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我要的幸福,很简单(完)
    一路走走停停,夏侯杞可没着急赶往自己的封地。

    夏侯杞立志做一个闲散王爷,游山玩水才是他的日常,封地经济富庶,百姓幸福感很强,当地官员治理的很好,他当时挑的时候看中的就是这一点。

    天祁不是没有穷山恶水的地界,夏侯杞自认没什么本事,那种地方他管不了,还是让有志之士去管理吧。

    自京城到封地路途不近,夏侯杞走走停停,叶岚臻自然不能整日在马车里待着,太憋屈不说,空气也不大流通的。

    是以,沿途风光叶岚臻也看了不少,相较于在京城时的沉闷,叶岚臻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唇边总是不自觉的带了些微笑,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不少。

    她容貌本就秀丽,只不过之前在王府时过的太过苦闷,心病难医而已。

    现在不过短短半个月,叶岚臻看起来要比在京城年轻许多。

    原本深锁的眉头舒展了,悲伤的表情被浅笑代替,无神的双眸慢慢变得有了亮光。

    心情的转变,让叶岚臻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两个月后,夏侯杞再慢也到了封地,当地的官员激动的都快哭了。

    天知道他们都等了多久了,以往来个巡查官员他们还得紧张好几天呢。

    不说政绩作假什么的,该有的仪式感还是要有的。

    是以,当他们接到自己管辖的地界,变成了瑞王爷的封地之时,一面诧异新皇对自己的侄子竟然这般好,另一方面开始做‘接驾’的准备。

    被封了驻地的王爷,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在封地的地位,就和土皇帝差不多了。

    所以他们才诧异新皇竟然会让瑞王来这儿,接到信儿,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准备万全的。

    当地的官员调动所有的人手开始准备,计算着时间,从京城出发,再慢半个月也就到了。

    但是他们谁都没料到,夏侯杞玩心那么大,半个月的路愣是走了两个月才到。

    天知道他们每天过的多提心吊胆,到了晚上都不敢睡踏实了,生怕夏侯杞什么时候到,他们没第一时间去接,那得多闹心。

    是以,在地方官员盼星星盼月亮的期盼中,夏侯杞一行人终于到了。

    场面一度十分感人,官员热泪盈眶,就差抱头痛哭了。

    夏侯杞都吓着了,他看着眼前一个个大老爷们儿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就跟看着再生父母似得。

    他实在不知道这群人在激动什么。

    难道说平日里过的太滋润了,来个人管一管,他们很开心?

    夏侯杞本就跳脱,和地方官寒暄了几句,给人噎的够呛,不过他没什么感觉就是了,带着自己人住进了建好的府邸。

    叶岚臻依旧住了一方小院,不过她并没打算常住,既然到了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她是打算自己找个营生,不拘过的多富裕,总之能养活的了自己就好。

    她也不能靠夏侯杞一辈子。

    以往在闺阁时,叶岚臻刺绣技艺超群,双面绣更是精致非常,她想着既然要找个养活自己的生计,那便从刺绣上面入手吧。

    南方的绣品大多精致,却少了北方的大气,叶岚臻将两者结合的很成功。

    有夏侯杞这个‘土皇帝’叶岚臻想做些事情还是很容易的,叶家送来不少东西,她直接盘下沿街的一个店面,前面可以做生意,后面居住。

    没多久,她便从王府里搬了出来。

    夏侯杞对于这个大嫂还是很尊敬的,说到底夏侯禹是他们夏侯家的人,娶了人家姑娘却不好好相待,做出的事情他实在看不下去。

    这才对叶岚臻多有照顾,现在她既然有自立门户的想法,夏侯杞没道理阻拦,她能自己走出来,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有夏侯杞这杆旗在,当地的官员地保没一个赶来找事的,对于叶岚臻那是客客气气,该办的手续全都麻溜儿的办好,该给的优惠政策也都给的足足的。

    叶岚臻的绣阁开张相当顺利,原本大家看到这么一个有背景的绣阁开起来,还有些看不顺眼,可随着叶岚臻亲手所绣的绣品流出,原本对叶岚臻有想法的那些人倒觉得她是有些真本事了。

    街坊四邻对于叶岚臻的印象渐渐好了起来,有热心肠的,见着叶岚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就顺手帮一把。

    随着自己绣品被认可,叶岚臻心中渐渐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她觉得自己还是有用的,而且同过这段时间的生活,她也能正常和人交流了。

    夏侯禹留给她的阴影,越来越淡。

    春天悄悄来了,叶岚臻铺子的生意变得越来越好,店里有了伙计和丫头,只是打理店面的掌柜还没合适的人选,她再慢慢挑,身边的人也确实多了起来。

    春天自是踏青的好时节,南方热的早,许多花都开了,这天叶岚臻突发奇想,给铺子里的人放了一天假,带着他们游湖踏青,放松放松。

    春光无限好,叶岚臻一身轻松,身边两个小丫头年纪都不大,正是爱玩的时候,叶岚臻也不拘着她们,让她们自去玩耍,她独自走着,偏着头欣赏沿途风光,唇角微扬。

    许是沿途风光太吸引她,叶岚臻没注意对面,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包袱上面,里面的东西哗啦啦都掉了出来。

    那包袱太大,它的主人抱着包袱看前面的路很是吃力,所以根本没看见叶岚臻的身影。

    说来也巧,他平时都是被着包袱的,今儿实在是被惹毛了,随意将东西收拾好抱着就走了,他再也不想看到那帮毛孩子了,真是气人。

    他找到这些个东西容易吗?

    一个识货的都没有!

    真是…要卖东西,还是得在京城混呐。

    正想着呢,包袱里的东西被人撞掉了,可想而知他心里的火气得有多旺。

    登时向罪魁祸首瞪去,叶岚臻颇为歉意的看着他道,“公子恕罪,是我鲁莽,还望公子见谅。”

    说完,叶岚臻忙蹲下身去捡地上的东西,又麻利的将散落的物件放回包袱里去,细心打好结,这才松了口气。

    叶岚臻又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出来,这荷包是她自己绣的,上面有绣阁的标志。

    “这是赔偿公子损失的,是我走路没有注意,实在抱歉。”叶岚臻的语气颇为诚恳,看着对面那个正在发愣的人。

    叶岚臻以为自己给的太少了,人家看不上,毕竟自己有错在先,不能太没诚意,她想了想,又掏出一锭银子来,递了过去,“烦请公子见谅。”

    对面的人终于回过神来,他一眼看到了叶岚臻荷包上的标志,挑了挑眉,“姑娘的荷包,可是出自风至阁?”

    叶岚臻点了点头,“是我自己绣的。”

    姑娘还是单纯,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底儿给交了。

    他唇角微勾,“姑娘店内,可是在寻掌柜?”

    叶岚臻诧异了,没想到对面的人会有此一问,“正是,公子…”  “在下不才,打理过不少店面,最近游玩至此,姑娘若不嫌弃,可否让在下试上一试,若是姑娘觉得不行,在下绝不叨扰,而且不要工钱。”说罢,他深施一礼,行为举止有度,与他身上的穿着颇为不

    符。

    叶岚臻没想到还能碰个掌柜出来,她不擅长做生意,刚开始还好,生意一多难免有些吃力,之前用过一些人,都不能胜任掌柜之职,所以掌柜的位置一直空着。

    她想了想,既然碰上了就是缘分,自己还撞了人家的东西,现在人家不过想试试,那便试试吧。

    万一可以,她不也省些力气吗。

    “公子既有此意,便随我回去吧,”叶岚臻点了点头,“还未请教公子姓名。”  只见他正了正自己的衣冠,轻笑施礼,“在下,司玉。”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