被吓走了。”

    我大声叫道:“林微微。。你。。你早就知道了?却瞒着我?”

    林微微笑着说道:“我要是告诉了你,戏还怎么演下去?他要是发现了,路上逃跑,可就不那么好抓了。”

    李元芳也道:“是啊!不瞒着你,他又岂会乖乖的自己来到大理寺投案?”

    我:“。。。。。。。。。。。。。”

    我又狠狠的瞪了林微微一眼,心中恨恨的想,一会儿再找她算帐!

    罗玉冷冷说道:“我可不是被吓走的。我是怕杀了你后,这个草包会发疯,到时我可就隐藏不住了。”

    罗玉又转头看着我,说道:“那天你刚要入车队时,我就试你的身手,发现你并未用全力,如果全力出手,可能我都要镇不住你,就信了你是密探,不过,既然你不是密探,那么你到底是什么人?别和我扯什么渔夫,天下哪有武功这么高强的渔夫?”

    哎尼玛!

    别扯我身上来啊!

    我和你们这些npc能解释的清楚吗?

    这时李元芳也看向了我。

    我苦笑一声,忙编了起来:“其实我是刘仁轨刘将军的副官,白江口一战,贼倭虽然战败,但夫余丰和阿倍比罗夫下落不明,有人称可能是逃来了长安。阿倍比罗夫在当地那个渔村里就已被我打成重伤逃回了岛国,我进这个车队,只是想查查夫余丰逃到了何处。此次是秘密任务,还望各位不要泄漏。”

    李元芳满脸的不信:“刘将军会派你这样的密探来查案?”

    言外之意溢于言表。

    扎心了啊!老铁!

    “我并不能算是密探,只能算是一个来处理的人,刘将军说了,不能再让这个夫余丰活着,夫余丰狼子野心,万一被他逃时了长安,见到了陛下,到时高宗陛下一发善心,又要放他回去做百济王,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李元芳半信半疑,倒也不再追问,而是对着罗玉说道:“你连杀几人,那件东西可是到手了?”

    罗玉摇了摇头:“并没有,这个车队里的人,都藏得深,我相信至少还有一个人,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你们的人,也在窥视那件东西,而且,我很怀疑那件东西已经被他得了手。”

    不会吧?还有人?

    我万万没想到,随便混一个车队,就能混出这么多复杂的事情来。

    先是什么尧天组织,再是这个罗玉的黑衣社,又有李元芳,现在罗玉居然说还有一路人马混在车队里。

    我感觉能活着到长安,居然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