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7章 番外第三弹:呆子,接招【芸耀篇】
    “你说,我到底要怎么做,他才能接受我?”顾芸趴在桌子上,已经不知道是叹了第几遍的气了。

    自她表明心迹伊始,云耀就跟个大姑娘似的,一见她就脸红,还强装淡定。

    当做朋友似的相处绝对没有问题,一旦问他喜不喜欢自己,云耀跑的比兔子都快。

    容离捻了颗酸梅放在嘴里,她现在很爱吃酸的,俗话说酸儿辣女,想到这里,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从旁边抓了些花生米放进嘴里。

    花生米是凤九玄特别制作的,带着辣味,又不上火,很不错的小零食。

    别管俗话说的对不对,反正她得往俗话上面靠。

    闺女才是真爱,儿子那是意外。

    “你别着急,小五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你等我再说说他去,这都不是事。”

    容离看出来顾芸有点灰心了,想想人家姑娘也是不容易,苗疆民风再开放,也没有谁家女子是这么追着男子后面跑的。

    也就顾芸有这股坚韧劲儿吧,换二一个,别说被云耀这么拖着不松口,张口说了喜欢对方没给回应,那都能羞臊好久。

    “你这几天冷着点他,”容离想了想,之前顾芸有段时间没来的时候,他可是魂不守舍了许久,连吃饭说话都没什么兴致,明显心思不在那上面。

    这便说明,小五对顾芸不是没有意思的,就是不知道为何不回应人家姑娘,既然如此,就不能怪她这个作嫂子的出阴招了。

    一时间,容离笑的有些许的…猥琐。

    容离这种笑容给顾芸惊着了,人家姑娘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直接给她看的一愣一愣的,抖着手一指容离,“你笑的咋这么…这么…”

    原谅顾芸没什么经验,实在找不出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容离的笑容。  “呃…”容离连忙收了脸上猥琐的笑容,换了个慈祥和蔼的款式,冲顾芸嘿嘿一乐,“你这几天憋住了,甭跟他说话,他若是不跟你主动说话也就算了,要是主动找你的话,你记住了,理都别理他,转身

    就走。”

    容离瞅着一脸懵逼的顾芸,一呲牙,“明白了吗?”

    “为什么呀?”

    容离的话顾芸倒是听明白了,可是意思她完全不理解,明明她很喜欢云耀,不让她找他是为什么?

    还有,云耀若是能主动来找她,她都要高兴死了好吗,怎么还不让她搭理他呢?

    顾芸那扪心自问,她做不到啊!

    容离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爱情那些个套路她不是很懂,可兵法她熟啊。

    谈恋爱不就是两个互相有好感的人,之间的角力吗?

    这事往小了说是俩人搞对象,往大了说那可就是一场硬仗啊。

    谁赢了,谁往后当家做主啊有没有。

    虽然,云耀当家做主的希望很渺茫,可保不齐呢?

    身为女人,得为自己身边的姑娘谋福利啊。

    容离看得出来,云耀最后肯定得被顾芸拿下,至于多久,只是个时间问题,不影响结果。

    云耀就是个傲娇体质,也不知道在那端什么呢,顾芸这么主动他还不接招,那就只能让他尝尝被人忽略的滋味喽。

    容离让顾芸放宽心,又掰开了揉碎了给她讲了讲道理,可以看得出来,顾芸还是没太听明白。

    不过有人给出主意,还是云耀敬重的嫂子,那她就听呗,也不吃亏。

    容离还拍胸脯给她保证来着,绝对没问题。

    顾芸自打卸任了圣女一职后,当真是一颗心都扑到了云耀身上,现在不让她主动去找云耀,她还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了。

    大家一个院子住着,说实话,哪怕不刻意,每天见个五六面都不新鲜,更何况顾芸这个总往云耀身边凑的。

    云耀在感情问题上也是一根筋,尤其是跟容离谈过之后,自认为已经想通了,他没事就把自己关在屋里琢磨,他到底喜不喜欢顾芸。

    最为关键的,喜欢到底是个什么感觉,他压根就不清楚。

    只靠他自己琢磨,能琢磨出个鬼来。

    顾芸吃亏就吃亏在,没闹明白云耀纠结的点是什么,不然哪还用这么纠结,她找容离一问,容离骂一骂云耀,他也就想明白了。

    云耀这就是属于典型的自己钻牛角尖出不来,而且钻的也不是什么正经牛角。

    顾芸属于听人劝的好孩子,容离怎么说她便怎么做的,一连两日,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

    温婉和沐蓉语俩姑娘一般无事时都在院子里撸大白,显然,两个姑娘已经对大白是大老虎这个设定全盘接受了。

    除了个头大一点没办法抱在怀里以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区别,大白还是很温顺的。

    “芸娘这是怎么了?”温婉最先发现不对劲儿,她和沐蓉语坐在院里的石凳上嘀嘀咕咕,“饭都让小桃端回屋子里吃,面也不露了,和小五闹别扭了?”

    每日围着云耀转的顾芸,忽然间不作为了,这事怎么看怎么诡异,温婉觉得有必要和沐蓉语头脑风暴一下。

    沐蓉语边琢磨边犹豫的开口道,“不像啊,小五一直躲着芸娘的。”

    哪有机会闹别扭?

    “那就是芸娘伤心了,”温婉越想越觉得靠谱,“要是我,我也得难过,小五到底怎么想的,我看着都想抽他。”

    沐蓉语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说来芸娘已经够坚强的了,换成是我,我可能都没她这股韧劲儿。”

    “也就是芸娘了,”温婉想了想,如果自己喜欢容喆一直没有回应的话,该是什么样子的场景,然而只是想了想就开始摇头,“你看小五那魂不守舍的样子,明明也喜欢芸娘,怎么就不能接受人家呢?”

    温婉实在想不通,云耀怎么就这么别扭,人家姑娘都说喜欢他了,他倒好,整的自己比大姑娘还像大姑娘。

    沐蓉语顺着温婉的目光,看向云耀。

    只见云耀状似坐在树下,认真地看着手里的兵书,但从他坐的位置、没翻过一页的书、到他那时不时瞟向顾芸房门的眼神中,都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正如容离所料般,顾芸一旦不出现,不围在他身边后,他就忍不住的想顾芸是怎么了。

    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对某一个人有好感时。

    心生爱慕又习惯了她的存在,一旦这个人消失,就会觉得自己的世界里少了什么重要的存在。

    云耀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坐立不安都是往小了说的,眼神更是控制不住的往外瞟,只等着顾芸从那扇门里出来。

    可是…

    等了又等,顾芸的房门,也只是在饭点的时候被小桃推开,将饭菜送了进去。

    这给云耀愁的,一点法子都没有。

    而‘罪魁祸首’容离,此时正倚在窗边,边吃零嘴边享受着夏侯襄的按摩服务。

    怀孕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前期虽然不觉有什么,可申老爷子嘱咐了,没事要多揉揉腿,等月份大了,腿会慢慢肿起来的,不注意的话会很难受的。

    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宠妻狂魔夏侯襄怎么会让容离受苦,当天便开始投身于按摩工作中去。

    顺带着还向申老爷子请教了,怎么才能按的有效且舒服。

    容离没想到顾芸贯彻的这么彻底,自己只说让她不理云耀,可没说不让俩人见面呀。

    不过现在看来,效果好像更好些。

    舒适的喟叹一声,容离将一颗酸梅放入口中,“你这手法,可是越发娴熟了。”

    夏侯襄唇角微挑,“多谢娘子夸奖,那你能告诉为夫,刚刚在看什么吗?”

    他这按着,容离看着窗外发笑,他憋了半天实在没憋住,还是问出了声。

    感觉很不爽,好吗?

    容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捏了捏夏侯襄的脸颊,“吃味了?”

    “嗯。”夏侯襄点点头,承认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你看小五,”容离指了指窗外,“看出什么来了吗?”

    夏侯襄抬眼向外观瞧,树下坐着的云耀傻愣愣的盯着一处出神。

    和平时一样呆头呆脑的,没什么区别呀?

    夏侯襄摇了摇头,不明所以的问道,“怎么了?”

    “前两天顾芸来找我…”容离神神秘秘的往夏侯襄跟前一凑,开始科普顾芸怎么郁闷,捎带脚把她怎么出主意的事情给说了。

    听得夏侯襄那是相当无语,顺带给云耀鞠了一把同情泪。

    他媳妇儿这主意,太损了。

    喜欢一个人是藏都藏不住的,被人看出来很明显,现在容离出的主意正是能克制容喆的,若是他再不有所行动,最后难受的,肯定是他自己。

    夏侯襄是过来人,为了容离,他当初腿儿多勤呢,最后想要抱得美人归,没点付出和行动,那哪儿成?

    况且,依她媳妇儿这跳脱的性子,保不齐还有什么匪夷所思的后招。

    夏侯襄正想着,就看榻上的容离眼珠滴溜溜一转,紧接着露出标准的笑容,那明晃晃的八颗牙,虽未有阳光照射,但还是晃花了他的眼。

    夏侯襄觉得,云耀…可能要倒霉。

    果然,只听容离缓缓开口,“他若再端着,我就给顾芸找个旁的男人…”  大树下的云耀:“阿嚏!”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