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呆子,接招(十)
    “拜托夫人了。”曲流殇那个感动啊。

    两个男人的感情在这个时代能被接受本就不易,今儿也是话赶话说到了这儿了,曲流殇没想到容离听完没半点嫌弃,心里的感受可想而知。

    曲流殇自认看人还是很准的,尤其是开了这川草栈以后,来的男客倒不必说,都是好这口的,自然不会有别的情绪。

    而那些常来的女客,虽说被他旗下这些有才气的小倌儿们吸引,但若是让她们真心实意的看得起他们,怕是不可能的。

    只是,拿他们当个乐子。

    仅此而已。

    曲流殇现在都快拿容离当恩人了,知道他喜欢男人,还能把夫君舍出来,真的是对他太放心、帮助太大了呀。

    这么个优秀的男人往他身边一站,还不得气死那人。

    曲流殇就不信了,杜明宇还能无动于衷?

    若是他真的没有什么行动,那曲流殇也就死了那条心了。

    左不过一个男人,他再找一个就是了。

    哼,就是这样。

    “夫人放心,您把需要我做的大概事情说明一下,曲某一定竭尽全力。”曲流殇现在跟打了鸡血似得,人家这么帮他,他没道理不把人家的事情办好。

    “我先跟你说说你情敌的情况哈…”容离上劲儿了,这出戏她得导好,顾芸和小五的幸福可就在此一举了。

    容离和曲流殇嘀嘀咕咕在一处说话,夏侯襄的心情可就不怎么美丽了。  一少部分原因是因为容离跟个年轻貌美的男人说话,虽然这个男人喜欢男人,但到底也是个男人不是,但也只是一小部分惹他不快的原因而已,毕竟容离没什么别的想法;另外一大部分原因,是他家

    娘子竟然把他豁出去了,想到此夏侯襄便有些哭笑不得,他夫人的心也太大了,就不怕曲流殇真的看上他?

    夏侯襄摸了摸自己的脸,毕竟,他长得还算不错,不是吗?

    夏侯襄在一旁走神,然而等他回过神来时,再听容离和曲流殇的对话,差点没把石桌给掀了。

    瞅瞅他家夫人的提议,自个儿不仅仅要负责接,还得负责送!

    这也就罢了,竟然不让坐马车,俩人就这么走着去、走着回。

    嗯,亮相的时间可以说是,给的很充裕了。

    夏侯襄被气的都快冒烟了,跟个男人一起在街上走,他家媳妇儿怎么这么棒呢。

    另一边,曲流殇感动的都要哭了,恩人为他想的简直太周到了啊,这绝壁是要气死杜明宇的节奏啊。

    听听,还让自家夫君路过小摊给他买点零嘴、小物件。

    我的天呐。

    尤其是容离那句,‘主要我不是男人,我要是就亲自上了你知道吗,绝对让那个杜…杜…杜…’

    “杜明宇。”曲流殇吸溜了下鼻子,给容离接上。

    “对,杜明宇,绝对让他危机感四伏,抓心挠肝的难受,”容离摇头感叹,“老天欠一副我男儿身呐!”

    “离儿…”夏侯襄这俩字已经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了,怎么越说越没溜儿,要付男儿身做什么,出去给他拈花惹草吗?

    “咱们出来的时间够久了,该回家了。”

    “那咱明儿再聊啊,”容离乖巧的站起身来,恋恋不舍的跟曲流殇道别,颜值这么高的男同小哥哥,别说在古代了,就是现代也不容易遇到,不多看两眼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以后我常来。”

    夏侯襄的脸色,宛如锅底。

    一伸手,半搂半抱给容离弄走了,曲流殇泪眼汪汪的挥手向容离告别,并扬声来了一句,“夫人放心,曲某保证,一定不会对您夫君有非分之想的。”

    恩人呐~

    夏侯襄的脚步一顿,脸色再次成功的黑了一个度,抱着容离往外走的速度更快了呢。

    “往后夏夫人再来,定要夹道欢迎,知道吗?”曲流殇掏出手巾来,沾了沾眼角,可给他感动坏了。

    身后的侍者一躬身,“掌柜放心,小的明白。”

    出了川草栈的大门,容离兀自兴奋,拉着夏侯襄的袖子直摇,“阿襄阿襄,你说神不神奇,这事都能被咱们遇上。”

    “阿襄阿襄,你说缘分多奇妙,要不是咱今儿来,还不知道有人赌气开小倌儿馆的呢。”

    “阿襄阿襄,诶?你脸怎么这么黑?”

    自个儿嘟囔一路的容离,在无意间抬头看了自家夫君一眼后,瞬间眨了眨眼,出门前不是这个脸色呀?

    夏侯襄‘咬牙切齿’的开口道,“离儿,是不是太豁的出去为夫了?”

    这里小巷本就居多,窄窄的巷子没什么行人,夏侯襄两步就把容离逼到了墙角,眼里闪烁着两束称为‘怒火’的小火苗。

    他一手支在墙上,眼睛紧紧盯着容离,声音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你就不怕他对我,有非分之想,嗯?”

    容离表情呆萌的看着夏侯襄,“出门前人家刚说了,对你不会有非分之想的。”

    夏侯襄甭提多窝火了,“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他喜欢的可是男人!”

    “他喜欢还是女人,都不重要,”容离突然笑了,小表情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双臂攀上他的脖颈,眼中满是柔情,“我知道,你只喜欢我,对不对?”

    “哼…”夏侯襄别扭的轻哼一声,眼里的小火苗闪了闪,往回缩了缩。  “哎呀呀,我这是相信我家夫君忠贞不二、深情专一、心里有我、眼光极高这才敢答应下来的,”容离多了解夏侯襄呢,一瞅这状态就知道危机马上解除,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秃噜,“换二一个,你看我

    能答应吗?都不敢往出带好吗?再说了…”

    “二一个?!”夏侯襄磨牙的声音再次响起,刚刚缩水的小火苗‘嗖’的一下,都快着成火堆了。  “不是不是,”容离哭笑不得的看着炸了毛的夏侯襄,“我这不打个比方,你别往心里去,我哪儿敢有那花花肠子,我保证绝对没有旁的心思。自家夫君这么完美,我再去找别人,聪明如我,能办那种傻

    事吗?对不对?”

    “哼。”这一套显然没有糊弄住夏侯襄,‘你骗人’仨字都写脸上了。

    容离皱了皱鼻子,夸人这套行不通,那就,“宝宝刚才动了。”

    夏侯襄:“……”

    “她才两个月不到,根本不会动。”夏侯襄一甩头,申老爷子给他讲过了,宝宝四个月以后才会动。

    容离:“……”

    “那她说话了。”容离眼珠一转。

    “说什么?”夏侯襄瞟了她一眼。

    “她说,好喜欢爹爹呀~”容离开启小甜嗓模式,外加星星眼,把现代迷妹的状态演绎的淋漓尽致。

    只见夏侯襄嘴角抖啊抖,容离嘿嘿一乐,“想笑就笑吧。”  “哈哈哈…”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