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呆子,接招(二十)
    “所以…”容离无语的指着云耀的背影,“他在干嘛?”

    温婉和沐蓉语齐齐摇头,凤九玄应景的接了一句,“母鸡啊。”

    众人:“……”

    院内的众人石化,屋里的顾芸表情就很精彩了,她这两天心情不错,不是因为曲流殇的到来,而是她出门送曲流殇时,看到云耀的表情,令她心情愉悦。

    那个呆子,还是在乎她的嘛。

    顾芸坐在桌边傻笑,果然听阿离的没错,以往总是她缠着那呆子,他像没事人似的,现在看他还能不能坐的住?

    正想着,就听见屋外云耀说话的声音,顾芸不明所以的将窗子开了一条缝,想看看云耀要干嘛?

    接着便看见云耀架着曲流殇往她这边来了,顾芸瞬间紧张起来。

    身体快过脑子。

    顾芸在慌乱的时候,第一时间将门栓插上了。

    插上后她看了半晌门锁也不知道,自己将门锁上做什么?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接着便是云耀的声音,“芸娘,杜兄来看你了。”

    “等…等等…”顾芸有些紧张,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衫,幸亏将门锁了,她这身衣服怎么见云耀嘛,“等一下啊。”

    赶忙换了新的衣衫出来,顾芸在镜前照了照,顺手涂了些胭脂水粉,这才深呼吸一口气,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云耀和曲流殇在门外尴尬的站着,当然,主要是曲流殇尴尬,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和云耀相处,云耀倒是嘚吧嘚个没完,自打见了曲流殇嘴就没停过,一通打听,就差把曲流殇的家底儿给问出来了。

    幸亏曲流殇这些年做生意历练出来了,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拎的清,夏夫人交给他的任务,他不能完不成。

    曲流殇打太极的似的把敏感话题避过,只回些无关痛痒的,顺便心里祈祷顾芸赶紧开门,他快顶不住了啊。

    顾芸紧闭的房门打开,门外正在说话的两人皆是一愣,看着明显打扮过的顾芸,俩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前两日送曲流殇出来的她,可以用穿着随意来概括,一看就没作什么打扮。

    可今日不同,只看面容便是修饰过一番。

    顾芸心下还有些懊恼的,早知道今日云耀来敲门,她清晨梳洗时就应该仔细些的,也不知他会不会嫌弃她今日的打扮。

    这么想着,顾芸偷眼去瞧云耀,正巧撞上云耀看她的目光。

    触电般,顾芸忙转开了眼,侧身轻声说道,“进来吧。”

    于是,曲流殇被云耀架着,进了门…

    容离好像突然明白了云耀的用意,忍不住笑出了声,靠在夏侯襄怀中,乐不可支的说道,“看来有的人呀,不逼一把确实不行,瞅瞅脑子转的快的。”

    “什么意思?”温婉和沐蓉语异口同声的问道。

    容离冲二人勾了勾手指,给俩姑娘解惑去了。

    房内,顾芸如坐针毡。

    她万万没想到,云耀能跟着一起进来,本来大大咧咧的姑娘瞬间紧张起来。

    连手往哪摆都快不知道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屋里仨人,愣是没一个先开口的。

    别看云耀在外面和曲流殇抖机灵,见了顾芸他还是挺紧张的。

    曲流殇暗暗给顾芸使眼色,怎么办?

    奈何顾芸只顾着自己紧张了,根本没接收到曲流殇发来的信号,心里似小鹿乱撞似的,时不时偷眼去瞧云耀。

    仨人就这么诡异的沉默着,云耀除了紧张,心情倒是不错。

    前两天给他憋的,在外抓耳挠腮不知道顾芸和曲流殇到底在屋里说什么那么高兴。

    今儿不一样,他进来了,而且还坐在俩人中间。

    这感觉,扬眉吐气啊有没有?

    “杜兄,”云耀向低头沉默的曲流殇发起‘进攻’,“你咋不说话呢?”

    “啊?”被点名的曲流殇抬起头来,无语的看着云耀,自个儿为啥不说话,他心里就没点数吗?

    “别紧张,前两天怎么聊今儿还怎么聊,就当我不存在,好不好?”云耀一伸手,重重的在曲流殇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就坐这待会,不出声。”

    曲流殇:“……”

    你都这么拍我了,我还跟芸娘聊,那不是找打吗?

    曲流殇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回去他得瞧瞧,是不是肿了。

    “你要不说,那我就起头了啊…”云耀好心情的开始嘚吧嘚,整个屋子里就听他了。

    风花雪月的事情云耀不会,但打仗的事情他门儿清啊。

    讲起战场上的刀光剑影,云耀整个人就像个发光体,直接将顾芸吸引过去。

    顾芸从未见过战争的情形,她被云耀描述的画面所吸引,时不时的问些不明白的问题,云耀自是帮她解惑。

    就这样,原本是曲流殇和顾芸忆往昔,现在变成云耀给顾芸讲故事。

    欢声笑语是没了,但聊的也是相当投机啊。

    只不过,曲流殇成了陪衬,从头到尾基本没说过话。

    “到了最后…”云耀讲的起劲儿,却突然看了曲流殇一眼,“诶?杜兄,是不是时间到了,你该走了吧?”

    “最后怎么了?”顾芸那正听的入迷了,谁知道云耀来了这么一句,“你倒是讲完呀。”

    “嘿嘿,不急不急,今儿杜兄来看你的时间到了,我送他出去,明儿再给你讲啊。”

    说罢,云耀站起身来,冲曲流殇一努嘴,“杜兄,走吧。”

    曲流殇瞅了瞅云耀,又瞅了瞅顾芸,只见顾芸的目光全在云耀身上,他无法只得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好,芸娘,我明日再来。”

    云耀眼角跳了跳,看来这兄弟不知道‘知难而退’四个字儿怎么写啊。

    “好,那…”

    顾芸点了点头,准备起身相送,却被云耀拦下,“你身体不好,就别来回走动了,我送杜兄你放心。”

    “那你送完他,能把结尾给我讲了吗?”顾芸心里痒痒,听人讲故事听到最关键的时候听了,简直让人的心情似猫爪一样难受。

    “明儿,明儿等杜兄来的时候,我再给你俩讲,”云耀好脾气的解释道,“今儿你俩一起听的,没道理不让杜兄知道结尾。”  “杜兄,”云耀扭头冲曲流殇一乐,“你说,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