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道友又见面
    小马一愣:“为什么又是我?”

    我面露悲愤:“要不是我抱着儿子,这种好差事能让给你?”

    那几个随侍的丫环反应过来之后,都是大声惊叫起来,

    我们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扯了根纱帘把妲己往小马背上一绑,我抱起了儿子大声叫着gogogo,就朝着鹿台下冲去,不一会就听到身后传来阵阵守卫整齐踩地的呯呯声,想必是丫环的声音惊动了守卫们,现在已来追捕我们,

    我们忙又下蹲了一点身子,藏在山石后面,专找那些人少的地方走,也是鹿台这地怪石嶙峋,给我们提供了不少便利,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才没被前来守卫给抓到,

    一跑摒气急奔,到了不知哪个方向的山脚下,看到有一座小山村,就想着进去休息一下,

    看到一户人家看似没什么动静,我忙翻篱笆进去,就看到一个少妇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好像是想惊叫,

    我没办法,万一惊动了人就不好了,冲上去一拳给打了过去,谁知拳头还没碰到,那少妇就浑身一软,竟是吓晕了过去。????这倒省了我一番手脚,随即招呼小马进来,看到灶台上还在冒烟,饿得前胸贴肚皮的三人忙打开锅盖,里面有小半锅的黍米饭,三人也不讲究,手抓着就大吃起来,

    不一会锅就空了,三人只落得个半饱,正想着找找看有没有别的吃食,门外就进来三个大汉,一看到我们就举起了手中的叉子对准了我们,我们可是半蹲着吃东西呢,立刻不敢乱动,打量了一下他们,

    手上拿着叉,背上有弓箭,腰上还挂着几只兔子,看打扮应该是的这里的猎户。

    其中一个大汉大声喝问:“何方小贼,偷抢少女,还敢光天化日的入室行劫?”

    想必是看到小马背上绑了个女人,又在吃他们家饭,把我们当成了偷香的贼了。

    我忙道:“误会,误会。我们只是路过,几天没吃东西,实在是太饿了,闻到饭香才进来的呀!”又解释道:“那女子是饿晕了才绑在身上的,是他的拙荆,不是偷来的。”

    这时一个青年点的大汉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少妇,忙冲上去抱起,大声叫道:“他们害了我的娘子。”

    另两个大汉一听如此,上前一脚把我踢翻在地,拿叉就要向我捅来,

    我惊慌的摆手:“我没碰她,我没碰她,她是自己晕过去的,你别冤枉好人啊!”

    这时儿子也被吓得大哭起来,

    那汉子看到有小孩,一时倒也没刺下来,幸好这时那少妇叮咛一声醒了过来,不然我就做了这叉下之鬼,一叉六洞了。

    我忙抱住儿子,对他们说:“真的啊!我们就是路过的。你们行行好,就放了我们吧!”我正苦苦哀求他们,这时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我和小马脸色大变,靠!是追兵来了。

    那三人也是听到那马蹄声,看我们脸色有异,就冷声道:“你们是逃犯?”

    我也是心急如焚,被抓住就完蛋了,离倒计时才过去几个小时呢,离两天一夜还很远,

    我忙冲着那三人道:“快放我们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那三人对视了一眼,对我们说道:“跟我们来,”然后就带我们到了屋外,打开了一块木板,示意让我们下去,

    我们此时哪顾得了这么多?立马就跳了下去,那三人对我们说:“不叫你们,别出来。”

    我忙点头,连感谢的话都没来得及说,马蹄声已到门外,

    那大汉就盖起木板,好像又拿什么东西压在了上面,就去应付官差了。

    这是一个地窑,也就四米左右,倒也不算挤,就是阵阵香味从小马背上传来,

    我暗道一声糟糕!这香味太浓,只怕会引起注意,就让儿子撒泡尿在妲己身上,希望能阻一阻这股香气。

    可小孩的尿味道却是不重,没办法,我只好自己也掏出工具来撒了一泡,这下味道又太重了,憋得我们三人都不敢呼吸,特别是小马,憋屈的像个小媳妇似的,要是能开口,肯定会骂死我。

    我们忍着尿骚味在地窑蹲着,听着上面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大声喝骂的声音,好像还传来几声惨叫声,然后又听到马蹄远去的声音,可就是没人来给我们掀地窑门,

    又过了许久,仍是没有动静,难道是有什么变故?我迟疑着,还是去顶地窑的门,一顶之下居然没顶开,

    又让小马也过来,两人合力,才算掀开了,上来就看到了一片狼籍,

    那三个汉子已倒在血泊之中,挨个看去,都已死去多时了,

    在柴草堆那里还看到了那个少妇,全身精光的倒在那里,竟是被先奸后杀了。

    我忙捂住儿子的眼睛,自己趴地上哇哇的吐了起来,

    切,还是不禁流下泪来,这一家四口,只因为我们是逃犯,想帮一把,竟招了这样的毒手!

    可我都还没来得及和他们说声谢谢!

    怪不得商朝要灭!真是天理不容啊!

    毕竟这里离朝歌太近,可不敢停留,还是去找姜子牙那老头比较保险。

    临行前又取了他们的衣物换上,特别是妲己,让小马把她一身衣服都扒了个精光,又洗了洗,去了味,换上粗布衣裳,反正她现在也不会动弹,权当便宜了小马了。

    我们赶着逃命,也没想着帮他们收尸,就放了一把火,权当是火葬了,

    让小马背上妲己,披上披风,我们认准渭水方向,向着前方行去。

    穿着猎户的衣服,倒也没引起别人的注意,再加上我们专挑人少的地方走,

    不多时已翻过一座山头,看到前方旌旗摇动,竟是到了临潼关。

    我暗道一声麻烦,不过这临潼关,我们出不去啊!

    可这临潼关,我们却哪里闯得过去?

    正自焦急,无意间碰到块硬硬的物事,摸出来一看,有戏!

    我跳了起来:“怎么把它给忘了呢?”我抛了抛手中黑亮的令牌,正是申公豹给的那块,对着小马说:“走!过关去!”

    到了城门口,我把令牌亮了亮,对着守卫说道:“奉国师之命,前往古战场送军机要信,速开城门,莫让我等。”

    那守卫不疑有他,就直接开了城门,我和小马飞奔逃命去也。

    这一飞奔就是好几里路才敢停下来喘气,我和小马互望着哈哈大笑,这时前方有人问道:“二位道友何故发笑?”我往前一看,尼玛!老子和你八字犯冲啊?

    眼前之人骑着黑虎,仙风道骨,不正是申公豹那厮吗?

    我咧了咧嘴,忙道:“听闻国师在古战场与那子牙老儿争斗,特前往相助一臂之力。”

    申公豹哈哈大笑,道:“二位道友有心了,我本是回朝歌面见纣王的,既然二位有意助我,不若一起上路吧?”

    我一听,回朝歌?那可不行,刚从那跑出来,看样子申公豹还不知道我们掳了妲己的事,可要想着法儿让他放我们离去,过个一天一夜我们就能自由了。

    想到这,正想说话,那申公豹就问小马:“道友背上很带何物?”

    我忙对申公豹说道:“此乃尸毒之术,奇毒无比,听说对方有个杨戬很是厉害,砍了头还能不死,特备下此毒,去取那厮性命。我等立功心切,就不随国师回朝歌了,现就奔赴古战场,为国师效力!”

    申公豹信以为真,说了声好。我不由大喜,连道:“谢国师。”就往前走去,

    谁知这填海眼的竟跟了上来,对我们说道:“道友二人行走甚慢,不若让贫道送二位一程,见纣王之事且容押后也不迟。”

    我暗叫一声苦也!却也不能拒绝,

    尼玛!这是第二次被迫上这填海眼的贼云了。

    一路白云悠悠,吹得我心拔凉拔凉的,一直思索着脱身之计,那申公豹看在眼里,以为我在想破敌之策,竟还露出了赞赏的目光。

    一路行去,申公豹和我们聊起战况,才知道原来是杨戬连杀袁洪两个兄弟,而且粮草也不足五日的了,申公豹实在坐不住就回朝歌搬救兵,

    谁知和我俩就一头撞上了,我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万一申公豹回了朝歌知道我们干下的事,还不天涯海角的追我们?

    可现在让我们去打杨戬?那也是要命的差事啊!

    两三个小时后,就到了孟津,申公豹按下云头,把我们引进了中军帐,

    就看到袁洪大马金刀的在帅位上坐着,也好上前行礼,申公豹特意说明了我们的来意,袁洪哈哈大笑,说是今天一路辛苦,明天再去与那杨戬斗过,

    我一听自然是欢喜万分,能拖一时算一时嘛,今晚先休息,明天再想个由头不出战,时间也就混过去了,倒计时一结束,就万事大吉!

    哈哈,我真是个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