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呆子,接招(二十三)
    杜明宇先是被夏侯襄的眼神镇住,接着听到他问话,瞬间觉得自己不应该怂,明明是他占理。

    “是我,怎么了?”杜明宇挺了挺胸膛,他不知一个商人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气势。

    “不怎么,”夏侯襄淡淡的回道,“进去说话。”

    说完,率先走进川草栈。

    曲流殇蒙了,咋还把人给他领家里了?

    杜明宇也是明显没闹明白,但这些都不重要,情敌下了挑战书,难道他不敢接?

    笑话!

    杜明宇拉起曲流殇的手就往里走,半点犹豫都没有,就是那么自然。

    曲流殇跟在他身后,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心间微甜。

    川草栈里的人早就得了吩咐,再看到夏老爷夫妇来时,一定以最高礼仪接待,半点不能马虎。

    沿路上,但凡见到夏侯襄的人,全部退避一旁躬身行礼,要多尊敬就有多尊敬。

    整的就好像夏侯襄是这里的主人似的。

    杜明宇看了心里很不痛快,凭什么呀!

    曲流殇心虚的瞅了瞅杜明宇,见他面色不善,也不敢开口说话,打死他也想不到,杜明宇能进川草栈。

    还是被别人带进来的。

    到了内院,夏侯襄坐在第一次来时的石桌旁,跟在曲流殇身边的常随一见是他,连忙吩咐人去泡茶,客客气气的问了声好,顺便有些奇怪怎么这位自己来了,他们掌柜不是天天往夏府跑吗?

    正奇怪着,便见他家掌柜被人拉着,走了过来。

    生面孔!

    常随有些奇怪,他们掌柜可是不接客的,今儿怎么了?

    跟个小媳妇儿似的…

    杜明宇拉着曲流殇坐在夏侯襄对面,拿眼直瞪夏侯襄,同样身为男人,无论如何,气势上不能输!

    没一会儿,茶上来了。

    常随也是有眼力价儿的,一看这三位气氛不对,连忙将院里的众人都遣回屋去,自己也避的远远的。

    夏侯襄自坐下后就没再看口,对于杜明宇的目光仿若未觉,直到茶水摆上来,所有人都退了下去,他才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

    他着实有点渴。

    放下茶杯,瞟了一眼一直死死盯着他的杜明宇。

    “你说,还是我说?”夏侯襄转开目光,看向曲流殇。

    曲流殇没吭声,目光有些闪烁,他还没想好。

    拉着他的杜明宇手一直没松开,听到夏侯襄的话后手更是紧了紧,他怎么感觉这人像是要跟他摊牌?

    再看曲流殇的表情,杜明宇越来越没底。

    “你不说,那我说了。”夏侯襄想早点完成任务回去,他还得陪离儿呢。

    “别,”曲流殇赶忙出声,“我…还是我来说吧。”

    “好。”夏侯襄点了点头,不在出声。

    杜明宇紧张的看着曲流殇,生怕他说出个‘我与郎君情投意合,你还是把我忘了吧’之类的话。

    只见曲流殇咬着嘴唇,不知在想些什么,神情颇为纠结。

    他纠结不要紧,杜明宇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握着曲流殇的手紧了又紧。

    一盏茶的时间,曲流殇一个字儿都没说。

    “他不说,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夏侯襄看不下去,干嘛呢这是,遂敲了敲桌子,对杜明宇说道。  一个两个跟木头似的,怎么好上的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