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1章 呆子,接招(二十五)
    曲流殇‘咕咚’咽了下口水,即便夏侯襄已经转身离开看不到了,他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妈呀,吓死他了!

    “旭儿…”杜明宇心疼坏了,半环着他轻声安抚。

    曲流殇倒是老实了,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夏侯襄‘恐吓’他,可到底他也存了想和杜明宇和好的心,不然也不能闹这么一出。

    现下一听杜明宇唤他小字儿,当下气也消了,委屈也散了,噘着嘴靠在杜明宇怀中撒娇带埋怨的,把这些年怎么过的,和这些日子具体是怎么回事一说。

    杜明宇心彻底放肚子里了,敢情不止人家帮旭儿,旭儿也在帮人家的忙啊。

    这忙,他们得帮。

    世上情情爱爱最是繁琐,却也是最让人痴迷的事情了。

    一别多年的小两口将话说开了后,自是羡煞人的甜蜜。

    房里的烛火,直燃到天明。

    次日天明,容离自镜中瞅了瞅慢条斯理,心情仿若不错的她家相公,正站在她身后帮她束发。

    心灵手巧这事,还真的靠天赋。

    别看夏侯襄平日里这双手舞刀弄枪的,接过梳子来也丝毫不含糊。

    那日他闲来无事,愣是跟小柳学了束发,清晨没事的时候就帮自家夫人束发盘髻,手艺相当不错了。

    “到点了,你去接人吧。”容离提醒了一句,前两日都不用她说,挺自觉的呀。

    昨儿回来她问他有没有给曲流殇买小东西,他不仅平静的回了句‘买了’,竟然还冲她乐了一下。

    稀奇!

    这不符合她家相公一贯的作风,容离缠着夏侯襄问了几句,但他都说无事,之后夫妻俩闲话开来,也就把曲流殇的事放到一边了。

    今儿再想起来,容离觉得有点不对呀。

    “他有人送,不必我去了。”夏侯襄唇角弯了弯,自桌上将花簪拿起来,别在发髻之上。

    和他夫人身上的衣服,很是相称呢。

    “有人?送?”容离转过身来,“俩人和好了?这么快?”

    比小五和顾芸进展还快,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人家那可是支线任务啊!

    容离拉着夏侯襄让他讲清楚,夏侯襄就把昨天怎么回事给她说了,另外还将自己走之前如何‘震慑’曲流殇也说了。

    料定那小子也不敢再耍脾气了。

    容离听完夏侯襄的‘讲解’后,不由得重重咽了口唾沫,顿时汗颜,她家相公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就是简单粗暴哈。

    曲流殇若还敢闹小情绪,怕真是要在心里掂量掂量后果了。

    夏侯襄没去接,曲流殇来的倒比平日里更早了一些,面若含春,端是一派喜意。

    跟小院里的众人打招呼,都带着笑音儿。

    好心情,显而易见。

    看着曲流殇那么高兴,云耀就不太开心了。

    昨儿他让曲流殇吃瘪,别提多高兴了。

    小样,跟他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

    本以为今日再见曲流殇,他应该是一副受挫的模样,即便不是也不应该这么开心呀。

    “杜兄,来了,”云耀边想边起身,既然昨儿没吃够亏,今儿他不介意再晾晾他,“昨儿睡的好吗?”

    这不打手背儿上了吗?

    只见曲流殇脸先红了,接着眼神有些飘,轻声说了一句,“很好。”

    知情者容离捂嘴偷笑,如此看来,曲流殇和杜明宇俩人昨晚‘攀谈’的不错。

    可云耀不知情啊,瞅着曲流殇‘娇羞’的模样,他先起一身鸡皮疙瘩。

    抖了抖,云耀继续道,“芸娘刚用过饭,杜兄,请。”

    “请。”

    曲流殇同样抖了一下,只不过他是找找状态,昨儿夏夫人一家这么帮他,他不能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他得将眼前这俩人的问题一并解决了才是。

    曲流殇跟打了鸡血似的,也不跟云耀废话,昂首挺胸的去找顾芸了。

    云耀心下疑惑,咋跟昨天不一样了呢。

    跟着,也进了顾芸的房间。

    院里,容离跟夏侯襄咬耳朵,其他人虽然知道云耀和曲流殇对上了,但只抱了看热闹的心。

    反正旁观者清,过程远比结果精彩的多。

    屋内的顾芸早就坐不住了,昨儿云耀没讲故事讲完,她一直心急想知道后面的事情,却又不能去找云耀,遂一个人在屋内走来走去的,走的小黑头都晕了。

    小黑最近多了个乐子,就是跟顾芸唠嗑。

    它发现这苗疆圣女太有意思了,除了在练蛊上是一把好手,其他方面就完蛋了。

    而且跟她聊天特别有意思,她说不过它。

    这就来劲了,小黑虽然自小跟随夏侯襄被锻炼出来了,脑子一般人都比不了,但瞅瞅它遇上的都是什么人?  夏侯襄就不必说了,怼它没商量;小离儿那个脑子,它轻易赶不上趟,不光被怼的体无完肤,一个弄不好会被打的很惨的,别看它会飞;小桃那丫头倒是能逗一逗,可小桃的碎碎念它实在是害怕,根

    本不在一个量级上;其余如云耀、墨阳等人,嘴太欠,比它还欠,它能忍吗?

    最后好不容易逮着个大白,结果还不会说话,给他愁的哟。

    现在好了,顾芸这姑娘说不过它、欠不过它、还打不过它。

    简直是个完美的聊天对象啊。

    顾芸也正愁没个说话的人,跟小黑斗嘴倒是能排遣一下,好不容易等到云耀来,顾芸整个人都亮了。

    小黑看着冲过去开门的顾芸,不禁老神在在的长叹一声,“女人呐…”

    忽闪着翅膀,飞远了。

    云耀进屋往凳子上一坐,依旧是昨天那个套路,只不过和昨天不一样的是,曲流殇依旧让他讲,可和他的对话多了不少。

    云耀边讲故事边回答曲流殇问题,局面瞬间变的不一样。

    昨日是云耀和顾芸聊,把曲流殇晾在一边;今儿是云耀和曲流殇聊,把顾芸晾在了一边。

    情况好像变的,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关键曲流殇问就问吧,那对云耀崇拜的小眼神,可是比顾芸还明显。

    看的云耀心里发毛,故事讲得也有点小瑕疵,明显没昨天在状态。

    时间一到,曲流殇一点都不拖沓,站起来身来对顾芸开口道,“芸娘,明儿我再来。”

    神色颇为正经,然而目光一转,来到云耀身上,曲流殇轻笑柔声道,“云兄,咱们走吧。  那声音,当真叫一个——百转千回呐!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