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大结局
    姑娘们回家搂着爹娘那一顿哭哟,除了哭就一句话,打死她们也不入宫了!

    京中这些官员和夫人,在看到自家闺女入宫半个月,简直像变了个人,不仅皮肤黑了,连身形都壮了不少。

    更有甚者,直接练出了肌肉…

    这宫,是不能再入了。

    别说能不能被皇上看上,再待下去,怕是连普通人家都没人敢来娶了。

    一晃两日过去,容离美滋滋的在后宫等着,今儿她的姑娘们就该回来了,她特意为她们制定了一套全新的训练计划,希望她们喜欢。

    然而,一等一上午,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温婉几人看着哀怨不已的容离,笑的直不起腰来,就她那个训练方法,傻子才会回来。

    容离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第二日下朝时,容离堵在金銮殿门口,满朝文武正准备下朝呢,就见他们的皇后娘娘气势汹汹的进了大殿,劈头盖脸的问他们。

    “本宫的姑娘们呢?藏哪了?给本宫交出来!”

    满朝文武:“……”

    他们瞅了瞅容离,又瞅了瞅夏侯襄,那意思,皇上您得管管。

    夏侯襄起身扶着容离坐在龙椅之上,然后和容离一块看着他们不出声。

    反正选秀女是你们提出来的,后续问题,你们自己解决。

    这会儿,形势迅速扭转,容源、容敬、容喆仨人乐呵呵的看着满脸菜色的大臣们。

    该!

    这会,考验脑子的时候就到了,容离从这帮文臣嘴里听到了各种她没听说过的疾病。

    中心思想就一条:他们姑娘病了,一时半会好不了的那种,就不往宫里送了。

    容离遗憾的表示,既然病了就先养病,等好了记得给送回来就行。

    满朝文武齐齐一震,没敢吭声。

    容离失望的走了,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失望。

    好不容易找到的乐子,没玩多长时间呢,就没了。

    后宫里,容离又过上了无聊而悠闲的生活。

    转眼怀胎九月,期间容离数次去前朝要姑娘,可所有人都统一口径的回道,闺女病还没好呢,皇后好好养胎,不要操心这些事了。

    那容离能乐意吗?

    她乃后宫之主,这些本来就是她应该操心的嘛。

    最后,逼得这边臣子实在没理由,再见容离来要人,他们跪地求饶,皇后娘娘明鉴,皇上曾说后宫只有您一人,永不纳妃,皇上乃真龙天子,金口玉言不能反悔,选秀的事我们以后再也不提了。

    就这样,夏侯襄和容离二人的身边,彻底清净了。

    终于,五月末的一天夜里,容离发动了,规律的宫缩令她苦不堪言,这几个月里,她已经完全了解生子的所有常识,知道疼的还在后面,她强忍着不吭声,可是心疼坏了在一旁陪产的夏侯襄。

    按规矩男子不可进产房,更何况是皇上。

    可夏侯襄是谁?

    他要进根本没人拦得住。

    产房里,除了接生的医女嬷嬷,容母、古娘子、裘妈妈几人围在容离身边,给她指引。

    夏侯襄则红着眼眶,紧紧握着容离的手给她支持。

    容离的运气还算不错,一个时辰后,一声响亮的啼哭传遍整个后宫。

    医女跪地报喜:“恭喜皇后娘娘,诞下皇子。”

    刚生产完的容离已经脱力,医女的话她根本没听见,更顾不得看孩子一眼,便昏了过去。

    善后工作交给医女,小皇子被包了起来送到夏侯襄的眼前,夏侯襄只匆匆看了一眼,便放到一边,一刻不离的守着容离。

    第二日晌午,容离才悠悠转醒,屋里的床单被褥已经换了新的,殿里重新焚了香,已经闻不到血腥气了。

    夏侯襄握着她的手,不错眼珠的看着她,见她睁开眼睛后,终于松了口气,温柔的看向她,“醒了,饿不饿?”

    容离轻轻摇了摇头。

    夏侯襄起身,细心的用被子将她裹好以防着凉,在她额间落下一吻,“离儿,你辛苦了。”

    容离甜甜的笑了一下,她丝毫没感觉到辛苦,反而很幸福。

    “孩子呢?”容离侧头看了看,没发现孩子。

    这时候,夏侯襄站起来,从一旁的榻上将那个孤零零的襁褓抱了过来,“孩子在这。”

    容离:“……”

    所以,孩子是做错了什么,才让你随手乱搁的。

    容离接过孩子了,心间的幸福都要溢了出来,“男孩儿女孩儿啊?”

    她看向夏侯襄,只见夏侯襄不自觉的撅了下嘴,语气微微有些酸,“你的小情人。”

    “哈哈哈…”

    ——————

    十三年后,刚刚从太子荣升为皇上的夏侯烨,于宫墙之上负手而立,目光所及之处,一架马车渐行渐远。

    那车内,有他的爹、他的娘、他的弟弟妹妹、他的小舅舅小舅妈、他的小表弟小表妹…

    就是…没有他。

    夏侯烨满目苍凉,处在变声器特有的嗓音响起,“大舅舅、小叔叔…”

    他身旁,容敬和夏侯杞看了他一眼,只听公鸭嗓少年再度开口,“你们两个一定要多在京城待几年,等我成婚有了皇子,交给你们两个辅佐。”

    容敬和夏侯杞同时将目光转开,背身离去,微风中夹杂着一个字,飘入夏侯烨的耳中——

    “呵”  ——正文完——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