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七十三、比赛(六)
    “不要胡来,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冷亦寒看向莫兰警告道。连他自己,也未必是对方的对手。

    “我一定要试试,我就不信我打不赢他们。”莫兰的好胜心,被冷亦寒激了起来。她这个人一向不服输。

    “冷师兄!莫师妹!”一道轻柔如春风般的声音传来。

    一名蓝衣俊秀青年,来到了冷亦寒和莫兰的面前。

    “风师兄!”看到风溅攸,莫兰脸上露出了娇羞的笑容,一颗心更是控制不住的“砰砰!”加速。她就喜欢风师兄这样的男子。

    风溅攸露出一抹优雅的浅笑,如海水般幽蓝的双眸看向莫兰,“莫师妹,你刚刚说要打赢谁?”

    “就是今天出尽风头,两仪宗的那两个弟子,他们也住在青云客栈,我和亦寒师兄刚刚看到他们了。”莫兰双颊微红,看着风溅攸眼中满是爱慕之色。

    “那两人是挺厉害的,明天遇到他们可要小心了。”风溅攸提醒道。他得知那两人后,特意去关注了他们的战斗。他们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实力的确很强,越级战对他们来说,丝毫没有压力。

    “风师兄,你怎么和亦寒师兄一样的想法?他们今天的比赛我也看了,不过就是尔尔。”莫兰说道。只是两个小门派的弟子,凭什么让亦寒师兄和风师兄高看?她明天就去挫挫他们的锐气,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大宗门的弟子。

    “莫师妹可不要太轻敌了!”风溅攸微微一笑,看向冷亦寒,“现在时间尚早,不如我们坐下来,喝杯茶聊聊这次的比赛。”

    “好啊!”莫兰连忙开心地答应道。能和风师兄聊天,是她梦寐以求的,只可惜不是单独两个人。

    风溅攸看了一眼四周,指着窗边的一张桌子,“我们就坐那里吧。”

    “好!”三人向着那张桌子走去。

    回到房间,罗舒和陆翰墨和两个宝宝玩耍了一会儿。

    罗舒拿出了荀浩天给她的玉简,用神识扫了一下,递给陆翰墨,“翰墨,你也看一下。”

    陆翰墨接过玉简,用神识扫了一眼,“怪不得那么多修士,都想成为十大宗门的弟子。”这枚玉简中,不仅介绍了十大宗门核心弟子的情况,还介绍了一些十大宗门的修炼资源,特别是十大宗门的秘境。

    “在那些秘境中修炼,修为不涨都难。”罗舒有些羡慕道。他们在阴阳石上修炼,都已经收获匪浅了。要是能在十大宗门的各个修炼秘境中修炼一次的话,那他们的修为肯定提升的更快了,可惜这也只能想想。就算是十大宗门的弟子,也不是常常有机会,去他们门派的秘境修炼的。

    “嗯!”陆翰墨赞同的点头。

    “我们今天出了那么大的风头,他们就算明天不挑战我们,后天也会挑战我们。”罗舒肯定的说道。

    第三天的比赛是名次争夺赛,早上,阵法显示屏上就会公布出排名在前一千名的名单。

    也因此,第三天规则也和前面两天不一样。只要身上有分数的修士,都可以向别人提出挑战。同时有人提出挑战时,也必须要应战。如果真的不想应战,要么就把分给提出应战的人,要么就把分送给其他人,让他代替自己上场应战。所以第三天的名次争夺赛,会很激烈。

    低下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小哥哥,见他正抱着奶瓶边吸打瞌睡,罗舒宠溺的亲了一下小哥哥的额头,“我们睡吧,他们都困了。”由于白天一直都没有时间陪两个宝宝,所以这几天晚上,两个宝宝都和他们睡在一起,第二天一早才会回空间。

    “好!”陆翰墨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小妹妹,发现她也在不停地打着哈欠,勾唇笑了笑,拿起小妹妹肉乎乎的小手亲了亲,抱起她向着大床走去。

    一夜时间,稍瞬即过。

    第二天的比赛依然十分激烈,十个赛台基本上都被十大宗门的弟子给占据了。

    罗舒和陆翰墨站在围观的人群中,看着赛台上的战斗。今天他们并不打算上台。

    “你好!”一道低沉的声音,在罗舒的耳边响起。

    罗舒转头看去,只见凤华清正在自己的身旁,对着他笑了笑。

    “昨天谢谢你!本来想等你下台的,后来有些事就先走了。”凤华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罗舒救了他,他却不声不响的走了,的确不太好。

    “没事,我们找个地方聊吧。”罗舒说道。他是奶奶的堂叔,也算是她的亲人,她也想了解一下,他现在的状况。等以后见到奶奶,可以告诉她。

    三人来到附近的茶楼,在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罗舒点了一壶茶和一些小点心。

    “你是不是从地球来的?”凤华清期待的看着罗舒。其实他已经知道答案了,只是他飞升来仙界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有从地球来的修士。

    罗舒笑着点了点头,“我和翰墨都是从地球来的。”她能明白凤华清现在的心情。

    凤华清扬起开心的笑容,“一直都不知道他乡遇故知是什么心情,今天总算感受到了。你怎么会知道羽桦的?她现在还好吗?”他一直都把羽桦当成是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也一直都牵挂着她,只是以他的实力,根本回不去地球。

    “她是我大伯母,她现在过得很好。我之所以知道你,是听她提过你的名字,她说你是她的堂叔,是凤家唯一对她好的人。这些年,她也一直都在寻找你的下落。”罗舒说道。

    “想时间过的真快!”凤华清感叹道。他离开的时候,羽桦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大伯母她一直都很想你,如果她知道你的消息,一定会非常开心的。”罗舒笑道。凤华清的确和其他的凤家人很不一样。

    “可惜我回不了地球,不然还真的想要见一下那个丫头,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回忆起往事,凤华清粗狂的脸上扬起笑容。当初他离开凤家,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羽桦,还好她过得很幸福,他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