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我的儿啊!
    看着油盐不进的哪吒,我也是无计可施,

    眼看着一个小时快过去了,渭水却还有些路程,我和小马又急了起来,我对着小马说:“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不要渭水没到,鲁班七号又消失,哪吒却又好来打我们了。”

    小马也是脸色难看,想了会,对我说道:“汤哥你看,前面有片树林,我们趁着召唤时间没到,打他一个伏击如何?”我想了想,就同意了。

    我和小马飞快的入了林,让鲁班七号在后面慢慢走,然后我和小马找了一片竹林,就在这个地方挖了一个大坑,又削了些细竹竿插在坑底,又在上面铺上枯草盖住,然后割了些树藤,把一排竹子拉得低低的,绑在了做好的弹钩上,我两看了看,相当的满意。

    只要哪吒来到这里,不小心踩到机关,四面就会有竹竿同时打向他,一打之下就会掉进大坑,被竹子扎成蜂窝,虽然扎他不死,也可以困住他一时了。就算踩不到,我们也可以人力发动,

    嗯。就等哪吒上门来了。

    鲁班七号很快就到了,哪吒自然就在后面候着,我就让鲁班七号停在了机关前面,等哪吒上前来,结果哪吒看我们停下,他也停下了,

    靠,这怎么玩?我就开口骂他了:“喂!小屁孩,你打又不打,走又不走,这样跟着我们有意思吗?”????哪吒居然笑了笑,却是不说话,只是扛着火尖枪站着不动,

    靠!整个一流氓啊!

    还摆什么post?

    我和小马对视了一眼,就不再理哪吒,吩咐鲁班七号一个导弹炮打过去,然后借冲力过了陷阱坑,就直接加快速度往前跑了,哪吒见我们跑,果然追来,也没注意脚下,一脚就踩中了机关,四面的竹子一下就打在了哪吒的身上。

    哪吒自然是不怕这种小技俩,火尖枪一扫就全断开飞了出去,却没想到我们根本就没跑,返身让鲁班七号投了个手雷在哪吒的去路,

    我又是一招月牙天冲打向哪吒,哪吒见到手雷,被轰怕了就往中间躲,这时脚下已是踏空了,

    他正想招出风火轮,我的月牙天冲也到了哪吒身前,哪吒只好先架枪来挡,妲己此时却在上空又发出五个火球击向哪吒,这下哪吒终于是没防住,头上中了一记火球,掉进了坑里,

    我们到坑边看着哪吒,他已被七八根竹子插在坑里,一时是动弹不得了。

    我哈哈大笑:“小鬼,就留在这里吧,我们就先走了。”说完转身就走,

    小马一马当先,往前行去,这时一根长枪就像流星一样从天而降,把小马给钉在了地上,生死不知,一个白面书生也出现在了小马身旁,妲己忙上前去救,

    不料飞出一颗红珠子,啪的一下打在了妲己身上,妲己当即也是倒地不起,这时已有一阵腥风从我身后传来,我扭头一看,竟是那个黑脸胖子化成的猪精张着血盆大口,朝我扑来,

    我刚用过月牙天冲,这时哪有反抗之力?只能尽量往后退去,那大猪冲得太快,眼看避之不及,忙一脚踢了过去,却被这大猪一口咬住,撕去了一大块腿肉,我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鲁班七号忙过来救,猪精看到鲁班七号过来,也忙是后退,不料鲁班七号竟突然消失了,那猪精一阵疑胡,以为鲁班七号是用了什么道法把自己隐藏起来准备偷袭他们。

    我心中一叹,知道是召唤时间到了,他们疑惑也只会是一阵子,久了自然就不会怕,如今小马被插在枪下,我又失了行动能力,靠妲己一个受了伤还不会近战的法师对付他们三个,只怕是够呛。

    我忍着大腿之痛,大声喝斥道:“你们三个,就不怕女娲娘娘怪罪吗?”

    那猪精开口说道:“我梅山七怪,不归女娲管辖,只有申公豹那厮才怕了那女人,我等往山上一躲,女娲却又去哪找我们?你这小贼,削我鼻子,还害我们兄弟被杨戬打得失了几百年道行,要不是借着土遁,已是死在杨戬刀下,这个仇,怎能不报?今日我就吃了你们,也算补回点失去的元气。”

    “梅山七怪?”

    我惊叫道:“你是朱子真?”

    那猪精倒是吃了一惊,“你还知道我的名讳?”

    我忙道:“一家人不打一家人啊!我与袁元帅情同手足,你们是袁元帅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啊!”

    朱子真迟疑起来,我看到朱子真的表情,立刻接着说道:“你没见哪吒打我时,是袁元帅救的我吗?”

    朱子真听我这么一说,哈哈大笑起来,我也是松了口气,只听那朱子真说道:“既是兄弟,就帮我们一个忙。”我问他:“什么忙?只要兄弟一句话,在下在所不辞。”

    朱子真道:“我兄弟三人如今有些饿了,兄弟既然这么说,就借你身子用用,让我们填个半饱吧!”

    这肥猪完全没有兄弟情谊啊?攀了半天关系,结果还是要吃我?

    我不由大骂起来,那朱子真哪里理会,就径直朝我走来,这时坑里的哪吒发出了大笑声,“

    狗咬狗,实在是好看啊!”

    这时那白脸书生也过来了,对着坑里的哪吒说道:“你且莫急,一会儿就生吃了你。”

    说着就走到我面前,低下头来,一口就咬在了我的肚子上,扯去了一块皮肉,大嚼起来。那边朱子真也是不客气的趴在小马身上啃了起来,倒是痨病鬼,竟按住了妲己,想行那**之事。

    我发出一声惨嚎!万万没想到,我们一行人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死法!

    此时恨哪吒已是极致,若不是这死逼拖着我们,哪会有现在这境遇?

    想到此处,不由大声嘶叫起来:“哪吒小儿!黑白不分!误我性命!恨煞我也!”

    那白面书生第一口已是吃完咽下,又趴上来咬第二口,竟是要活活生吃了我!

    这时天上突然出现一个火炉,发出熊熊火光,砸向白面书生,白面书生伸手一挡,火炉中又伸出一只手,向白面书生打去,

    白面书生此时自然顾不上吃我,往边上闪去,这时天上又掉下来一个人形的傀儡,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我只感觉身体一阵轻松,伤势竟在慢慢好转,体内力气也多了起来。

    白面书生一掌打飞了火炉,就攻向人形傀儡,哪料想刚碰到傀儡,傀儡就爆炸开来,白面书生被爆炸气浪一轰,呯的一下朝我这边倒飞过来,

    我强忍着腿上的痛,抽刀在手,勉强提起气力,一个穿刺就朝着白脸书生攻去,白脸书生被气浪冲飞而来,一时动弹不得,也没料到我这个快死的人突然出手,一时防守不及,被我一刀捅穿白脸书生后背,我唯恐他还不死,一个月牙天冲又激发了出去。

    这白脸书生半边身子立刻被打得不见,倒在地上化成大半只羊,这时朱子真看到我砍杀了白脸书生,大吼一声向我冲来,冷不防我身后一杆长枪刺出,把朱子真给捅了个对穿,正是哪吒。

    只见哪吒一抖枪花,那朱子真就被抖成了碎片。

    而痨病鬼正被一个穿着大披风的人和妲己缠着,他见机的快,看事情不对,硬吃了妲己一击,就飞也似的跑了。

    我拐着脚来到小马身前,拔出了长枪,探了探小马的鼻息,发现小马还活着,不由放心不少,忙又四下张望,发现儿子好好的站在一颗树下,不由松了口气。

    哪吒朝着那全身在披风包裹下的人望去,大叫一声:师父!谁知那人却不理哪吒,一闪身不见了。哪吒这一叫,倒把我叫蒙圈了,哪吒的师父是太乙真人,可太乙真人为什么会来救我?难道他要救的是哪吒?可如果他救的是哪吒,又为何不理会哪吒直接消失?

    我正疑惑之际,哪吒朝着我走来,冷冷的问我:“你这贼子,为何说我黑白不分?”

    我一听哪吒这么说,气得不打一处来,用手指头哪吒你你你了半天,却是实在说不出话来。

    没法和他解释啊!解释了他也未必就能明白,算了,我无力的放下了手,苦笑道:“哪吒大爷,求求你别再缠着我们了,放我们走罢。”

    此时哪吒也是奇怪,自顾自的对我说了起来:“初见你时,你在商汤袁营,却是被我半夜掳来,你自称是女娲娘娘特使,要拿妲己回宫问罪,我且信了你一次。第二天却又投了袁营而去,更是与邬文化一同追击我朝武王,你还不认你是商汤之人?第二次见你,你正与申师叔相谈甚欢,我来打你,他们却要护你,难道要我相信你和他们不是一伙?第三次见你,你设计让我入坑,害我一时不起,后来却又与朱子真他们打了起来,而妖狐竟是帮你们出手,却是为何?刚才我师父也前来救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而且你们的将士也甚是奇怪,竟有许多我闻所未闻之武器。难道。。。。。除商汤与大周外,还有另一隐秘之国?”

    我不由苦笑起来,这哪吒竟会有这样的想法,也算是奇思妙想了,可他哪能知道这只是一个游戏世界?

    至于太乙为什么会来救我们,我也是想不通,既然想不通,我也就不再想,取出仅存的一瓶红药,半瓶倒进了小马嘴里,半瓶自己喝了下去,静等着药力散发。

    不一会,小马已是醒了过来,我的腿也没这么疼了,就是少了的肉一时长不回来,就站起身一瘸一拐的来到儿子边上,去牵儿子的手,四个人也是理哪吒,朝着渭水而去,

    这哪吒虽然不对我们出手,却仍是不肯离去,还是远远的吊在我们后面,我们也不理他,只是走着,这时儿子悄悄对我说:“爸爸,刚才我厉害不厉害?”

    “嗯!厉害。”我随口就应着。

    儿子不高兴了,“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说,分明就是敷衍我。”

    我看着儿子:“你能在怪兽来打你时躲起来,保护好自己,就已经是很厉害了。”说完笑着摸了下儿子的头。

    谁知儿子一把就打掉了我的手,愤愤的道:“我就知道你会看不起我,刚才那个太乙真人就是我召唤的。”

    什么??我本就受伤的脚一软,当即瘫坐在地,“你?太乙真人?”儿子点头。

    “儿啊!你怎么也卷入这可怕的世界了啊?”

    儿子哪里明白我的感受?

    得意的说道:“爸爸你忘了吗?我玩游戏可是很牛逼的,肯定比你玩的好。”

    得,啥也不说了!就让儿孙自有儿孙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