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白江口之战2
    第三十九章白江口之战2

    我军战舰一路乘风破浪,前方竟是不见贼倭的船只。

    我站在船头,迎着晨风,看着前方一片波澜壮阔。

    心中不禁豪气顿生。

    有几个现代人,能有我这般际遇?

    竟能指挥我大唐朝的舰队?

    等我们到了白江口,天色已是大亮。

    对方贼倭看清了只有几艘小艇追他们,才知道中了计。????再看我们这边里只有百把艘船舰,这时又是返过头来,看来是想扳回面子。

    我命船队四下靠拢,形成一个长方阵。又命将硫磺火油等物俱都备好。

    而自己则命令战舰上前一些,孤伶伶的行在了最前面。

    我站在船头,哈哈大笑道:“无胆贼倭,被我军一乐队吓跑了几百里水域,真正是无胆匪类。”

    这时那边贼倭已是摆好了阵势,当先一艘船迎了上来。

    我大声喝道:“尔等匪类,区区百济、高句丽,竟敢犯我朝天威!

    可知犯我天朝者,虽远必诛?

    夫余丰,还不快快俯首称臣?”

    对面船舰上这时走出一个人来。

    咬着生硬的汉文:“窝似代和大将安呸屁骡夫,前方阔似刘将棍?”

    我反应了一会才消化过来,对面站着的,原来是倭寇主将阿部比罗夫。

    “嘿!对面的屁骡夫,我天朝攻打百济,可有你贼倭什么事?再助纣为虐,定掀翻你小小的大和国。”

    阿部比罗夫气得跳脚。

    大声道:“窝棍比泥棍多乌呸,泥蒙快快透翔。”

    听着阿部比罗夫说的生硬汉语,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屁骡夫,你若透翔,泥棍可保。”

    这时夫余丰走了出来,对着我大喊。

    “刘将军,如今我军力数倍于你,战舰更是1000余艘。你如何是我军对手?

    将军何不降了我百济?我封你为我朝大将军,官至一品,如何?”

    我呸了一声,冷冷的道:“夫余丰,我天朝可曾亏待了你?

    你狼子野心,不服我天朝管束,当有今日之祸!

    如今你周留四面被围,已是山穷水尽。

    还不投降,是想博一个壮烈的名号吗?”

    夫余丰气得全身发抖,对着安倍比罗夫说道:“攻吧!”

    说着就走进了船仓。

    我见对面船只徐徐而来,就命令道:“全军听令,依计行事。”

    众将领命而去!

    传令兵站上了船首,行起了船语。各战舰都依令行事了。

    阿倍比罗夫自是对我、哦不,是对刘仁轨恨极,

    此时见我一艘船独自在前,就令舰队摆出了尖刀阵型,看来是想切开我军,各个击破了。

    又就命令水手加快速度,径直朝我而来。

    我见阿倍朝我冲来,就命弓箭手准备,眼看阿倍的船近了,就下令放了一波。

    因为一艘船上的弓箭手并不多,所以并没有给阿倍比罗夫他们造成很多伤害。

    而此时双方的船只已然靠近,我忙下令后撤。

    阿倍比罗夫哈哈大笑,抽出长刀,大叫一声:“呀个弟!”

    我方后队见首舰突然后撤,也是连忙把船向后行去。

    因为时间仓促,所以隐隐的有了乱象。

    好好的一个长方阵已经乱了,因为主将战舰的后撤,后方退之不及,竟向两边驶离。

    阿倍比罗夫先前虽然喊着呀个弟,速度却是不见快,想来也是怕我使诈。

    如今见到这个情景,大笑道:“刘将棍?八过鱼齿!”

    又命舰船加快速度,朝着我冲来。

    面色胀红,嘴里大声叫着:“呀个弟!乃因做特!”

    我见阿倍比罗夫加快了速度,知道这厮已经中计。

    我忙假装惊慌失措,大叫道:“中军撤退,中军撤退。”

    阿倍比罗夫一路高歌猛进,此时我军已是显得溃不成形。

    一个方阵被阿部比罗夫一冲,就差点冲成了两截。

    阿倍比罗夫兴奋异常,就连夫余丰也从船仓内走了出来。

    大声叫着什么。

    这时贼倭的船队已有六七百艘进了我军战舰阵中。

    我看时机也差不多成熟了,就命传令官上船首摇旗。

    这时两边本来散乱的船舰,已是慢慢合拢。

    整齐的朝着贼倭的船只撞去!

    这贼倭的船哪有我天朝的舰船高大?

    被我军一撞,顿时四散开来。

    还把中间的船只挤得不能动弹。

    他们自己的船撞自己的船,竟被毁损了不少。

    阿倍比罗夫一见此景,知道是上了我军的当。

    忙令弓箭手射击我们。

    可惜他们船身太矮,射的箭很少有能射上船的。基本上都是做无用功。

    我哈哈大笑:“贼倭们,还不速速投降?”

    对面夫余丰面色苍白,全身发抖,竟是吓得不能说话了。

    倒是阿倍比罗夫硬气,大声喝道:“一决此胸吧!”

    我见这些贼倭冥顽不灵,就命令全军进攻!

    我军将士高举硫磺、火油等物,狠狠的砸向贼倭船只。

    顿时有不少贼倭被砸得头破血流。

    我又下令施放火箭。

    一支支带着红色尾巴的箭羽朝着倭船而去!

    贼倭的船只瞬间燃烧起来!

    一阵阵哭爹喊娘的声音此起彼伏。

    有全身着火往水里跳的,也有中了箭立刻就死的。

    还有中了箭没死,在火中大声哀嚎的。

    不一会儿,整个江面都被染红了。

    江面上浮着大量的尸体!

    空气中传来阵阵血的腥气以及令人作呕的皮肉烧焦味。

    林微微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当场就趴在船板上大吐特吐起来。

    我也是一阵反胃难忍,但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我四处打量战场。

    此时的贼倭,已被消灭过半。

    我又命前方战舰前去追击未落网之贼倭船。

    前方的战舰全都领命而去。

    这倒让阿倍比罗夫有了可剩之机。

    阿倍比罗夫双目尽赤,大声嚎叫道:“八嘎!库鲁斯!”

    说着竟命令船只加快行进,靠到了我方的主船。

    我所在的战船因为后面还有船在,一时躲避已是不及。

    阿倍比罗夫的船已靠近了我的战舰。

    他等不及船板搭起,已是双脚一用力,一个弹跳。

    竟跳上了船,朝着我站立的方向杀来。

    这货败得太惨,看来是失了理智,要找我拚命来了。

    看到阿倍比罗夫像个疯子一样朝我冲来,前方士兵纷纷上前阻拦。

    竟然都挡他不住!被他砍杀了好些我大唐将士。

    我此刻倒也不好拿出鸣鸿刀,就顺手抽出了刘仁轨的配剑,迎上了阿倍比罗夫。

    我接了他一刀,不禁后退了两步。

    没想到,这个贼倭力气还挺大的。

    这时贼倭的船兵俱已登船来攻,各人各自迎战,现场乱成一团。

    我此刻已无瑕顾及其它,阿倍比罗夫的刀已临进了我的身前。

    我左支右挡,竟不是他的对手!

    我还是小看了这厮!

    靠!我可是砍伤过高达的人啊!

    竟被小日本欺负成这样??

    可惜我的幻影刀毕竟是以轻灵为主,刀法虽然飘忽。

    却敌不住阿倍比罗夫大开大合、刀势力沉的刀法。

    竟然只能被动防守,被这倭寇给砍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时林微微上前来帮我了,抽刀攻向阿倍比罗夫。

    林微微不愧是世家出身,一手刀法倒也舞得精巧。

    有了林微微帮忙,我二人联手,这才算暂时抵住了阿倍比罗夫的猛攻。

    可惜林微微刀法虽然精妙,可女人力气本来就弱于男子,

    再加上对敌经验不足,打不多久,慢慢的也就力不从心了。

    我一刀斩向阿倍比罗夫的左手,阿倍比罗夫竟不退避。

    只见阿倍比罗夫脚下游走,左手猛然一动,攻向了林微微。

    突然刀身一荡,荡开了林微微的刀,瞬间又从腰间抽出柄短刀来,猛得刺向林微微心口。

    竟然是准备硬吃我一刀,也要先伤了林微微。

    林微微手中刀被荡开,一时空门大开,哪还来得及回防阿倍比罗夫的短刀?

    我当下大急,不假思索的一把撞开了林微微。顶上了她的位置。

    “噗!”

    阿倍比罗夫的短刀瞬间刺入了我的肩膀。

    我肩上传来个一阵剧痛,眼前一黑,身上的力气都少了三分。

    就听一道风声传来!

    却是阿倍比罗夫已是又起一刀朝我刺下。

    此时却是无法顾及别的,我忙提起气力举刀格挡。

    这时林微微来救,已是来不及。

    我虽挡住了这一刀,却不防阿倍比罗夫抬腿一脚,踢在了我的胸口。

    我只觉胸口一阵大力传来,响起一阵辟里啪啦的声音,也不知断了几根胸骨。

    又被这一脚的惯力向后飞去!

    我奋力扬手,将手中的刀扔向了招数用老的阿倍比罗夫。

    这时林微微的攻击也到了。

    阿倍比罗夫避开了我扔出去的刀,却没躲开林微微的刀。

    撕拉一声!

    已是被林微微砍中了右臂。

    我此时也因为惯力撞在了船弦上,背部再受这一下撞击,哇的吐出口鲜血来。

    阿倍比罗夫虽中了一刀,却更激起他的凶性,脚下连踩船面,速度更快三分。竟是朝我冲来!

    我此时胸骨尽断,五脏被震,哪有力气动弹?

    被阿倍比罗夫一个踢腿给踢下了船舰。

    “扑通!”

    我背部被水势一击,嘴里又吐了一大口鲜血,竟是几近晕迷。

    船上林微微不要命似的紧追着阿倍比罗夫。

    在他一脚踢中我的时候,林微微也是到了阿倍比罗夫的身后,一刀就朝着阿倍比罗夫刺去。

    嘶的一声,这一刀瞬时贯穿了阿倍比罗夫的肩膀。

    阿倍比罗夫摇晃了几下,也掉下了船来。

    好死不死的砸在了我的身上,肩上的刀尖还对着我的小腹。

    我被阿倍的身体这一砸,外加腹部又中一刀,当场就昏迷了过去。

    昏迷之前,好像看到林微微从船上跳下来。

    然后是一片剧烈的红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