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此情可待
    第十九章此情可待

    等我幽幽醒来时,

    发现自己正躺在菲儿的腿上。

    而菲儿坐在一片废墟中。

    我四处打量了一下,整座城堡竟然都已化为废墟。

    而我的右臂竟然已经长出来了。只是无法挪动,哪怕一分。

    我感觉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虚弱的都不想动弹一下。

    看来又一次活下来了,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菲儿此时就坐在废墟的正中央,而幸存的玩家只有四十几个。

    边上是兴奋的胖三、面带惊喜的希格,以及诺斯王猛他们。

    我惊疑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胖三大为兴奋,“汤哥,你都不知道你刚才有多牛!”

    “牛?”我疑惑的问胖三,“我记得我当时不是快电死了吗?”

    胖三说道:“是啊!那时你和那个红色高达在干架,我跑了很远才看到了菲儿姐,看到菲儿姐站在一座巨大的雕像前。

    我正和菲儿姐说着话,就看到汤哥你像一颗炮弹一样射进了雕像的胸口,可把我们吓坏了。

    这时红色高达已经杀到我们面前,我还以为我们死定了。

    谁知道这时雕像发出一阵蓝光,竟然活了!

    这雕像身上掉下一块块的石头,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具很酷的高达机甲。

    我在下面隐约看到汤哥你在高达机甲里,和红色高达大战。

    几下子就把红色高达给ko了。”

    胖三神采飞扬的说着:“汤哥,以后我就跟你混了啊!要带我装逼带我飞啊!”

    “那。。。。。这片废墟是怎么回事?”

    “是你!”希格眼神有点怪异的看着我。

    “我?”

    “是的,当时你追着红色高达进了内堡。

    但小机器人还有很多,我们在外面和机器人大战,可我们手上武器不多了,死伤很是惨重。

    眼看快顶不住的时候,竟然又有一个高大的蓝色高达从地底窜了上来。

    当时我们都以为死定了,谁知道这蓝色高达竟然帮我们清理了这些机器人。

    后来胖三告诉我们,我们才知道原来那个蓝色高达竟然是你。”

    这时诺斯和格雷走上前来,一鞠到底,说道:“谢谢你!汤哥!谢谢你救了我们的命!你刚来时我们还试着羞辱你,真的是对不起了。”

    我淡淡一笑:“都过去了,活着就好。”

    诺斯和格雷听我这么说,更是感觉不好意思,在边上灿笑起来。

    这时希格说道:“就在一个小时前,系统已经发出消息,说我们已经成功吃到了鸡,可以退出游戏了。只是看你还昏迷不醒,又想当面谢谢你,所以才没有走,如今道谢的话也说过了,就此分别吧!”

    真是一个直爽的姑娘!我心中暗想。

    嘴里淡淡的说道:“后会有期!”

    诺斯格雷此时竟然也学着中国礼法,抱拳对我说道:“后会有期。”

    虽然他们的样子不伦不类,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们的诚意,就微笑了下,目送他们离去。

    然后是黛薇,王猛。看来,杰克兄弟一个都没有活下来啊。

    这真是个残酷的游戏!

    菲儿抱着我的头,轻抚着我的脸,轻声问我:“哥,你几次舍命救我,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

    “报答?”我脱口而出:“再唱一遍白狐吧!”

    菲儿目视远方,应该是在回忆当年吧?

    然后悠扬的歌声就响了起来: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

    随着歌声四处飘扬,我俩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

    回到了那年少轻狂的时代。。。。。

    突然,我感到嘴唇传来一阵温热。

    两片柔软的唇带着香气与芬芳,

    冲入了我的脑海。

    良久,唇分。

    一滴滚烫的液体划过我的脸庞,

    就像现实又回复了沧桑。

    我怅然若失,

    人生啊!最是这种时候,让人迷惘!

    看着菲儿依旧青春的脸,微红的眼眶。

    再想想自己半白的头发,九岁的娃。

    此刻突然在心中涌上来一句诗: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走吧?”

    菲儿突然笑了起来,拢了拢秀发。

    “好。”

    菲儿扶着虚弱的我,向着一道光门走去。

    后面胖三屁颠屁颠的跟着。

    我穿过光门,我们出现在刚才ktv的后门,感觉好神奇。

    这时菲儿突然一个踉跄,我忙使出全身力气抱住,以免她跌倒。

    菲儿抚了下额头,看到我正抱着她,一下子就挣了开去。

    脸色有点发红:“哥!干什么呢!”

    愣了下下又问:“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

    怎么回事?难道菲儿失忆了?

    不对!难道是这扇光门?

    是了,菲儿是普通人,被无意间卷进来的。

    游戏过后,可能被系统删除了记忆。

    那么。。。在游戏里发生的一切。。。。。。

    她都全忘了?

    也好。我不无遗憾的想着。

    也忙回了她的话:“刚才看到你酒喝多了,怕你倒在地上,就来扶你一下。我只是路过的。”

    “是吗?只是路过这么巧?”

    我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板寸头,身材高大,西装革履。

    咦?有点面熟。

    “你是?”我问道,“我们在哪见过?”

    “汤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们上次在医院见过不是吗?”

    他看到我不记得他,就说道:“重新认识下,国安部,陈卫国。”

    我这才想起来,眼前的正是前几天出院前来找我的那个国家机关的人。

    我淡淡的问道:“陈先生找我有事吗?”

    陈卫国也是淡淡一笑,“我也是路过。你说巧不巧?”

    又问胖三:“你们一起的?”

    胖三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就连道:“当然当然,有空一起吃饭啊!”

    我哭笑不得,这饭可不大好吃呢!

    “是好巧。”我笑了笑,回道:“没事我就先走了。”

    “恐怕不行。”陈卫国目光冷冽起来,“我需要汤先生随我回去协助调查。”

    “我犯事了吗?”我有些温怒,拿出手机看了看,快凌晨一点了,手机里二十七个未接,都是老婆打来的。

    “我们是接到报案才来的。”

    陈卫国说道:“有人报案说被人打伤了,而且还拐走了他的朋友。而我们怀疑打伤他的人正是汤先生你。”

    我一阵无语。这时陈卫国又说道:“报案人就在局里,汤先生,请吧?”

    然后又指了指胖三,“你们既然是朋友,也请一起吧。”

    胖三这才知道摊上事了,苦笑着说道:“我和他并不熟的,警官,让我回家洗洗睡吧?”

    陈卫国哪里会理会胖三说什么?

    几个荷枪实弹的特警已经包围了我们,举起了枪,示意我们往前走。

    天大地大,没有法律大啊!

    我们被押上了警车,发现红发男人竟然坐在边上,畏畏缩缩的,低着个头,看到我上来,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我不由暗叹:这小子命还真大啊!这么多人都死了,这小子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想必是怕我醒来会收拾他,就先跑回来了吧?

    警笛声呼啸着,一跟前行,带我们到了刑警大队。

    我们被押下车,关进了牢房。

    并且是隔离开的。

    看来是要一个个的审了。

    被等着挨审的滋味还真不好受。

    我坐着挺无聊的,就随手打开了系统。

    玩家名称(id)就叫愤怒的汤歌吧

    等级 21

    经验12560/198400

    称号无

    体质61

    敏捷 71

    力量111

    法力 11

    能量 20/4000

    召唤值1000/1000

    看来又升了三级,还有30个自由属性点,

    都加在了敏捷和力量上。

    又发现背包里多了个东西------一个蓝色的小球。

    我点开看了起来。

    物品名:机械之心

    使用方法:用力紧握机械之心,输入真气,

    可召唤高达机甲:强袭自由

    召唤时间:60分钟

    冷却时间:36小时

    注:强袭自由的威力与真气强度成对比。

    我去!

    这下又发达了!

    强袭自由耶!

    浮游炮耶!

    下次再遇到敌人,一炮轰爆!

    哈哈哈哈哈。。。。。。

    可惜就是冷却时间有点长。

    应该就是那时胖三说的雕像里的蓝色机甲吧?

    我正在意淫驾驶强袭自由大杀四方敌,一时无俩之时,

    妲己的头像亮了起来。

    我就退出了背包,点开了头像。

    看到妲己正妩媚的站在水晶塔边上,对着我发出了一条信息:

    邀请玩家“就叫愤怒的汤歌吧”进入系统空间,是否确认?

    “系统空间?那是什么地方?”

    我随手点了确认,身上就起了一阵炫目的光芒。

    然后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蓝蓝的空间里。

    空间里什么都没有,四周都蓝蒙蒙的,看不清楚。

    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就叫愤怒的汤歌吧,你好。”

    我四下张望着,却找不到人。

    “你是谁?”我不无好奇的问,“你在哪里?”

    “我是系统的管理者,我是没有形像的。你也可以叫我达蒙。”

    “就是你!?”我大声叫着,声音中带着悲愤!

    “就是你害我进了这个该死的游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