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五十八、探友
    一直聊到半夜,众人才意犹未尽的散去。

    小哥哥和小妹妹跟着朱慧珍去了儿童房。虽然这些年罗舒一家四口都没有回来,不过该安排的,陆家还是都安排好了。

    回到房间,罗舒和陆翰墨一番**后,躺在床上聊着天。

    “不知道爸妈,爷爷他们现在怎么样了?”罗舒靠在陆翰墨的怀中。原本他们打算明天去神医世家,用神识查看了才知道,神医世家现在只剩下了一些家族子弟,其他人都去了兰星。

    陆翰墨低下头,在罗舒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放心吧!神医门有那么多六级灵兽,千羽的修为也不弱,不会有什么事的。等过两天,我们就去兰星看他们。”他们打算这几天与以前的朋友聚一聚,陪家人几天,然后再去兰星的神医门待一些日子。既然回来了,自然不可能马上就离开。

    “嗯!”罗舒轻轻地点了点头。她也知道神医门不会有事,就是这么多年没见他们,有些想他们。

    “睡吧,明天我们还要去部队看莫少泽。”陆翰墨微微收紧自己抱着罗舒的手臂,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听父亲说,莫少泽这几年战功赫赫,现在已经升为了师长。

    “我想听你唱歌。”罗舒撒娇的环住陆翰墨的脖颈,如星子般的眸子狡黠的看着他。

    陆翰墨勾唇一笑,深邃的双眸宠溺的看着罗舒,“真拿你没办法!想听什么歌?”

    罗舒灿烂的一笑,“只要你唱的,我都喜欢。”

    想了想,陆翰墨开口唱道:“让我的爱等着你,直到永远。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为你担心。在相对的视线里才发现,什么是缘。你是否也在等待,有一个知心爱人。把你的情记在心里,直到永远,漫漫长路拥有着,不变的心。在风起的时候让你感受,什么是暖…”

    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让人不知不觉的陶醉在了其中…

    莫少泽正在办公室,看着最新的军事报。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莫少泽淡声应道,目光并没有离开手中的军事报。

    门被人轻轻推开,来人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莫少泽的办公桌前。

    莫少泽见来人半天都没有动静,诧异的抬起头,看到来人的一瞬间,他惊喜的张大了眼睛,“怎么是你们?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算起来已经有六年多没有见到他们了。

    “昨天回来的。”陆翰墨笑道。

    “这次回来还走吗?”莫少泽站起身,走到一旁拿出杯子,帮两人泡茶。这些年他也一直在修炼,现在也已经是金丹中期了。当时答应过陆翰墨,他修炼的事不会告诉任何人,所以就连妻子,他都没有说过。不过罗舒当初留给他妻子和岳父的丹药,他们一直都在服用。这几年两人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岳父也是越来越年轻。

    陆翰墨点了点头,拉着罗舒在一旁的沙发坐下,“最多待半个月。”夜星辰还不知道他们的消息,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找他们。所以他们回到仙界后,要去寻找机缘,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十万年的事,绝对不能再重复了。

    “这么快?怎么不多待些日子?”莫少泽诧异道。原以为他们这次回来,会待很长的时间。

    “有些事还没处理完。”陆翰墨接过莫少泽递过来的茶。

    “那你们这次去了那里,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莫少泽在陆翰墨的身旁坐下。

    “不知道。”陆翰墨摇了摇头。

    “很危险吗?”莫少泽担忧的问道。他很少在看到陆翰墨脸上,看到不确定的神色。

    “有一些,应该没什么问题。”陆翰墨喝了一口茶。他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不知道夜星辰的实力,还有他什么时候会找上他们。

    “可惜我帮不了你。”莫少泽有些无奈的叹气道。曾经他和陆翰墨站在同一个位置,就算略逊于他,他也可以帮上一些忙。而现在,他和陆翰墨的差距却不止差十万八千里,就算他竭尽全力,他也帮不了他一点忙。这种感觉让他真的很无奈,很憋屈。

    “不说这个了,听说你家儿子已经上幼儿园了?”陆翰墨笑道。他母亲告诉他,他们离开没多久,申安宁就怀孕了,现在那个小家伙也已经又五岁多了。

    “说到那个小子我就头痛,昨天老师还打电话给我,说那个小子吃饭的时候,把同桌一个小女孩的鸡腿给吃了,最后还把鸡骨头还给了对方,害的那个小女孩哭了大半天。上课的时候别人都在认真听,他却在那里跑来跑去,最后害的大家都无法上课。”莫少泽无语摇头。

    “还真够皮的。”罗舒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知道自家那两个小家伙,到了学校又是什么模样。这次回来,她和翰墨打算把两个小家伙留在地球。至于他们的修为,她会暂时用符箓封起来。若是有一天,他们真的遇到了危险,符箓就会自动解开。

    如果没有遇到危险,等他们满十八岁的时候,符箓禁制也会自动消失。不过她会让他们留有神识,这样他们空间和储物戒中的东西,就可以随意取出来。只是这个决定,最后还得询问两个孩子的意见。

    莫少泽苦笑着点了点头,“可不是嘛,我和他妈妈几乎每天都会接到老师的电话,真是愁死我了。”正说着,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看来又是老师打来的。”莫少泽无奈是我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向了办公桌。为了那个小子,他特意让人另外按了一部电话。这部电话一响,他就知道是那小子又惹事了。

    莫少泽拿起电话,“俞老师您好!是的,我是莫毅凯的爸爸,您说什么?那小子把人家小姑娘的头发给剪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来。”他的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无力感。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生了个那么不省心的孩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