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万年石乳
    阿倍比罗夫已是慌不择路,竟朝着山上跑去!

    我提着刀在后面紧追不舍。

    要知道,我可只有半小时的时间,过了这半小时,可就要被打回原形了。

    我鼓起一口气,向前猛冲而去。

    阿倍比罗夫眼看我就快要追到,亡魂大冒,随手捡些什么东西就朝我扔来。

    我此时心中一股子怒火在燃烧,哪里管他扔了什么?

    脚下一用力,就猛得跳起。

    刷的一刀就朝着阿倍比罗夫斩去。????毕竟是山上,有一个坡度,我这一跳,只是与阿倍比罗夫齐平,这一刀斩下,也只是斩中了阿倍比罗夫的小腿。

    阿倍比罗夫腿上中了一刀,顿时鲜血横流。

    他却哪敢去顾及这个伤?

    手脚并用的朝着山上爬去。

    我忙向前追去,不料脚下一空,竟是踩到了一块下落的岩石。

    蹬蹬蹬的后退了几步,等我稳住身形,阿倍比罗夫已离我十几米远了。

    我心中大恨!

    舞起刀大喝一声:“迎风----一刀斩!”

    一道刀气就从刀身倾泄而出,直朝着上面的阿倍比罗夫而去。

    就听到上面传来一声惨叫,我忙往上追去。

    也是这大力丸的作用,不然此刻我哪还有力气去追?

    待我追到山顶,就见阿倍比罗夫背上鲜血淋漓,正朝着前方跑去!

    这厮命还真大!

    我当然不会放过他,冲上去就要再补一刀。

    这时阿倍比罗夫见我已追到他身后,满眼仇恨的怒火,举着刀正朝他砍去,自知必死。竟然拚起了命来。

    他长刀已断,此时却是抽出了短刀,迎着我冲来!

    我自是求之不得,一刀继续向前斩去。

    哪料这厮竟是虚招,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球,朝着我扔来。

    我以为是暗器,忙回刀格挡,这时球就裂了,顿时冒出大股的烟来。

    我一时不察,被这烟呛得直咳嗽,视线也模糊起来。

    我生怕被阿倍比罗夫比跑了,就舞着刀向前追去。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大力!

    一回头就看到阿倍比罗夫狰狞的脸。

    我忙回刀砍他,他竟是不管不顾,舍了短刀,一低头抱住我的腰,就把我向前推去。

    我此时正是拧着身子,力道用不上来,竟被一下子推出四五米远!

    等我返过身来,阿倍比罗夫已是大喊道:“稀内!”

    我暗道一声不好,一刀就朝着阿倍刺去!

    阿倍背上再中一剑,竟是不管不顾,仍用力推我。

    下一刻,我就感觉脚下一空,身体陡然失重,竟是被阿倍比罗夫推下了山崖!

    他要和我同归于尽!!

    阿倍比罗夫抱着我,一路往山下滚去。

    中间还撞到了一块石头。

    呯!

    我的脑袋被撞了一记,身体也因为惯力被甩得更高,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又朝着山下滚去。

    然后我就感觉身下突然又是一空,耳边传来的阵阵下坠的风声,好像是掉进了万丈深渊。

    呯!

    我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只感觉五脏六腑全都被震得移了位,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脑中一沉,就此昏了过去。

    昏迷了不知多久,我悠悠醒来,只感觉体内一阵阵的空虚。

    不过还好,还能勉强的坐起来。

    我检查了一下身体,还好,没什么太严重的伤势,除了身上几十道划破的外伤,只是左脚断了。

    就是喉咙似火烧似的难受。

    我暗道一声命大!

    看来是大力丸的作用了。

    我四下望去,身处的地方却是一片漆黑。

    这貌似是一个山洞。

    我抬头看去,顶上就一点点的光亮,怕不有千把米高。

    就是身体健康,也是爬不上去的。

    不行!要找路出去!

    我先把断腿包扎了一下,又打开系统喝了一瓶红药。

    虽然喝了红药,可这腿毕竟是连骨头一起断的,一时倒也没这么快好,外伤倒是都愈合了。就是喉咙仍是发痒。

    我挣扎着站起身来,向黑暗走去。

    慢慢的,我开始适应黑暗,也能微弱的看清一些事物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山洞,前方的路竟是曲折婉转,不知通向何处。

    就听到前方传来了阵滴答滴答的声音。

    有水!!

    我拖着断腿,以刀为拐,柱着向前走去。

    喉咙正冒烟呢!先去喝个痛快再说。

    循着水声,我慢慢的向前摸去。

    发现这里是一个钟乳洞。

    头顶上一根根的石栏数之不尽,且都闪着莹莹的光。

    借着这光,我看到了前方有一根巨大的石柱,柱尖上正在一滴滴的滴下乳白色的液体。而地上有一个小水洼,上面全是这种乳白色的液体。

    “这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石乳吧?”

    我心中暗想。

    此刻哪管这么多?

    喉咙正冒烟呢!

    我扑上去咕咚咕咚喝了个够。

    爽!

    这石乳喝下去,我顿时觉得喉咙一阵清凉,浑身说不出的舒爽。

    我还想再喝几口,机会难得嘛!

    哪料到全身突然发起热来,我感觉身上就像着了火一样。

    体内又有一股气流正在四处冲撞,并迅速胀大,像要把我的身体撑爆似的。

    旋即胸口一痛,哇的一声吐出口血来。

    我忙起身四处乱跑,这一跑感觉好受了一些,不料一会后气流又在胀大,我只好没命的乱跑,以消耗体内的气流。哪知道气流竟越跑越粗,而我只能不停的跑,不跑就要被撑爆的感觉。

    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跑到了哪里,我终于是受不住,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这时**玄功竟然自行运转,身体总算是好受了些。

    我忙盘膝坐好,全力运转起**玄功来。

    这一股子气流这才慢慢的被削弱一丝,不再这么胀得难受了。

    但还是不受我控制,仍在四处冲撞,我此刻除了全力运转**玄功外,竟是毫无办法。

    运转功法不知多久,就听到体内传来啵的一声。

    系统也随即发来消息。

    恭喜玩家“就叫愤怒的汤歌吧”**玄功突破二层,进入第三层。

    我感觉体内的经脉又粗壮了几分,且游走的路线也多了一条。

    而体内的气流就像找到了出口一样,纷纷的往着新开的经脉游去。

    因为经脉是新开的,哪经得起这股子气流这般野蛮的冲撞?

    我体内又是传来一阵巨痛。

    我咬牙忍受着,运转**玄功尽全力引导这股子比刚才少了些的气流。

    也不知过了多久,体内终于又传出啵的一声。

    **玄功突破了第三层,到了第四层。

    这下终于不这么难受了。

    而气流也仿佛找到了归属,全奔着新开的经脉游去。

    一直到第四层的关口,才算是停了下来。

    如今我体内多了两条经脉,又被这股气流冲得很是宽广,终于让这股子气流有了安身之地,再也不冲撞我啦!

    而**玄功一下子上了两层,也是威力大增,能控制住这股子气流了。

    这一番下来,我已是精疲力竭,特别是精神一直处于紧张之中,这口气一松,当场就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头脑清醒了很多,就想着站起来。

    用力一挺,呯!

    我居然撞在了对面的石壁上。

    是用力过猛吗?

    咦?好像也不大疼。

    倒是石壁被砸出了一丝裂缝。

    原本断了的脚竟也愈合了,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我握了握拳头,感觉全身力气暖烘烘的,力量不断的涌上来。

    看来虽然难过了一阵子,倒是拣了个大便宜啊!

    现在再碰到阿倍比罗夫那倭寇,一拳就能把他给打爆吧?

    欣喜之余,我就四下打量起来。

    这里竟然是一个密室?

    我看到前面有一张石床,一张石桌,一个蒲团,还有一个葫芦。

    难道是某一位高人的隐居之地?

    我四下寻找了一番,倒是没什么发现。

    床只是普通的石床,石桌也是普通的石桌。

    蒲团早已腐烂,就一个葫芦可能还能用。

    我随手拿起葫芦摇了摇,还是个空的。心中不由一阵失望。

    看来这里并不是什么高人隐居的地方,或者高人早已远去,并未留下什么宝物啊!

    我心中不由暗嘲一声,得了那石乳,已是天之幸了,现在居然还要奢求更多,真是贪心不足啊!

    想到了这里,我突然想到石乳还没喝完,就顺手操起了葫芦,朝着前方跑去。

    这石乳功效如此强大,带回去给儿子小马他们也喝一点,不是挺好?

    也不知跑了多久,七拐八绕的,终于被我找到了石乳所在。

    我打开葫芦,把所有石乳都装进了葫芦。

    摇了摇,也只有一个葫芦底。

    看来,大部分都被我喝了呀!

    得了石乳,我就想着怎么出去,就又开始满山洞的跑了起来。

    反正现在的我浑身精力满满,也不在乎多跑几圈。

    跑着跑着,又隐隐听到有水声传来。

    难道还有石乳?

    我忙循着水声跑去,发现并不是石乳,而我也出了钟乳洞了。

    前方是一处石壁,水流声是从石壁外传来的。

    看来这外面有水。

    也许这就是出路吧?

    我运起拳头狠狠的朝着石壁一拳挥出。

    呯!

    石壁被一拳轰出了一个大窟窿。

    我钻出窟窿,就看到眼前是一片海。

    而一艘倭船在我正前方几百米远的地方。

    我凝目望去。

    三十几个倭兵正在奋力的划船,而躺在船中央的那个人。。。。

    靠!竟然是阿倍比罗夫?

    我没想到这倭寇竟然命这么大,居然让他活了下来。

    这时阿倍比罗夫也看到了我,双目大睁,活像是见了鬼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