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十一、矢志不渝
    陆翰墨手中拿着一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正在仔细的打量着。他走进这个巷子的时候,他紫府中的混沌山河图突然动了一下。他能感觉得到混沌山河图的兴奋。

    罗舒走到陆翰墨身旁蹲了下来,看到陆翰墨手中的那颗珠子,也是眼睛一亮。这是个宝宝!

    “这个多少钱?”陆翰墨抬头问向摊位老板。

    “二十枚金币,这可是好东西啊!是那些修仙者用的法宝。”摊位老板说道。

    “我看这就是一颗弹珠,没有多大的用处,再说我们又不是修仙者,就算真的是修仙者的法宝,我们也用不了。便宜一些的话,还买回去当弹珠玩。”罗舒在一旁开口道。

    “这样的珠子我家多着呢,等回去了我给你几颗。”水木叶看了一眼陆翰墨手中的珠子说道。

    “这和其他的珠子可不一样,要是你们真的喜欢,那就十五枚金币,这是最低价,你们要是不要那就算了。”摊位老板说道。

    罗舒接过陆翰墨手中的珠子,打量了片刻,“那就十五枚金币吧。”她将珠子递回到陆翰墨的手中,拿出十五枚金币递给摊位老板。

    摊位老板笑呵呵的接过金币,“你们再看看,要是看中了其他东西,我也可以便宜点卖给你们的。”

    罗舒和陆翰墨看了一下,没有再看到让他们心动的东西了,站起身,向着其他摊位走去。

    “你怎么帮他付账啊?”水木叶看着罗舒,等待着她的回答。难道他们已经亲密的不分彼此了吗?

    “我们的钱都在放在一起的。”罗舒微笑道。

    “放在一起?”水木叶愣愣的待在原地。不行!不行!她必须要将两人分开。不然再发展下去,两人非出事不可。

    走到正在看花瓶的水木炎身旁,“哥,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一下。”

    水木炎诧异的转头看向水木叶,“什么事?”

    “你这几天能不能和陆墨一个房间啊?”水木叶请求的看着水木炎。

    “为什么?”水木炎不解道。

    水木叶转头看向不远处,正蹲在那里看东西的罗舒和陆翰墨,“你有没有觉得他们过于亲密了?”

    水木炎想了想,点了下头,“是有点。”昨天他有看到两人拉手。两个大男人拉手,还真的有些太过亲密了。

    “我担心罗予会喜欢上陆墨,他们俩现在连钱都放在一起了。”水木叶皱眉道。她可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子,喜欢上男人。

    “还有这回事?”水木炎诧异道。如果连钱都不分彼此的话,那两人的关系就有些不好说了。就算是亲兄弟,也还得明算账。

    水木叶用力的点了点头,“哥,你愿不愿意吗?”

    “你就不怕你哥我也喜欢上陆墨啊?”水木炎一脸无语道。他这妹妹怎么就只担心外人。

    “没事,我相信你。”水木叶一脸信任的拍了拍水木炎的肩膀。

    “只是我答应没用,关键是要他们同意。”水木炎道。罗予和陆墨都是成年人,他们不同意,他们就不能强行吧?

    “等一下,你劝陆墨,我劝罗予。”水木叶说道。罗予喜不喜欢她没关系,关键是不能让‘他’喜欢上男人。

    “好吧!”水木炎答应道。

    在巷子里逛了一圈,罗舒四人便出了巷子回了客栈。

    巷子里摊位上的好东西虽然多,罗舒和陆翰墨却不敢多买。他们就只是买了一只炼丹炉和那颗珠子。买的太多的话,不仅拿不下,而且还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回到客栈,罗舒和陆翰墨正要进房,却被水木炎和水木叶两兄妹叫住了。

    “陆墨,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你能来我的房间吗?”水木炎问道。

    “罗予,我也有事要和你说。”水木叶也开口道。

    罗舒和陆翰墨有些诧异的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我把这个鼎放进房间。”陆翰墨提了提手中拿着的炼丹炉。这么重的炼丹炉,他自然不可能让舒儿提着。

    罗舒转身走向水木叶,跟着她进了房间。

    陆翰墨将炼丹炉放进房间,走出来,见水木炎正等着自己,走了出去。

    两人走进房间,水木炎拿起桌上的茶壶,帮自己和陆翰墨各倒了一杯。

    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想了一下该怎么说后,放下茶杯看向陆翰墨道:“陆墨,你是不是很喜欢罗予?”这个问题很关键。虽然陆墨表现的很明显,不过他还是想要知道一下答案。

    “是的!”陆翰墨也不否认。

    听到陆翰墨承认,水木炎皱起了眉,“可是你们都是男人,你怎么能喜欢‘他’呢?”

    “只要是她就好。”陆翰墨勾唇,深邃的眼中满是坚定不移。不管舒儿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都只爱她。

    水木炎扶额,这下问题严重了。陆墨竟然已经陷得这么深了,让他该怎么劝啊?

    水木叶看着面前的罗舒,犹豫片刻开口道:“罗予,你有没有发现陆墨对你有些特别?”罗予买的那个鼎,陆墨毫不犹豫的就接过帮‘他’拿了,这明显的不是朋友间的照顾了。

    “哪里特别?”罗舒挑了挑眉。

    “你没发现他好像喜欢你吗?我说的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似没有问道。

    “我明白,也知道。”罗舒笑着点头。

    “你知道他喜欢你?就像男人喜欢女人一样的那种喜欢?”水木叶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原来‘他’已经知道了。

    “嗯!”罗舒笑着点头。

    “那你喜欢他吗?”水木叶问道。她希望罗予不要喜欢上陆墨,不然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喜欢!”罗舒毫不犹豫的承认道,眼中有着坚定的爱意。喜欢已经不足以表达她对翰墨的情感了,她对他是爱,是深爱,是矢志不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