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请让我看看你的心
    我和小马就这样等在营帐里,天色越来越黑,心情自然也越来越放松,对于我来说,阵营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只要熬到天黑就可以了,到时妲己复活,这个到处神魔的地方,就可以彻底说再见了,

    眼看着系统的倒计时只有几秒钟就到头了,此时倒时紧张起来,在心里和系统一起读秒:五,四,三,二,一,一,一,

    尼玛!什么鬼?怎么停了?

    我和小马对望一眼,顿时傻了,难道那杨戬一照给照坏了?

    不可能吧?小马说道:“会不会…..是系统卡机了?”

    我一脸苍白:“不会吧?这么大的系统,又不是手游,怎么会卡机的?”

    不过现在除了卡机,确实好像也没别的可能,就问小马:“怎么办?”

    小马想了想,也是带有迟疑的说:“等?”????我一声苦笑:“也只有等了。”突然我反应过来,

    问小马:“我儿子呢?”小马说:“不是和邬文化在玩吗?”

    “可我没听到那傻大个的脚步声呀?”

    小马仔细听了下:“好像是没听到,刚才好像还在外面呢!”

    我一急,可别带哪去玩了,这可是战场,忙对着小马说:“不行!我得去找找。”

    出了营帐就问守卫邬文化去哪了,那守卫告诉我:“哦!邬将军偷营去了!”

    “偷营?那我儿子呢?”

    “没注意,可能一起去了吧?”

    啥?唉尼玛!!这傻大个,我儿子才九岁啊!

    当下再不敢停留,就冲出去追傻大个,远远看到儿子在傻大个头上跳得正欢,傻大个的木扒下还躺着早上看到过的周营的那个水怪,好像是叫龙须虎来着?

    而对面是姜子牙那老头和一个穿着明亮铠甲的人,我一看,不行,又要打起来,忙往前赶去,希望能在打起来之前把我儿子抢回来,

    谁知那姜子牙和穿铠甲的人竟然跑了,那傻大个就去追,

    靠!他们一个驾着车在前面跑,一个脚长都有几米的在后面追,可怜了我一双小短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马比我还惨,他背上来有一个人呢!眼看越甩越远,我还不得不追,我九岁的儿子还在那天杀的傻大个头上呢!

    这一追就追了好几个小时,也不知道追到了哪个山沟沟,前面的姜子牙终于在一个山坡上停了下来,我长吸一口气,又发力冲去山坡,刚到傻大个边上,我忙让他把我儿子放下来,

    刚想骂儿子一顿,就听傻大个在叫骂:“姜尚老儿何在?且来吃我一扒。”

    我这才发现姜子牙竟是已经不见了踪影,心中一想,立刻大叫一声:“不好。快走!”

    却哪里还来得及,四周刹时燃起了雄雄大火,火势大得惊人,不一会就浓烟四起,夹杂着一股子硫磺味,我们忙捂着口鼻四处寻找出路,却发现被包围的死死的,竟一点空隙都没留,

    我哀嚎一声,这必定是姜子牙的诱敌之计,要把这傻大个烧死在这里,没想到我们竟是受到了牵连,我追儿心切,万万没想到是追到了一处死地!

    我一屁股瘫坐在地,抱着儿子大哭起来,玩个游戏而已,此时却要被活活烧死在这里啦!只怕还没烧死就要先被呛死。

    这时一阵大风吹来,却是邬文化这个傻大个用木扒扇走了浓烟,他发狂似的四处乱甩木扒,看我呆呆的坐在那里,二话不说一把就拎起了我,像风扇一样在空中甩起了圈,我只感觉一阵头晕眼花,心中暗叹还没被烟呛死,却要先被这发狂的傻大个给玩死,

    然后就感觉自己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也不知飞了多远,一头砸在了不知什么野兽的身上,那野兽一声哀嚎都来不及发出,就被我压死在地,然后是背着妲己的小马从天而降,掉在了我的眼前。

    沉吟了半晌我才缓过气来,看着远处熊熊的烈火,知道是误会了这个不大说话的傻大个,傻大个救了我们,自己却死在了那场火中,

    我不禁有些痛惜,后悔当时为什么还要在心里嘲笑他,而不是和他交一交朋友。

    儿子也从惊吓从醒来,哭着对远方的火叫了一声,傻叔叔!

    我看着儿子,心想,也许傻大个就是因为喜欢和儿子玩,才救了我们吧?我还在感慨,那边小马已急声说道:“快过来帮忙,很多野兽!”

    我回头一看,一大群狗已经围了上来,眼睛蓝幽幽的,对着我们露出凶光,怕不有二三十头,这时其中一只特别高大的狗向我们望来,眼中似乎带有一丝智慧,然后低嚎了一声。

    不对,我反应过来,这不是狗,是狼!是狼群!而那头特别高大的应该就是头狼。

    我让儿子自己爬在背上,取出了唐刀,(系统激活后,唐刀就能收在系统的背包里了)和狼群对恃起来。

    只见那头狼引颈长啸了一声,就有三五头狼向我们袭来,

    靠!还会战术!

    我唐刀在手,一个穿刺就斩了过去,先上来的狼就被我一刀捅穿,哀嚎一声倒地不起,

    另几头就惊疑起来,只是在边上游走,一时倒也不敢进攻了,我冷笑一声,就主动冲了上去,其中一头闪避不及,被我又是一个穿刺捅死,另外的几头就纷纷往回跑去。

    老子可是怪兽都打过的人,还怕了你们这群土狼?我心中一声冷笑,狠狠的向头狼望去,那头狼发现我们是硬茬子,也不敢强攻了,

    那头狼仰头又是一声长啸,狼群就缓缓退去,躲回林子里了。

    我也是长出一口气,虽然不怕这些狼,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加上刚刚死里逃生,可没心情去杀一群狼,我和小马对视了一眼,决定还是先从这里离去,找一个更安全的所在再说,

    这时一声冷笑传了过来:“二位道友,这是要前往何处啊?”

    我一听这声音,真他妈耳熟,回头一看,果不其然,正是申公豹这个填海眼的,申公豹骑在黑虎上,边上还有另几个没见过的人,我忙揖了一礼,刚想说话,

    申公豹又冷笑一声:“二位道友瞒得贫道好苦啊!竟然劫了我大商朝的娘娘,真是了不起!”

    我苦笑一声,看来申公豹是回过朝歌,知道真相,我们这是东窗事发了。

    这时申公豹已是驱着黑虎慢慢向我们走来,淡淡的开口说道:“二位道友,不知可否把我朝娘娘还与贫道?”我心知躲不过去,却仍想诈他一诈,

    就在心底孕酿了一下气势,冷冷的道:“申公豹,你可知我二人是谁?”

    申公豹看我不假辞色,心中也是一惊,他本是多疑之人,此时倒也不再行进,问道:“哦?不知二位道友是何许人也?”

    我强做镇定,哈哈一笑:“吾乃女娲娘娘座下一小厮,特奉娘娘之命,来朝歌唤回妖狐,听从娘娘发落,申公豹,你可是要阻我?”

    “女娲娘娘?”申公豹一声惊呼,却又马上回复冷静:“女娲宫内尽是女修,何时有过男弟子?”

    我又是一笑:“道友只怕不知,我二人本系女娲宫下一户猎人,受过娘娘大恩,娘娘自觉让宫中女修来此凡界多有不便,这才命我二人走这一遭。”

    申公豹闻言后一语不发,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我忙快马加鞭:“我二人需立刻回宫向娘娘复命,申公豹,你莫要自误。”说完转身就要走,

    这时申公豹暴喝一声:“且慢。”

    我回过头,看着申公豹:“哦?你是要违抗娘娘的旨意了?”

    申公豹冷笑道:“贫道自是不敢违抗娘娘的旨意,不过,”申公豹说着,回头看了身后几人一眼,“却是有人可以。”

    说完就往后退去,对着身边的两个人说道:“就拜托朱道友、杨道友、戴道友了。“

    那三个站在申公豹边上的人对着申公豹行了一礼,随即杀气腾腾的向我们冲来。

    看来申公豹是被唬住了,他自己不敢动手,却驱使手下来杀我们,虽然不是最好,但只要申公豹不出手,我们自然就多了一丝活下来的希望。

    我将儿子放了下来,让他走到一旁,噔的一下取刀在手,

    小马也是抽出匕首,冷冷的看着来人,那姓朱的是个大胖子,一张脸却是极黑,姓杨的倒是白面书生的样子,后面还站着一个黄脸的瘦子,看着像个痨病鬼,

    只看到那个姓朱的黑脸胖子就像一头野猪一样朝我们冲来,我们忙闪身跳开,这时那个姓杨的白面书生从斜里穿来,对着我就是一刀,我持着唐刀一挡,一个穿刺就发了过去,那白面书生闪得极快,竟只是擦到了一点边,可以说完全没有伤到,

    那边黑脸胖子又朝着我冲来,我急忙后退,这时小马提着匕首在后面追砍黑脸胖子,试图给我解围,刷刷几刀就割在他的背上,那黑脸胖子吃痛,大叫一声,全身气一鼓,发出一股妖风来,把我和小马吹得东倒西歪,

    这时后面那个一动不动的痨病鬼突然从嘴里发出一道红光,瞬间打在了我的胸膛,我惨叫一声,被打飞了七八米,只感觉一阵钻心巨痛,一时竟没有起身的力气了,心道这痨病鬼还真是厉害,看着病怏怏的,一下子用出招数来就把我给废在这里了,当下不敢怠慢,立马拿出瓶红药灌下去,先回复下伤势。

    这时另二人冲向小马,小马左支右挡,冷不防被白面书生低头一个铁头功给顶到在地,然后那黑脸胖子就地一滚,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只大猪,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向小马咬去,竟是想吃了小马,,

    这时系统声音终于响起:妲己复活成功,复活数据载入中….

    我大急,系统太慢,而小马等不了这么久,眼看大猪就要咬到小马,我恨不能一刀就斩在大猪身上,好救下小马,手举着唐刀无意识的挥动着,

    这时一道白光自刀中发出,呈月牙状,唰一下就到了大猪身前,把大猪的鼻子削掉了一截,

    系统提示音又传了过来:恭喜玩家就叫愤怒的汤歌吧领悟远攻剑技:月牙天冲…….,

    此时那大猪被削了一截鼻尖,痛嚎一声,竟不后退,复又向小马咬去,我还想着再发出刚才那样的一击,却是全身软绵绵的,再发不出来,只好全力奔向小马,边跑边喊:孽畜住口!却是万万也赶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猪精就要咬到小马,就见小马背后闪现一道红芒,然后一声娇喝响起:“让我看看你的心。”

    那猪精被红芒一照,瞬时被定型在那里,我大喜过望,冲上去就去拉小马,

    不料那白面书生从斜里插来,一个冲撞又把我给撞飞了去,那白面书生又向倒地的小马顶去,这时小马身子一翻,后面露出个人来,

    赫然是妲己,轻喝一声:“灵魂冲击!”

    就见一道还箭头的红芒打向白面书生,白面书生一下就被击飞了几米,这时猪精又能动了,仍继续刚才的动作往下扑,妲己已是一伸手,把小马给拉了出来,一甩手就把小马扔到了我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