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他能抗旨不成?
    容离靠在夏侯襄怀里,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二哥的怨念是有多强。

    不过也是,他都忍了多长时间了,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容离挺身而出,帮他二哥说句公道话,“爹娘不如去跟温大人家商量商量,若是他们同意,那大哥二哥一天办喜事,也不是不可,双喜临门嘛。”

    “对对对对对,”容喆脑袋跟上了发条似得,“双喜临门,就是双喜临门。”

    还是小妹心疼他啊。

    容喆感激的看向容离,容离觉得若是条件允许,她二哥没准都想给她磕一个了。

    容离发话了,那就先试试吧。

    容喆觉得明儿他得再去趟温府,向岳父岳母求求情,赶紧同意把婉儿嫁过来吧。

    容离这个孕妇累了不少时日,好不容易回家自是能舒舒服服的歇着了。

    夏侯襄索性也不回王府了,陪着容离住在娘家,让她好好陪陪父母。

    最终,温府还是点头同意,婚期定在年前,这下容喆可是满意了,整日笑个不停,期待大婚之日的到来。

    同时定下来的还有一件事,那便是——新皇还是得夏侯襄来当。

    当日,夏侯襄走后,夏侯杞被自己母妃拎回宫好一顿教育,不过夏侯杞依旧坚持自己的原则。

    但跟自己母亲说话,还是要讲道理的。

    夏侯杞摆出了不当新皇之一二三的理由,可顾盼瑶根本不听啊,反正就一个主旨,这皇上,他必须得当。

    这就没得谈了。

    夏侯杞一看他母亲都不讲理了,那他也就别讲理了吧。

    之后就一句话,让他当皇帝,他就磕死在这,顺嘴还反问了一句:“你是想要皇位,还是想要你儿子?”

    顾盼瑶:“……”

    其实,如果可以,她是真不想要这个臭小子了!

    可是能怎么办呢?

    这可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儿子,她真是…生了个什么玩意儿!

    国不可一日无君,君位空悬,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夏侯杞无意,那新皇便非夏侯襄莫属了。

    夏侯杞有句话还是说对了,这是夏侯襄的责任。

    原本,在贤王的病情无力回天之际,先皇是属意将皇位传给夏侯襄的。

    夏侯赞横插一杠,不过兜兜转转,这皇位又回到了夏侯襄的手上。

    新皇的登基大典,必是要隆重非常的,礼部一刻不敢停歇的准备,况且新皇还提了要求,登基与封后大典,要同时进行。

    这无疑,又是一项巨大的工程。

    只不过,忙的是旁人,两位当事人到时一点儿紧张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有一丝烦恼。

    “你若为皇,往后出个门都不方便了。”玉容院的卧房里,容离叹了口气,躺在躺椅上摇啊摇。

    现在外面有积雪,天也冷,院子已经不合适待了,幸亏她的寝房够大,夏侯襄给她把摇椅搬进了屋内,稍稍开些窗子,既能赏景又不冷,一举两得。

    夏侯襄在一旁削了水果喂给她,“想出去咱们便出去,把夏侯杞诏进京,大哥在一旁看着,错不了。”

    “他能乐意吗?”容离稍微坐直了些,人家可是掷地有声的说了,不当皇上。

    “又没让他当皇上,他有什么不乐意的,”夏侯襄继续投喂容离,“再说,他能抗旨不成?”

    容离眨了眨眼,“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坑夏侯杞了?”

    “年轻人,总要经历点挫折,才能成长。”夏侯襄认为自己的决定,没毛病。

    容离冲夏侯襄一竖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她乐呵呵的吃着水果,不知夏侯杞在高高兴兴要了一块封地,准备实现吃喝玩乐当闲散王爷的终极梦想,被夏侯襄无情的打破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没别的,容离给夏侯杞点了根蜡。

    俩人正说着话,小桃进来了,说是墨尧有事回禀。

    夏侯襄净了手,摸了摸容离的头,让她先乖乖吃水果,等他回来。

    容离笑着点头应了。

    正厅内,墨尧禀报,“王爷,京外三十里发现南楚大…的兵,看样子是要攻过来。”

    墨尧想说南楚大军,但南楚那点人,‘大军’二字,他实在说不出口。

    墨阳三人已经组织好军队,墨尧来禀报时还有点想不通,楚皇的楚皇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多少人?”夏侯襄问道。

    “三万左右,不超过四万。”墨尧估摸了个数,他预估的一向挺准。

    “留下吧。”夏侯襄说完便起身进屋了。

    “是。”

    墨尧出去传达王爷的命令,这大过年的,楚皇也太客气了。

    把自个儿送到王爷面上,是上赶着要归顺他们天祁啊。

    之前打联军的时候,东南许多小国都参与了,降书写了以后,所有国土归天祁。

    南边独立的国家也就所剩无几了,盈泽算一个,夏侯襄已经给人家签协议了;苗疆算一个,人家没招惹过天祁;再加上一个南楚。

    原本夏侯襄也没打算打南楚的主意,国土面积不算大,兵力也不算强,不过现在南楚自己送上门来,他若不收显得多不好。

    这可是上赶着来找事的。

    南楚这三万将士被留下,再去让楚皇写降书顺表,不写那就开打吧。

    毕竟是南楚挑衅在先。

    皖月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封信,竟然连整个南楚都搭里了。

    夏侯禹逼宫太早,南楚到的又太晚,其实晚到也不能全怪南楚,毕竟他们的生活环境无论春夏秋冬都很温暖,可冬季一到越往北越冷,还没到天祁,路上就飘雪花了。

    对于没见过雪的南楚士兵来说,很是稀奇,再说越往天祁走雪越大,积雪越厚,他们能抵达天祁,就已经尽力了啊。

    谁知道,到是到了,结果晚了好些时日。

    夏侯禹都被关起来三天了,他们就是到了也只能原路返回。

    当然,夏侯襄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三万南楚军,实在不够看,不到半个时辰,墨尧带人收战俘清战场,京外干干净净,仿佛南楚的人从没来过一般。

    京城一切归于平静,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除了迎接马上要到来的新年,还有新皇的登基大典。  对了,还有他们的新皇后。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