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登基大典
    现在天祁百姓,已经没有一人觉得战王妃配不上战王了。

    和北狄决胜的那仗,他们听说了,那可是王妃主导打下来的。

    北狄多顽强呢?

    王爷之前打的时候,也没能让北狄归顺,现在王妃一出手,妥妥的打服了。

    而且,自打王爷出征去东南开始,王妃就跟着王爷去了边疆,凭着这份情谊和胆量,谁还敢说容离配不上夏侯襄?

    明明是绝配好吗?!

    市井间又有了新书可讲,战王妃的形象直接被提到了和战王爷一样的高度之上,过不了多久,二人为皇为后,天祁江山永固,可谓是再无祸患。

    时间一晃十几日,登基大典就在腊月二十二的这天,开始了。

    清晨,一轮弯月淡淡的挂在空中,另一端,太阳已缓缓升起,准备照亮整片大地。

    养心殿中,夏侯襄早已在宫人的帮助下换上了登基的衮服,此时的他正坐在榻上,由女官为容离梳妆,小桃等人在一旁服侍。

    容离身着袆衣坐在镜前,自睁眼之时便都是按照吉时来,什么时候穿衣,什么时候梳妆,什么时候出门,都是有讲究的。

    夏侯襄也容离也是前一日才刚刚住进宫里,初换了地儿,她还有些不习惯。

    夏侯襄面带笑意,就静静的坐在一旁观瞧,不言不语,满目情深。

    容离嗔了他一眼,未曾言语,他这般看着,她总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为容离梳妆的女官们心里压力很大,新皇虽然未曾开口,可坐在这,她们便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袭来。

    手上的动作倒是比以往更快些,快,却不能出错。

    洪亮的钟鼓鸣声打破了京城的安宁,殿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之后便是内侍的通报声,“皇上,时辰到了!”

    钟鼓声已经鸣了三响,意味着礼部的官员们已经结束了在天坛、先农坛与太庙的祭祀,盛大而隆重的登极仪式即将要拉开序幕。

    “离儿,走吧。”夏侯襄伸出手来,牵着已经梳妆好的容离,出了养心殿。

    夏侯襄手里,还掂了个食盒。

    既然时辰耽搁不得,那也不能让媳妇儿饿肚子,夏侯襄让人将早膳准备好,以便离儿路上吃。

    龙凤撵就在殿前,夏侯襄却牵着容离先进了后面等着的轿子,吹风吃饭太伤胃,等离儿吃完,他们再上龙凤撵。

    就这样,新皇和新后的仪仗在内侍的唱和中,启程了。

    身着朝服的文武百官早已等待多时,他们颔首等待天子的仪仗,礼乐声起,是新皇和新后的仪仗到了。

    龙凤撵上,夏侯襄和容离一起下来,缓缓登上天坛。

    文武百官微抬双目,随着新皇与新后的身影,一点点上升。

    夏侯襄衮服上的九条五爪金龙无比尊贵,容离袆衣上凤凰展翅高飞显得威仪至极,他们的步伐均匀,每一步都坚定沉着,文武朝臣的视线与注目仿佛对他们没有一丝影响。

    登上天坛后,夏侯襄与容离一同祷告祭天,与天地沟通,官员们跪拜臣服,无比肃穆。

    祭天过后,丞相容源率诸大臣,百官奏曰:“告祭礼成,请即皇帝位”。

    夏侯襄与容离拾阶而下,乘龙凤撵回太和殿。

    大学士捧诏书而出,交礼部尚书捧诏书至阶下,交礼部司官放在云盘内,由銮仪卫的人擎执黄盖于龙凤撵同行,鸣鞭,

    太和殿中,符节令丞恭恭敬敬的奉上一方木匣,并小心翼翼的将之打开,木匣中放着一方雕刻着盘龙的玉玺,玉玺旁是一枚龙虎符,二者是象征最高皇权的两样东西。

    符节令丞授丞相,丞相容源手捧木匣开言:“皇帝登大位,臣等谨上御宝”。

    内侍接过木匣,呈于圣上。

    遣官将准备好册封皇后的金册、金宝,上呈于圣上,由新皇为新后行册封礼。

    文武百官撩袍跪地,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贺毕,礼成。

    新皇正式即位处理朝政,新后入主后宫。

    值得一提的是,盈泽派使者前来恭贺新皇登基,而使者就是盈泽圣子,司玉。

    夏侯襄和容离接见司玉的时候,司玉那笑脸上的笑就没听过。

    瞅瞅,他算的准不准?

    让夏侯襄给盈泽签了文书,一点儿都不浪费。

    来使自是要好好招待,只是奉旨入宫的凤九玄心情不大美丽,他在家好好筹备和语儿的婚礼呢,哪儿有功夫给司玉做菜。

    没事找事!

    是以,凤九玄黑着脸撅了司玉一顿之后,便出宫继续准备自己的婚礼去了。

    凤九玄与容敬、容喆俩人的婚礼前后脚,只差了两天。

    而容敬和容喆的婚礼同样在登基大典的后两日,也差了两天。

    大婚当日,夏侯襄与容离以新皇新后的身份回容府主持,容府风光无两,儿女的几段姻缘渐渐传为佳话。

    新年伊始,朝政在新皇的把持下,渐渐步入正轨,夏侯襄颇为勤勉,不过也有个原则,不加班。

    加班这个词还是容离教他的,有什么事情上班的时候解决掉,下班就不要往家里带了。

    另外,还有一句,工作要在办公室做,也不要随随便便往家里带了。

    容离的原话是,下朝老老实实去御书房处理朝政,不要带着政事来后宫烦她。

    她可是有正事要做的。

    至于什么正事?  现在的容离正挺着五个多月的肚子,手拿小皮鞭,绕着一支队列整齐,正一圈圈跑步身着短打衣衫的众女子身旁,厉声道,“再给我坚持坚持,现在不玩命,将来命玩你,今儿谁敢再蹲下休息,别怪我

    手狠!”

    ‘啪’的一声,容离手中的皮鞭隔空抽响,宛若抽在这群女子心头。

    众女子齐齐一抖之后,脚下的步伐加快,心中泪流满面,她们想回家啊!

    此时的后宫中,突然多了许多容貌艳丽的女子,这事,还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新皇继位,处理朝政自是理所应当,可这群闲不住的大臣,在看到后宫只有皇后一名女子之时,便动了让新皇选秀的心思。

    之前,夏侯襄还是战王爷的时候,他们自是不敢对夏侯襄的家务事横加干涉。

    战王娶不娶妻,娶谁为妻,那都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再说,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吭声啊。

    但现在不一样了,战王爷摇身一变,成了大家的皇上。

    这皇上的事和王爷的事就不同了,为了天祁的江山社稷,皇上得让天祁后继有人吧?

    那传宗接代、开枝散叶是不是就要提上日程了?  后宫只有皇后一个,那是不成滴。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