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我的童年,全是坑(二)
    发愤图强的效果很明显,最直接的结果便是,我五岁时不仅能写一笔好字,就连四书五经这种高难度的读物,我也熟记于心,倒背如流。

    但,依照父亲所说,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

    毕竟,皇家先辈在我这个年纪,已经在学为君之道了。

    于是,我又深信不疑的开始追赶大家的脚步,毕竟生在皇家,身上的责任和担子,我还是知晓的。

    每日我的行程很忙,除了吃饭就是看书,母亲怕我读书读枯燥无趣,还体贴的帮我准备了些课外活动。

    比如:扎马步、站桩、打拳…

    用母亲的话来说,这些不仅能强健体魄,还能锻炼心志,以至于后来我都是边扎马步边默书的。

    那感觉,现在想想,都不知我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待弟弟妹妹满月之时,我才渐渐适应了文武结合的生活方式,即便日程安排的如此充实,我还是能抽出不少时间来陪弟弟妹妹玩耍。

    用母亲的话来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

    虽然我并不知道海绵是什么。

    陪伴弟弟妹妹时,我最大的收获,并不是成功获得了两个小团子的喜爱,而是我终于明白,‘小飞侠’这个昵称,是怎么得来的了。

    因为,自打弟弟出生后,‘小飞侠’的昵称,便归弟弟所有了。

    母亲乐呵呵的跟我说,“你现在关荣下岗了,‘小飞侠’还是让你弟弟当吧。”

    我看着被父亲随手扔来扔去的弟弟,缓缓点了点头。

    所以,‘小飞侠’根本不是什么昵称,就是我和弟弟在会走之前的生活状态。

    至于会走之后为什么不被扔了?

    大概,是因为父亲让我们去哪只要动动嘴就行了,扔来扔去,父亲也挺累的吧…

    相比较我和弟弟的悲惨生活来说,妹妹简直就是父亲的掌中宝。

    但凡妹妹哭一声,父亲便能抱着哄上许久,在妹妹学会说话之前,父亲练就了只看眼神便能读懂妹妹所要表达意思的本事,所以妹妹根本不用哭闹。

    我无奈的问过父亲,为什么他看不懂弟弟的眼神。

    其实,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每次我要什么都得直接说出来,而不是父亲一看我的眼神,便能明白我的意思。

    毕竟我已经这么大了,问的如此直白,有些不大好。

    只见父亲边哄妹妹边道,“男子汉哪儿用的着别人猜心思,想做什么自去做好了。”

    话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没有办法反驳。

    只是,我的父亲,弟弟尿半天了,你是想让他自己换尿布吗?

    通过弟弟的生存状态,不难了解,我是怎么长大的。

    母亲倒是关心我们兄弟二人,只是,中间有个爱吃味的父亲,我们这对难兄难弟的生活质量,并没有提高到哪里去。

    哦,对了,我还要比弟弟更悲惨一些,毕竟弟弟长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并没有像我这般死命的读书练功。

    其中的缘由,是因为我在七岁的时候,被立为了太子。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我吃过早膳正边蹲马步边背书,小桃姑姑忽然叫我去御书房,说是父皇和母后有要紧事唤我。

    我不禁诧异,大早上什么事情,让父亲母亲如此着急。

    小桃姑姑带着我到了御书房外,她躬身让到一旁,叫我自己进去。

    她严肃认真的神情影响到了我,我在殿外正好衣冠,确定没什么不妥后,这才迈步进了大殿。

    殿中,父皇和母后并排坐在龙书案后,面容肃穆。

    我快步上前,跪地行叩拜大礼,父皇与母后如此,唤我前来的事情,必定非同小可。

    “儿臣,叩见父皇、母后。”

    “平身。”

    父亲低沉的声音自龙书案后响起,我站起身后低眉垂首,不曾抬头。

    “烨儿,今年你第七个生辰已过,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母后慈爱的声音,令我稍微放松了些,只是我有些不明白,母后所指为何意。

    “儿臣愚钝,望母后示下。”

    母亲沉吟一瞬,再次开口,声音里以满是威严,“这说明,你已经不是五六岁的孩子了。”

    我:“……”

    只听父皇接着母后的话,继续说道,“赡养父母的担子,你也应该担起来了。”

    我:“……”

    所以,父亲和母亲到底想说什么?

    大抵是父亲看我默不吭声,知晓我不大明白他们的意思。  只听父亲咳了一声,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自今日起,你便是东宫太子,明日跟随为父,处理朝政。”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