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5章 呆子,接招(十九)
    云耀委屈巴巴的看着夏侯襄,也不起,索性盘腿坐在地上,“哥,你能给我解释解释,为啥早上去接那个小白脸吗?”

    夏侯襄连眼皮都没抬,淡定的来了一句,“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

    云耀:“……”

    欸?

    这人都成婚大半年了,怎么噎人的毛病还没被嫂子改过来。

    而后云耀突然顿悟,好像嫂子比他襄哥更噎人。

    云耀心知走正常路子斗不过夏侯襄,只能改变策略,伸手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袖还没出声,直接被甩出老远去。

    一脸懵逼的看过去,只见夏侯襄满脸嫌弃的拍着自己衣袖,就差把袖子给扯下来了。

    云耀:“???”

    怎么?

    这么嫌弃他吗?

    被嫌弃的云耀找了处角落蹲下画圈圈,他心里苦,但是他不说。

    墨阳、墨白在旁边看了半天戏,差点没乐出声来,当然俩人除了幸灾乐祸,还有点小疑问。

    主子之前被男子碰到衣袖,反应也没这么大啊。

    这不本该是针对女子的反应吗?

    奇怪…

    夏侯襄自打被曲流殇拉过手后,对男子近身一事异常敏感,若不是熟悉的人,怕是坐在他旁边他都要出手了。

    不得不说,曲流殇带给夏侯襄的心理‘伤害’,着实不小。

    没一会,顾芸把曲流殇送到院外,直接由夏侯襄接手将人送出门去。

    曲流殇临走时还是之前那套说辞,大体意思便是相谈甚欢,明日还来。

    云耀顿时不乐意了,还来?

    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呀!

    曲流殇走后,云耀看着顾芸那扇关上的房门发呆。

    不行,他不能让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

    很危险呐…

    门外的杜明宇和杜全,在大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便来精神了。

    杜明宇看着夏侯襄和曲流殇的背影,心里不住的泛酸,还真是‘如胶似漆’不止管接还管送哈?

    一肚子火的尾随二人抵达川草栈,杜明宇猫在墙角,拉过杜全挡在身前,眼睛死死盯着站在大门处的两个人。

    曲流殇有点小尴尬,昨日人家破例帮了他一回,今日若是他蹬鼻子上脸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况且人家是练家子,被他抓了回手实属没防备,再加上同情心,曲流殇也知道昨天夏侯襄的怒气有多大。

    今日俩人行在长街之上,夏侯襄连哏都不给他捧了…

    曲流殇想了想,没有身体接触就没有吧,又不是非得搂搂抱抱,不拉小手,他说说话总是可以的吧?

    眼神往旁边一瞟,确定那里有人之后,嘴角一挑,眉眼之间满含笑意,“今日多谢郎君相送,明儿我自己去便是,不劳烦郎君奔波了。”

    夏侯襄眉毛一挑,那敢情好。

    表情瞬间变的愉悦了不少,曲流殇一看,心道要坏,可别真答应下来,他往后可怎么气杜明宇呀。

    可转瞬便见对面的男人表情一变,呈思考状,曲流殇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同时在心里抽自个儿大嘴巴子,没事说这个干啥,道个别赶紧走就完了。

    “不妥。”夏侯襄出言道,声音甚是沉重。

    曲流殇惊喜的看着他,万万没想到夏侯襄会驳了他的提议,这事闹的。

    夏侯襄其实也不想反驳的,只不过答应了离儿的事,他不能出尔反尔,所以即便心里很想顺着曲流殇的台阶往下走,他也没那么做。

    “既然郎君有心,那我便在此谢过了,”曲流殇矜持的抱拳施礼,心道见好就收,“告辞。”

    曲流殇进了川草栈的大门后,夏侯襄也离开了。

    隐在暗处的杜全死命的咬着嘴唇,都要泛白了,他确定周围除了他主仆二人再无旁人之后,从嗓子眼挤出声音来,“少爷,您能不掐小的了吗?”

    他都快疼死了啊!

    杜明宇尴尬的把手从杜全胳膊上收了回来,他不是故意的,就是看到曲流殇那对着旁人娇羞的神态,心里着实不痛快,顺手掐住杜全的胳膊。

    “咳,”杜明宇干咳一声,自袖笼中拿了点散碎银子,“赏你喝酒的。”

    杜全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当即眉开眼笑,“谢少爷赏。”

    杜明宇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脑子有点乱,今日怕是依旧睡不好了。

    一夜之间,两个大男人失眠,皆是因情而起,只不过,一个想到了应对的法子,另一个没想到罢了。

    次日清晨,在曲流殇再次来到小院之时,云耀仿若换了个人般,对着曲流殇笑的如沐春风,并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

    这一波操作让院里众人看不懂了。

    容离悄悄在夏侯襄耳边问道,“你昨日跟小五说什么了吗?”

    “没有,”夏侯襄摇了摇头,“你不是还没让我刺激他吗?”

    昨儿就摔了云耀一个屁股蹲儿而已,其他的他什么都没干呐。

    “奇怪…”容离小声嘟囔了一句,她把曲流殇找来是给云耀添堵的,怎么看云耀的意思,反倒有种要跟曲流殇来个哥俩好的感觉呢?

    前两天苦大仇深的那个,是他,没错吧?

    曲流殇也不适应,他和云耀不熟,突然过来个小伙和他说说笑笑的,直接给他整蒙了。

    尤其是,这人还是夏夫人点名让他气的人。

    院里众人看云耀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可云耀丝毫没有感觉到,他手劲儿大,边跟曲流殇说话边拍人家肩膀,直把曲流殇拍的龇牙咧嘴的,又不好意思呼痛,文人该有的矜持曲流殇是一点没落下。

    “前两日杜兄来了我都没招呼,实属不该,我一个粗人,杜兄别跟我一般见识,今儿我给你陪个不是,”云耀像模像样的给人家一抱拳,“还望杜兄谅解,哈哈哈。”

    “云兄多虑了。”曲流殇连忙回礼,吃不准云耀到底要干嘛。  “今儿还是来陪芸娘说话解闷的吧,哈哈哈,”云耀直接走到曲流殇的身边,伸手勾住他肩膀,端是一副哥俩好的架势,“我跟你说,也就是你了,前段日子芸娘心情不好,茶饭不思的,你一来,还别说

    真是高兴了不少,论功你属头功,走走走,今儿继续陪芸娘说话去,哈哈哈。”

    边说,云耀右臂用力,便把曲流殇架走了。

    为什么说是架?

    若是仔细看,曲流殇的右脚,是沾不到地的。  小院里众人全体石化,目送云耀和曲流殇进了顾芸的房门,耳边还回响着云耀那充满磁性的‘哈哈哈’…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