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7章 呆子,接招(二十一)
    曲流殇尴尬的一笑,“我不听也行。”

    咋还把话引到他身上了?

    天地良心,从头到尾他一句话没说吧?

    都是云耀在那嘚吧嘚,他对战场上的事又不感兴趣,听不听的有什么大劲,给芸娘讲就得了呗。

    反正甭管他说什么,芸娘估计都听的开心。

    “再说,再说,我先送你出去。”说完不等曲流殇说话,直接又给人架了出去。

    于是院中众人便再次看见曲流殇,脚不沾地儿的被云耀架走了。

    容离连忙给夏侯襄使了个眼色:相公,上!

    夏侯襄淡定起身,在大门处将云耀丢了回去,亲自送曲流殇出门。

    云耀也不在意,反正今天他挺高兴,和顾芸在一起待了那么久,看样子她还挺愿意听战场上的事情,那就好办了。

    风华血月之事他不懂,一开始将练兵的事情云耀心里也打鼓,万一顾芸不喜欢听怎么办?

    别的不说,天祁京城那些姑娘就不爱听这些刀光剑影的,觉得血腥,反倒是那些情情爱爱的招他们喜欢。

    云耀边往回走边想,既然顾芸喜欢听,他得多准备些有趣的事情,这段时间也不干别的了,就给顾芸讲故事好了。

    哼着小曲儿,云耀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都没跟院里的众人打招呼。

    “小五…”温婉眨了眨眼,“心情不错?”

    “相当好了吧,”沐蓉语一挑眉,“和前两天大不一样。”

    “呵呵,”容离笑眯眯的点头,“小伙儿有点儿脑子。”

    说完,直奔顾芸房间,温婉和沐蓉语紧随其后。

    “小五说什么了?”一进屋,容离直奔重点。

    “啊?”顾芸还在想云耀给她讲的故事呢,这会儿听到容离问话才回过神来,“给我讲了他带兵打仗的事情。”

    顾芸双眼亮晶晶的,里面的神采令人炫目。

    “特别有意思…”顾芸打开话匣子便开始滔滔不绝了,之前云耀给她讲的东西仿若铺开在眼前一般,即便陌生却记忆深刻。

    容离明白了,敢情云耀是想到招吸引顾芸注意力了啊。

    这和她之前想的有些出入,不过却比她想象中做的更好。

    原本以为云耀就是给曲流殇捣捣乱,没想到直接占据主场,把曲流殇给晾那了。

    容离摸着下巴开始想招,她是任由云耀这么嘚瑟下去,还是帮曲流殇找回主场呢?

    这是个问题。

    看顾芸那兴奋的表情,容离觉得或许让云耀蹦哒蹦哒也不是不行,反正最后是要撮合二人在一起的,捣乱捣的太过,容易出问题的。

    接下来,就看她家相公的了。

    容离唇角微扬。

    长街之上,曲流殇受宠若惊的接过夏侯襄递来的小木雕,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咋好好的还送他东西?

    不打他就算好的了呀!

    曲流殇感动的呀,从夏侯襄的表情到动作,他能判断出送东西并不是这位主动想做的,应该是受了夫人指点,让他这般做的吧。

    有些人,明明认识的时间不长,却总是无端端令人生出相见恨晚之情来。

    曲流殇觉得夏夫人待他实在是太好了呀。

    为了他的事情,当真操碎了心。

    曲流殇拭去眼角的泪花,轻声道谢,心里盘算着明日他得给夏夫人带些回礼,并加把劲给云耀多添些堵。

    今儿他表现不好,他反思。

    夏侯襄送曲流殇小礼物的事情,自然落到了‘尾行痴汉’杜明宇的眼中。

    若不是杜全拉着,杜明宇险些冲到二人面前,将那放在曲流殇手中的小木雕扔到地上。

    还得顺带着踩两脚,才解气。

    杜全边拉边开解,“少爷,您别冲动,现在冲出去对您、对曲少爷都不好,您不是还在乎曲少爷呢吗,再说俩人又没怎么着,您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还没怎么着?”杜明宇当时就不乐意了,“都去人家家多少回了,还想怎么着?”

    “少爷,少爷,您看您忘了不是?那是一大家子人,曲少爷就去了,也做不了什么,而且,那人还是有夫人的,没准这里面有什么别的事呢,再如何,人家夫人也不至于如此忍气吞声吧?”

    杜全行动速度很快,一天不到就把容离所租住小院的人员构成调查清楚了。

    也不是他有多能耐,主要是容离一行人根本没藏着掖着,杜全要查也容易。

    只是他查到的,是容离和夏侯襄想让他知道的罢了。

    杜明宇现在哪儿还听得进去这些,他只在意眼前看到的,他很想冲出去问问,曲流殇到底还在不在意他。

    若是不在意。

    若是不在意…

    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眼睁睁的看着曲流殇和夏侯襄渐行渐远,杜明宇仿佛失了力气般,不挣扎着要出去,也没有再跟。

    杜全看着自家少爷失落的表情,着实有些不忍,想了又想,他觉得还得劝劝,“少爷,您总是这样也不是个事,咱们虽说天天跟着曲少爷来回来去的,可若曲少爷真的心系…”

    杜全小心翼翼的瞅了杜明宇一眼,“心系旁人,您,还是早些,歇了心思吧。”

    这话他不想说,可又不能不说。

    说实话,杜全看着杜明宇每日这么难受,心下实在不落忍。

    虽说这三年他家少爷过的也不怎么好,但最起码每次到书房去瞅瞅曲少爷的画像,出来就能高兴好一阵。

    现在看看,才两日的时间,他家少爷一下子沧桑了好多,跟着曲少爷回到川草栈后,回家茶饭不思,夜晚辗转反侧连个整觉都睡不了。

    若是这般熬下去,身体也受不了呀。

    老太爷昨日来找过他,话里话外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少爷身体,若是有什么想不开的,需得在一旁多开解开解。

    一旦发现少爷状态不对,第一时间要报给他知晓。

    杜全也明白,老太爷知道少爷到底为了什么烦心。

    重重叹了口气,杜全觉得不能再让杜明宇这么轴下去了。

    刚在再开口,说句‘要不就把曲少爷放下’之类的话,便听杜明宇喃喃自语,“不行,我得去问问他。”

    说完,大步流星朝川草栈走去。  刘全心道,要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