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呆子,接招(十四)
    “杜公子慢走。”顾芸一路将曲流殇从屋中送到院外,有说有笑,根本没有容离担心的生分。

    曲流殇亦是如此。

    容离扒拉了下自家相公,并使了个眼色:等会送曲流殇回去的时候,探探底。

    夏侯襄淡定的拍了拍容离的手:夫人放心。

    曲流殇走了,走之前约定好明日还来,身为当家人的夏侯襄自是要去送一送客人的,所以跟着曲流殇一起出了门。

    顾芸显然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儿回了自己的房间,‘哐当’一声,将门关上了。

    云耀那个郁闷啊。

    算起来也有小十日未见顾芸了,好不容易露一次面,还是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的,他心里的火气都能将房顶给掀了。

    哪儿就冒出个杜川来!

    “嫂子…”云耀气呼呼的跑到容离身边,“这是怎么回事?芸娘她…她…她笑的也太开心了吧!”

    他表示很生气啊!

    “别…别着急,”容离也没闹明白,小声嘟囔了一句,“不应该啊。”

    “什么?”云耀没听清楚。

    “没事,”容离连忙换了个表情,曲流殇的事情她私下再问顾芸也不迟,现在不能让云耀放心,得好好让他着着急才是,“这也没什么稀奇的啊,老朋友许久未见、相谈甚欢也正常对吧,习惯就好了。”

    容离‘安抚’了几句,顺便又添了把火,“明儿人家不是说还来嘛,看看情况再说,不着急。”

    云耀觉得,听完嫂子的‘安慰’,他心里怎么更堵了呢?

    “您要不去看看?”云耀提了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看什么?”容离瞟了他一眼,随即了然道,“哦,你是想让我看看芸娘恢复的如何了?”

    “嗯嗯嗯。”云耀赶紧点头,虽然他不是这个意思,但若是嫂子能去跟芸娘聊聊,没准能聊出点今天的事情来。

    他实在是想知道杜川和芸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不用,”容离一挥手就断了云耀的念想,“你没见芸娘出来时,小脸红扑扑的吗?之前大夫不是来看过,就是心情太差闹的,自己想开了就好了,今日我看芸娘心情不错,没准吃饭的时候都能多添两

    碗。”

    容离冲云耀一咧嘴,“说起来,若是芸娘这次若大好了,还得去谢谢人家杜公子呢,毕竟心病难医,对吧?”

    云耀:“……”

    这话他没法接啊!

    容离可不管他好接不好接,添完堵就跑,心里盘算着,等会让小黑去问问顾芸和曲流殇到底是什么回事。

    容离溜溜达达回到自己房间,温婉和沐蓉语俩人一打眼色,跟着容离屁股后面就进了屋。

    这里面有事啊。

    温婉和容离可不是白认识这么长时间的,沐蓉语结交容离的时间也不算短,况且还有凤九玄在一旁做科普,对于容离,沐蓉语觉得还是很了解她的。

    俩人一进屋就把容离控制住了,说什么也得让容离交代杜川是什么回事。

    云耀那个呆子看不出来,她们可不一样,战王爷什么时候亲自送陌生人出门过?

    要说杜川和他们夫妻俩之前不认识,她们可不信。

    容离倒也没卖关子,反正堵是给小五添的,又不是给这俩姑娘,当下便把曲流殇是什么回事给交代了。

    温婉和沐蓉语越听越兴奋,怎么还有其他男人的事呢?

    “阿离,你胆儿也太大了,就不怕战王被拐跑?”温婉揶揄地碰了碰容离肩膀。

    “开玩笑,我要没这点自信,战王妃能当到现在?”容离傲娇的一甩头,“京里那些个姑娘我都不怕,还怕个男人不成?”

    温婉和沐蓉语抚掌赞叹,并给容离一顿夸,别的不说,云耀在院里坐立不安的样子,她们可是真真切切看在眼里的。

    如此算来,芸娘的好事,怕是不远喽~

    侦察兵小黑没一会顺着窗户飞了回来,自仰八叉的往桌子上一躺,“我要吃小鱼干,不给不说。”

    容离:“……”

    她算是发现了,小黑现在越来越不学好了,正儿八经的不学,不着四六一学一个准。

    “呵,”容离歪在榻子上,挑唇一笑,“不说,往后一个小鱼干你都见不着。”

    跟她玩套路?

    它还嫩着呢!

    小黑一骨碌爬起来,腆着脸开始笑,“你看你,误会了不是?我刚刚什么都没说,顾芸那呀…”

    小黑连个磕绊都没打,把顾芸怎么说的一字不落给容离复述了一遍。

    原来顾芸和曲流殇早就认识。

    曲家本就是名门望族,顾芸身为圣女和皇室分庭抗礼,在民间的声望自是不低。

    顾芸还小的时候,是没胆子出圣殿的,而曲家老太太有恩于当时在任的圣女。

    虽是有恩,但规矩还是要守的,是以曲家老太太有什么事情要约见圣女,总会提前派人来请,并在别院中等候。

    顾芸自小便得圣女喜爱,有什么事情,圣女总爱带着她,而曲家老太太就更别说了,曲流殇是家中孙辈最小的,嘴甜心思活,关键是长的讨喜,老太太就差把他别裤腰上了,当真是走到哪带到哪。

    大人谈正事,小孩子自是在一处玩,顾芸和曲流殇慢慢便熟悉了起来。

    顾芸大大咧咧的,跟男孩子没什么差别,和曲流殇也投脾气,俩人倒是最熟悉不过的玩伴。

    只是顾芸后面要学的东西多了,圣女有意将位子传给她,玩耍的时间自是少了许多。

    可仅仅是小时候带顾芸出去的那几次,便让顾芸对圣殿外面的世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小时候凭借自己的能力出去不现实,这才有了接任圣女之位后,谋划了许久才成功完成第一次‘微服出巡’的成果。

    然而就是这一次,让她遇见了生命中,那道跨不过去的坎。

    听完小黑的复述,容离点了点头,怪不得顾芸和曲流殇聊的那么投机,敢情打小就认识。

    要不说天意难测呢,像俩人这种青梅竹马的没成,反倒是一个喜欢上了自个儿兄弟,另一个碰着了个矫情的。

    这对打小认识的小伙伴,情路可都不怎么顺呢。

    容离正在心里感叹呢,忽听得房门声响,她眉眼微弯歪头顺着屏风看了过去——  她家相公,回来了。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