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去往长安的路
    没想到,这厮背上中了我一记迎风一刀斩,肩又被我捅穿,小腿上还被割了一刀,加上先前被林微微砍的一刀,还和我一起滚下山去,竟然还没有死。

    真是命比蟑螂还硬啊!

    我正待追击,阿倍比罗夫也是反应过来。

    大喊了一声:“哈呀酷!阿不奈!”

    那三十几个倭兵忙划起船来,一时速度陡增。

    我没有在水上走的本领,距离又远,可我又不想就这么放他逃走。

    就随手捡了块石头扔了过去。

    只听呼的一声!石头就像炮弹一样射向阿倍比罗夫。????“啪!”

    正中阿倍比罗夫的脑门。

    阿倍比罗夫脑袋一歪,应声而倒,也不知是生是死。

    只是船驶远了,我也只能干瞪眼。

    迅速回到了渔村,就看到了林微微和李明在一起。

    尸体都已经收拾起来,四五个妇人都坐在地上无声的哭泣。

    三户人家如今只剩下这几个妇人了。

    李明正被林微微抱着哇哇大哭,边上是老汉和李明妈妈的尸体。

    我看向林微微,问她怎么回事。

    “自杀了。”林微微说道:“被那几个倭贼凌辱后,他妈妈就自杀了。”

    我也没想到李明妈妈这么刚烈,只是苦了李明这孩子了。

    我默默的在山脚下挖了两个坑,把老汉和李明妈妈给埋了。

    望着李明说道:“李明,如今你有什么打算?”

    李明抹了抹红肿的眼睛,只是摇头。

    是了,他才七岁啊!

    家人就死光了,还是死在他的眼前。

    这份悲痛,我们又怎么能感受到其中的万分之一?

    本来这么灵动的一个小孩,如今却像个木偶似的。

    只是以后他可怎么生存?我又不可能带着他过一辈子啊!

    我长叹一声,心中想着走一步算一步吧。

    看着李明说道:“李明啊!我要去长安,你跟着我们一起吧!”

    李明木讷的点了点头,又是忍不住流下泪来。

    次日清晨,我背着李明,带着林微微,还有剩下的几个妇女,她们如今也是孤苦无依,我就决定一起带出去,愿意去哪里,就随她们吧!

    一路在妇女们的带领下,我们走出了这片渔村,往着长安而去。

    沿着小路走了几天,真的非常痛恨这个没有汽车高铁的时代。

    这里离长安可有7000里路啊!

    这走了几天,也才几百里。

    真不知这种苦行僧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

    主要是我们也没备什么干粮,眼看着饮水和食物都快见底,却是一筹莫展。

    这时我听到后面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就原地等了一会。

    就看到一队商队从后面行来。

    我忙上前拦住。

    这时已有六七个大汉将我围住,眼中满是警惕。

    我忙道:“你看我们一行人,就我一个成年男子,别的都是妇嬬,你们别紧张。”

    这六七个大汉看了看,确实,除了我,别的都是女人了。

    这一个三十来岁的人从车上下来,面相清矍,一身青衫,留有一缕山羊胡。颇有些读书人的气质。

    这山羊胡对我行了一礼,“这位壮士,拦我车队,究竟何事啊?”

    我忙道:“我们都是渔民,不料被倭寇给洗劫啦。如今男丁尽失,就想着去长安投奔个亲戚,万望您给行个方便。”

    山羊胡看了我们一眼,为难的说道:“可我车队人数已满,若是一两个人,还可通融,可你们这么多人,只怕。。。。”

    我一听这话有转机,忙抱了下拳,道:“我可以给您做个护卫,而这些妇人,也可以帮各位缝缝补补,洗洗衣物什么的,都是同一个村子的,如今兵荒马乱的,把她们丢在这里就是等死啊!还望先生行个方便。”

    也许是我称他为先生,令他很是满意,踌躇了一会儿,山羊胡说道:“你且在此稍等片刻,我去问过我家主人,再做定夺。”

    我忙千恩万谢,目送山羊胡上了另一辆马车。

    开玩笑,有便车不搭是傻子好吗?

    要靠走,真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到长安了。

    我可是想着找到那个该死的钥匙,早点回去呢!

    过不多时,山羊胡就从车上请下来一个胖子。

    这个胖子穿着挺富贵的,下来后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打量起我身后的一群妇女。

    问道:“听说你们遭了倭贼?”

    我忙连声称是。

    那胖子又道:“你们的境况我也很是同情,只是我的车队不养无用之人,听说你要做我的护卫?”

    我又忙连声称是。

    谁知这胖子说道:“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我的护卫的,不知你的身手。。。”

    这时刚才那五六个大汉中站出来一个人,大声说道:“且让我试下你的功夫。”

    说着也不管我同不同意,一刀就朝我劈来。

    这种寻常护卫,我一个打几十个都没有问题。

    但我可不想暴露实力,更不想得罪了人。

    就和这护卫对拚了几招,倒也算看上去势均力敌的样子。

    我却哪里知道这个相貌普通的护卫竟是长安有名的镖师,我和他打的不想上下,竟让边上的人都是动容。

    胖子此时哈哈大笑起来,上前握着我的手说道:“不知壮士如何称呼?”

    我回道:“在下姓李,名哥。”又指着林微微道:“这是贱内与犬子。”

    林微微嗔怪的瞪了我一眼,我嘿嘿一声干笑应付了过去。

    胖子大笑道:“李壮士,那这一路前去长安的路上,就请多加关照了。”

    我忙道:“不敢不敢。”

    跟着商队走了几日,大家也都渐渐熟了起来。

    这一个商队共计十六个人,加上我们七个,现在一共是二十三人。

    山羊胡姓刘,大家都叫他刘师爷。

    以前是罪臣后代,世代不敢进京,不过自从太宗皇帝驾崩后,高宗较为仁善,又偏引寒门子弟重用以对士族,所以才进京赶考,却是名落孙山,回家又是囊中羞涩,就随着张老爷做了个先生。没事就在家教张老爷家儿子识字,大多时候倒是随着张老爷跑货。(就是那个胖子老板)

    和我比试那位是长安有名的一等镖师,名唤罗玉,为长风镖局效力,一手长风刀法使得是出神入化。

    其它的七个也是被张老板请来的护卫,他们都是以罗玉为尊,蛮是听话。

    还有两个赶马车的,另三个是类似跟班一样的杂役。

    就是最后一个看不懂,据说也是和我们一样,半路捡来的。

    自称是变戏法的,每天都穿着披风,看不见真容,而且天天啥事不干,就是抱着个盒子坐在货车后面。平时不论吃饭打水,也都是一个人,也不与众人说话。

    我那天就试着向他打了个招呼,结果都不带理的。

    也许是有性格的人才有才艺吧?

    我心中暗想。

    主要也是我不想多事,早早的到了长安,找到钥匙,也好回去交差。

    就是晚上休息时比较麻烦。

    自从那天进了商队起,大家都以为我和林微微是夫妻,就只给我们备了一个帐蓬。

    在林微微杀人的目光下,我真是夜夜难安哪!

    就为了这个,也要早点完成任务啊!

    倒是李明,因为这个商队还是比较热闹,倒也慢慢的不那么悲伤了。

    就这样,我们白天赶路,晚上扎营,一多半的路也就这么走过来了。

    这一日,商队正行走在一片林子里。

    我仿佛听到了周边有什么响动,应该是剪径的小贼吧?

    希望他们别不开眼打这支商队的主意才好。

    过不一会,前面开路的罗玉突然大喊一声:“停!”

    车队立马停了下来。

    看来罗玉也是听到了某些声音了。

    这时罗玉开口说道:“在下长风罗玉,不知山中哪位朋友在此?可否出来一叙?”

    就见前面路上缓缓的驶来一骑马,马上坐着个披着斗笠的人。

    这人手中提着一把长刀,静静的立在那里,一言不发。

    远远的也分不清是男是女。

    罗玉开口问道:“不知阁下是哪一路的绿林好汉,可否通禀姓名?”

    那人仍是不说话。

    罗玉毕竟也是有名的镖师,此刻见来人单人一骑拦着路,却不肯开口,也是心中火起,大喝一声:“让开!”

    策着马就朝着那人冲去。

    那人却仍是不动,直到罗玉冲到了他面前,才手中长刀一挥。

    只见刀光一闪,罗玉座下的马头就整个被砍掉。

    罗玉也从马上跌了下来。

    罗玉此刻又惊又怒,声厉内荏的喝道:“阁下到底是谁?拦我车队,有何图谋?”

    那人突然仰马立起,横空一刀斩在地上,地上顿时被斩出一道深痕来。

    那人也不停留,径直驾马走了。

    一众护卫这才反应过来,上前去扶住罗玉,纷纷问道:“怎么回事?”

    刘师爷携着张老爷也是忙跑过来,看着一地的马血以及那道地上的深痕,惊骇不已。

    连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人为何斩了马?罗镖师你为何不还手?还在这地上斩出一道深痕,那人究竟有何用意?”

    罗玉本是一脸死灰,听到张老爷问,苦笑着说道:“我不是那人对手,只怕是刚才那人不让我们再往前走,所以在地上划了一道线,过了这道线,下场就如同这匹马一样。。。。。”

    这时刘师爷说道:“那人并不斩杀罗镖师,可见并不是嗜杀之人,而且那人并未抢我等财物,也不是为钱财而来,想来。。。是有事要办?所以把我们拦在此处?只是此乃我等必经之路,如今被拦在此处,可如何是好?”

    罗玉接道:“不错!那人武功高绝,我不是那人一合之敌!他若要劫我等财物,就如探囊取物。可那人并没有如此做,看来也是个高人,在此设下了生死线,只是警告我们,不要再向前。看来,我们只能在这里等那人把事办完了。”

    这时一个护卫大声说道:“罗镖师也未免太胆小了吧?被斩了个马头,划了道线,就怕了?我陈胜生却是不怕的,我就偏要过了这道线,看他能奈我何!”

    说着就朝着线外跨去。罗玉忙道:“兄弟!不要鲁莽!”

    陈胜生却是不听,想来是想在东家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吧?

    就一步跨了过去。

    半晌也没发生什么事,陈胜生哈哈大笑道:“你们看,这不是没事吗?他只是一个人,我们可有这么多人在呢!何必怕他?”

    说着就朝前走去。张老爷看了罗玉一眼,冷哼了一声,也跟着陈胜生往前走。

    “噗!”

    一支带血的羽箭钉在了地上!

    就钉在生死线上!

    就钉在张老爷的脚前!

    而前面的陈胜生胸口有一个可见的大洞,竟是被一箭给贯穿了。

    张老爷吓得一下子趴倒在地,哆嗦着身子,一时竟起不来了。

    罗玉忙上前去扶起张老爷,一起退了回来。

    经过这么一吓,众人再也不敢上前。

    张老爷也是没有办法,只好命令众人后退了一里地,就扎营等候了。

    我本来以为是个剪径的小贼,还想着过一下电视里杀强盗的瘾,没想到却全然不是我想的那样。

    那人武功高绝,却不抢财物,只是拦着路不让过,到底是想在前面做什么?

    这般想着,倒是让我有些好奇起来。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果然是句大实话,我越想越觉得事情有趣。

    因为身边带着几个妇女还有李明等人,倒是多有不便,我就决定到了晚上再去前面探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