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 呆子,接招(二)
    树下的云耀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按理说南方的天气不应该凉啊,怎么好好地还打喷嚏了。

    揉了揉鼻子,云耀的思绪再次被顾芸那扇紧闭的房门吸引了过去。

    她…到底怎么了?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还是昨儿没睡好?

    不应该啊,昨儿顾芸就没出屋子,只能睡多了吧…

    难道是在练蛊?

    云耀脑子里的想法就没有停过,一个接一个的往外冒,心里的活动甭提多丰富了,但却是个十足十的行动废。

    院里的云耀纹丝不动,可是苦坏了屋里的顾芸。

    她当真是硬生生憋了两日,天知道她忍的有多辛苦,往日总是围着云耀打转的她,突然闲下来,还真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关键是想啊。

    她很想云耀的。

    别看,他就在院外坐着。

    顾芸偷偷顺着窗子向外面瞟过,在看到院中坐着的云耀时她还是偷偷开心了一下的,紧接着就见云耀的目光看了过来,吓的她连忙将窗子合上。

    哪怕就一条缝,她也怕被云耀看到。

    毕竟容离说了,让自己不要理云耀的。

    顾芸贯彻的很彻底。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顾芸在床上翻来覆去像烙煎饼似的。

    白日里太想见云耀了,她就强迫自己睡觉,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到了晚上她睡不着了!

    瞪着大眼睛盯着床上的帷幔,一点睡意都没有。

    现下已经入夜,大家回房的回房,睡觉的睡觉,院子里静悄悄,除了零星鸟叫声,根本没有其他声响。

    越是夜深人静,思念便越发浓烈。

    白天顾芸还能压下心中的思念,可到了这时候,她发现根本抑制不住内心的思慕,她想见云耀。

    一骨碌翻起来,顾芸蹑手蹑脚的悄悄下了床,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房间里要偷偷摸摸的,但她就是这么做的。

    先将窗子开了条缝,顺着缝隙向外看了看,确定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后,她这才敢走到房门处,轻轻将门拉开。

    自下床到开门,她都是小心翼翼的,一点声响都不敢弄出来,生怕让谁听到了响动,看到她出房门了。

    顾芸的脑袋伸出门去,身子还不敢出来,自左向右又扫了小院一眼,确定没有人后,她重重松了口气。

    “你干嘛呢?”

    乌漆墨黑的深夜里,在你确定了面前是个空无一人的院子时,突然脑袋上面出来一道人声是什么样的感觉?

    怕是大部分人,一生都不会有的体验。

    很荣幸,顾芸体验了一把惊悚的感觉。

    尖叫声马上就要溢出喉咙,忽然耳边厢‘呼啦啦’的声音响起,再向前看,小黑忽闪着翅膀飞到顾芸面前,歪着小脑袋直勾勾的看着顾芸,“大晚上不睡觉,你是白天睡够了吗?”

    别说,歪着脑袋的小黑,当真是很萌呢。

    可…萌个鬼啊!

    顾芸嗓子眼中的那一声尖叫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她此时此刻给小黑拔毛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一只鸟,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跑别人脑袋顶上说话,你是怎么想的,能麻烦您说一下吗?

    顾芸咬牙切齿的瞪了小黑一样,‘咣当’一声将门关住了。

    睡觉睡觉!

    被门风刮了一下的小黑很无辜的眨了眨眼,这是怎么了?

    它好心过来打个招呼,看看有没有什么可帮忙的,咋还被嫌弃了呢?

    小黑一脸懵逼的飞回自己屋子,往大白毛茸茸的身上一靠,嘟囔了一句便睡着了。

    顾芸好不容易的提起的勇气被小黑整没了,睡意一丝也无,当真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关键还没啥可干的。

    睁眼到了天亮,墨尧四兄弟最先醒来,他们把主子一会要用的东西准备一下,墨尧去厨房准备早饭。

    这些时日凤九玄已经将墨尧给培养出来了,原本墨尧做饭就是一把好好,有了凤九玄的加持,小院里众人的早饭吃的很是舒心。

    墨尧刚烧开水,小桃挽着袖子也进了厨房。

    “早啊,墨大哥。”小桃笑着打了个招呼,每天早上她都会来帮忙。

    自打凤九玄说了女孩子不要在锅台边转,对皮肤不好后,院里的大小伙子们当真没让小桃几人靠近过灶台,墨阳几人虽不会做饭,但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小桃几个丫头能做的便是择菜、洗菜,就连切菜的活计都被凤九玄交给墨尧几人了,理由是女孩子家家不要玩刀。

    嗯,凤九玄已经可以说是,当代居家好男人的典范了。

    “早。”墨尧轻点了下头,侧脸微微有些发烫。

    小桃将米缸中的米拿去淘了,早上一般都是清淡的小菜和粥,再加些面点,吃了胃里会舒服些。

    小桃一边淘米,一边和墨尧说话,最开始墨尧根本不习惯,小桃说上五六句,他才能勉强蹦几个字出来,小桃倒不觉得什么,墨尧不善言辞她早就知道,反正闲聊,闷头干活怪无趣的。

    慢慢的,墨尧这个闷葫芦也能和小桃聊起来了,清晨忙起来倒也不觉得累。

    墨尧偷眼去瞧小桃,胸腔里‘咚咚咚’的声音仿佛响在耳边,他每次和小桃独处时都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这种感觉特别陌生,却很令人欣喜。

    两个人在厨房聊天,手中的动作却不慢,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饭菜做好,容离等人也都洗漱完毕,准备用饭了。

    顾芸那边依旧是小桃送进去的,小桃的职责其实不仅仅是送饭,比如今日清晨,她送进去的除了饭菜还有一张云耀的画像。

    出自夏侯襄的手笔。

    嗯,容离让他画的。

    别看认识顾芸的时间不长,容离对顾芸的了解还是很透彻的,能憋一天就已经很出乎她的意料了,若是再让顾芸憋一天,怕是要憋出毛病来。

    俗话说的好,睹物思人。

    容离怕顾芸憋不住,让夏侯襄画了云耀的画像给顾芸送去,也算是解一解顾芸的相思之苦吧。

    小桃亲眼目睹了一个原本蔫头耷脑的人,在看到画像时坐着直接蹦起来的样子。

    匪夷所思…

    小桃出来时还琢磨着,顾芸是怎么做到的,她着实想不明白。  桌边的容离边吃早饭边暗暗观察云耀,发现这厮相当的心不在焉,于是乎,她决定出言试探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