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2章 呆子。接招(十六)
    “今儿,这身衣服不错。”曲流殇抬手给他整了整衣领,笑颜如花。

    门房当场石化,都不知该作何反应了,内心想法相当丰富,面部表情瞬间精彩了起来。

    曲流殇是没瞅见门房的表情,背着手,哼着小曲儿转身往里走了。

    门房目送自家老板远去,顺便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他在考虑,是不是应该要换个地儿干活了。

    天地良心,他可不好这口啊!

    曲流殇心情舒畅,自是看什么都顺眼,川草栈是他亲自绘了图纸,差人建造的,本就合他的心意,今儿心情一明媚,当真是看什么都顺眼。

    以往再如何高兴,都是装着份心事的,总觉得心头有什么事情压着。

    现如今…他除了得意,还是得意。

    什么都比不了,他明白杜明宇还在乎他的事实,堵在心头三年的气顿时烟消云散了、

    川草栈的工作人员们,虽然闹不明白为何今日老板特别高兴,又是赏菜又是赏银子的,还止不住的夸他们人好字好画好琴好,总之哪哪都好。

    给一众大小伙子夸得满脸懵逼,但是有赏谁不高兴?

    川草栈里一派的喜气。

    与之相对的,自是杜府里的少爷,杜明宇院子里那满满的低气压。

    早先时候,杜全着急忙慌的冲进院里来报,说是,“川草栈的曲少爷,出来了。”

    杜明宇直接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

    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呐,虽说赌气赌了三年,曲流殇未出过川草栈一步,他也未曾出过杜府大门一步。

    俩人就跟小孩子斗气似的,谁先动谁便输了。

    一开始两家大人还挺高兴,可耐不住自家孩子这么耗,多次劝说无效后,俩家人也就只剩叹息了。

    只是不出门,却挡不住心里的思念,杜明宇书房里,曲流殇的画像都快堆成小山高了。

    他是将记忆里曲流殇有的样子都画了出来,更有甚是他臆想出往后和曲流殇过日子时,会有何种场景,一时兴起也画了出来。

    没事杜明宇就对着这堆画像发呆,还有曾经曲流殇来杜府时写的字儿,他通通归拢到一处。

    何时想念曲流殇了,杜明宇便拿出来看看。

    这一看,就看了三年。

    他也想过放低姿态,去找曲流殇认个错,俩人重归于好,可到底年轻气盛,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

    在杜明宇看来,明明是曲流殇有错在先,为何要让他退一步,气不过自然不会有所行动,一拖三年,期间他也不是没有后悔过,但还是抵不过自己的气性。

    如今听到曲流殇出了川草栈的大门,杜明宇什么都顾不了了,连衣服都没换直接出府去寻曲流殇。

    然而跑了没多久,杜明宇后知后觉的停住了奔跑的步伐,他还没问杜全,曲流殇要去哪儿呢。

    刚准备回府去问杜全,就见听身后有人叫他,“公子公子,你慢点,我告诉你地儿!”

    很显然,杜全跟着他跑了好几条街了已经。

    杜全心里苦啊,他今儿见了曲少爷的面,当真高兴的不行,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

    打小伺候自家少爷,他能看出来少爷对曲少爷的那份心。  今儿他像往常一样去川草栈门口蹲点,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没想到收获忒大了,为了以防他回府报信,错过曲少爷的行踪,杜全特意雇了个人跟着曲流殇,并嘱咐沿路留下记号,他这才连忙回府报

    信。

    哪儿知道他家公子心太急,都不听他说完就往外跑,他在后面喊了好几嗓子都没用。

    无奈只能跟着跑,给他累够呛。

    杜明宇些微有点尴尬,看着面前喘气如牛的杜全,只能佯装淡定的咳了一声,出言道,“前面带路。”

    “得嘞。”杜全也不含糊,带着杜明宇颠儿颠儿跑到川草栈附近,顺着记号一路找到了一处院落。

    杜全雇的人找了一处阴凉地蹲着,见雇主来了,连忙汇报情况,并保证人进去了还没出来。

    杜全又给了些赏钱,小工连声道谢,美滋滋的走了。

    杜明宇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冲进人家家里去见心上人的时候,乖乖的和杜全在树荫下蹲了半晌。

    终于,把曲流殇给蹲出来了。

    当然,与之一起出现的,还有战王大人。

    杜明宇感觉有人兜头一盆凉水浇下来,透心凉。

    看着俩人并肩而行的背影,杜明宇觉得自己的腿有点软,尤其是…曲流殇旁边的男人比他气场强太多。

    杜全尴尬的瞅了瞅自家少爷,完了,曲少爷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看着这场景,怕是要瞎想吧。

    偷眼去看杜明宇,表情基本像是要吃人。

    “少爷…”杜全犹豫了半晌,开口提了个小建议,“要不,咱回吧?”

    “回什么回!”杜明宇直接瞪过去,眼里的怒意显而易见,“跟上。”

    说完,不等杜全反应,自己尾随曲流殇二人而去。

    杜全的心‘扑通扑通’跳的极快,连忙跟上去,心里祈祷可千万别发生什么事。

    在家老太爷可命令禁止过,不许少爷和曲少爷在大街上胡闹,不然家法招呼。

    他得看住了呀。

    杜全还劝呢,“少爷,您别瞎想,那个应该就是曲少爷的好友,一起走走,很正常。”

    “闭嘴!”杜明宇呵斥一声,心里半个字也不相信。

    曲流殇三年未出川草栈,好容易出来一次,就交了个朋友?

    他能信吗?

    怕是这次出来,就是为了他这个所谓的‘朋友’吧,哼!

    而且,就算是朋友,发展成别的也不是不可能,他不就是个例子?

    杜明宇表示自己的很不爽。

    一路跟过去,杜明宇心里的火气稍小了些,只有曲流殇在说,他旁边的人并没有什么回应,而且俩人也没什么亲密举动,难道说…

    杜明宇有些犹豫,真是他误会了不成?

    然而,当他看到川草栈门前那一幕的时候,差点没过去把川草栈的大门给拆了。

    还——郎君!

    当他是死的!

    直到夏侯襄离开,躲在墙后的杜明宇气儿还没喘匀呢,喘气的声音之大,没给杜全吓着,连忙给自家少爷顺气。

    杜全没杜明宇动作快,之前曲流殇看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杜全,并没有看到躲在暗处的杜明宇,不然……  他会更开心的。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