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三十七、令牌
    罗舒驱车来到云市的旧货市场,依照记忆来到了那家买到令牌的店。

    这家店是专门做古董生意的,不过店内可找不到几件古董,都是一些仿冒品。

    罗舒看了一圈,也就只看到两件真品。

    走到放古玉的柜台前,罗舒在里面仔细的搜寻着,很快就在角落处看到了那块蒙尘的令牌。当初她买的时候,老板告诉她,这块令牌在他这里已经放了很多年了,一直没人问起,也就一直都在角落里。

    “老板,你把那块令牌拿给我看看。”罗舒指着令牌对店老板说道。

    “好嘞!”店老板伸手从柜台中取出令牌放到柜台上。

    罗舒拿起令牌,看了一下,放回到柜台上,“多少钱?”

    “这块令牌可是唐代流传下来的古董,你看这成色,还有这材料,都是古银打造的,我也不给你开价,你就给我两万。”老板笑呵呵的伸出两根肥肥的手指,在罗舒的面前晃了晃。

    “这块令牌除了可以让你免费看一次病外,根本就不值钱。”罗舒拿出一块相同的令牌,放到柜台上。

    看到罗舒拿出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老板愣住了,伸手拿起柜台上的两块令牌,仔细的比对,发现不管是成色,还是材料,上面的字,甚至连重量都所差无几,“你这个是哪里来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如果你不想看病的话,这一块令牌最多只值两千块。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看病的好,你最近的身体可不怎么好。”罗舒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老板诧异的看着罗舒。他这阵子一直感觉头痛想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高血压,给他配了些药,可是他有时候还是会有那种感觉。

    “我不仅知道你有病,而且知道你得是什么病,你是不是最近常常头痛想吐?诊断出来是高血压,高血压虽然是常见病,不过控制不好也是容易得并发症的。”罗舒从老板手中拿过自己的那枚令牌,放了起来。

    “是啊!是啊!神医,你真的能帮我治好吗?”老板一脸期待的看着罗舒。只是不知道高血压能不能根治。

    罗舒看了一眼老板手中的令牌,“那要看你想不想治好了。”

    老板连忙将手中的令牌递给罗舒,“神医,就拜托你了。”

    罗舒收起令牌,放进自己的包包里,同时拿出一只药瓶递给老板,“这瓶里一共有三颗药丸,这三天你每天早上吃一颗,然后过两天去医院检查,你就知道自己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

    等到老板接过药瓶,罗舒转身走出了店铺。

    老板愣愣的看着手中的药瓶,又看了看罗舒离开的方向,“我不会是遇到骗子了吧?”

    打开药瓶,一股沁人的药香,瞬间扑面而来。

    “算了,就信一回吧,说不定我真的遇到了神医。”老板将药瓶收好,再次坐回到坐榻上,看起了电视。

    罗舒回到神医世家,立即就来到了罗修然的院子,“爷爷!”

    罗修然正在书房里看医书,听到外面传来罗舒的声音,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我在书房,你进来吧。”

    罗舒来到书房,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走到罗修然身旁,笑嘻嘻的说道:“爷爷!我有一样东西要给您看。”

    罗修然放下手中的书,笑呵呵的看向罗舒,“是什么?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您猜一下。”罗舒伸手挽上罗修然的手臂,在他的身旁坐了下来。

    “我可不猜。”罗修然笑着摇头。

    “爷爷,您可真没趣。”罗舒娇哼了一声,伸手拿出令牌递给罗修然,“您看!”

    罗修然连忙接过,拿在手中打量,“这是二弟的令牌,你在哪里找到的?”他整整找了四十几年一无所获,舒儿竟然一找就找到了。

    “我在云市的旧货市场找到的,二爷爷当初应该是送给了那个人。”罗舒说道。在神医世家,罗舒的母亲也算是禁忌。

    “难怪二弟一直不肯说,原来是送给了她。”罗修然微微握紧手中的令牌,缓缓地站起身,“我去看你二爷爷,你要一起去吗?”

    “好!”罗舒点头应道。

    来到后山的禁地,罗舒远远的就看到了坐在树下,衣衫褴褛,骨瘦嶙峋的罗修逸,心忍不住一酸,眼泪差一点就夺眶而出。

    “二弟,你可以出去了,你的令牌已经回来了。”罗修然将令牌递给罗修逸。

    罗修逸伸出干瘦如枯枝般的手,接过令牌,仔细的看了很久,“她呢?”

    “已经过世了。”罗修然叹气道。

    罗修逸闭上眼睛,静默了许久,才又慢慢的睁开眼睛,只是此时他的眼中充满了绝望之色,“她走了!我活着又何意义?”

    “二爷爷,您还有我们。”罗舒开口道。看着现在的他,她想起了另一个世界的他,还好自己已经改变了一切,让他不再像这辈子这么苦了。

    罗修逸似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令牌,许久,他才慢慢的开口道:“我不想出去,你们走吧!”他的心已死,活着也是行尸走肉,出不出去,又有什么区别。

    “二爷爷!”

    罗舒想要开口劝罗修逸,却被罗修逸打断了,“我意已决!”

    罗舒看向罗修然,罗修然长长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修逸,希望你能想通。”他这个二弟是什么个性,他最清楚,如果他自己不想通,别人就算说再多也没有用。

    回到房间许久,罗舒依然感觉心里闷闷的透不过气。

    干脆进入空间,闭上眼睛开始修炼。经过这几天的修炼,她的修为已经有了一丝提升,只可惜她没有灵石,不然她的修为会提升的更快。

    现在她只有等着爷爷将她调到翰墨的身边,她有种强烈的感觉,翰墨才是她能否回去的关键。

    陆翰墨仔细的翻看着桌上的文件,进行审阅,签字。

    翻到一份写着医学研讨会名单的时候,陆翰墨的嘴角微微的扬起。脑中再次想起了,那天见到罗舒时的情景。再过几天,等到医学研讨会举行的时候,他就见到她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再次加速跳了起来,他将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胸口,“舒儿!”这几天只要一想到她,他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