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你是不是叛国了?!
    夏侯襄咳了一声,所有人噤声,等着他的下文。

    夏侯襄:“夏侯杞。”

    被点名的夏侯杞不明所以的抬起头来,“干啥?”

    夏侯襄:“你来。”

    夏侯杞站起身,朝夏侯襄走了过去,“叫我过来干啥?”

    夏侯襄无语的看着他,“你来当。”

    “开什么玩笑!”夏侯杞当即就蹦起来了。

    和他一块蹦的,还有他的生母,顾盼瑶。

    这叫什么?

    喜从天降!

    本来以为没她儿子什么事了,谁能想到?

    谁能想到!

    战王竟然点名让她儿子当皇帝,谁拒绝谁傻子啊!

    看看,她儿子都高兴的蹦起来了。

    “你当皇帝。”夏侯襄准备给他钉瓷实了。

    “你别说话啊,”夏侯杞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子,指着夏侯襄,“再让我当皇帝,我死这儿你信不信?”

    说着就想找刀,他是疯了才要当皇帝。

    夏侯襄皱眉,“你不当谁当?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瞎说,”夏侯杞一副‘我已经看透你’的样子,“论资排辈,也得你当。小叔,不是我说你,是你的责任你得担起来,知道吗?”

    往小辈身上推,像话吗?

    顾盼瑶在后面听着都要疯了,若不是地上还跪着满朝的问,她都有心上去抽他。

    是不是傻啊?

    是不是!

    人家都点名让你当了,你竟然不当?!

    她这个做娘的,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帮他争皇位,之前论嫡有夏侯衔,论长有夏侯禹,怎么论其实也论不到夏侯杞头上。

    可她依旧想尽一切办法帮他创造机会。

    现在好了,皇位就在眼前,战王都没考虑别人,直接就让她儿子当皇帝。

    这说明了什么?

    除了说明战王有眼光,更说明她儿子有大才,是个当皇帝的料。

    可现在看看…

    简直作孽啊!

    “……”夏侯襄有点接不上来话,他觉得自己这个侄子堵人也挺有一套的,“过两天再说吧。”

    跪在地上的官员和百姓们不禁面面相觑。

    战王爷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剩下还在地上跪着的仨王爷,夏侯宇就别说了,他也没当皇上的理想,可其他两人有啊。

    他俩都想站起来毛遂自荐一下,“皇叔,要不考虑考虑我?”

    当然,他们也就想想吧。

    夏侯襄又不是想要灭了夏侯赞,然后把天祁的江山给毁了。

    资质平庸之人,还是不要碰皇位了。

    夏侯襄调转马头,带着容离回府,伏虎营和玄甲骑紧随其后,就在穿过众百姓往回走的时候。

    打人群里站起一人来,“王爷留步!”

    跪在地上的众人的精神再次为之一振,又有事儿了嘿!

    大伙儿偷偷抬眼往上瞄,心里有点纳闷,席云法师?

    他能有什么事?

    席云法师原本出寺是怕夏侯禹祸害百姓,准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顺便掐指算一算战王爷什么时候能回来。

    但是,很遗憾的是,没算出来。

    幸而夏侯禹没有把京中百姓如何,是以,席云法师带着僧众在外守着,以防万一。

    云门寺的僧众功夫不错,对上夏侯禹的势力也能抵抗。  现下战王回来,他松了口气,原本是要带队回去,但他在伏虎营的队伍中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有心仔细看看,可皇家这边的事接二连三,他也不好出言,只能等战王爷将皇家的事情处理完毕,再请

    命仔细看上一看。

    “席云法师,”夏侯襄对于席云还是很尊敬的,“你有何事?”

    “阿弥陀佛…”

    席云法师刚打了个佛语,便听伏虎营中被锁着的一人吃惊的喊了一嗓子,“师父?”

    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百里筠。

    这下,伏虎营、玄甲骑还有夏侯襄带着的大军愣了。

    不止他们,挛鞮奕都愣了。

    什么情况?!

    百里筠叫一个天祁的和尚为师父?

    “筠儿,你这是…”席云之前只是觉得像,现在好了,还真是他徒弟百里筠,“犯错了?”

    席云之前让百里筠下山投奔战王爷,就是相助战王一臂之力,而后边疆初定,王爷被召回京城,虽未见到百里筠,可席云以为战王让他驻守边疆,也就没多问。

    结果今日一见,怎么还被锁上了?

    “恕贫僧多言,”席云对着夏侯襄又是一礼,“小徒犯了什么错?可否告知贫僧一二。”

    夏侯襄和容离其实也没闹明白,按理说百里筠若是席云的徒弟,怎么还跑北狄帮挛鞮奕去了?

    “他是您的徒弟?”夏侯襄难得犯懵。

    “正是,筠儿自出生便被人遗弃,贫僧云游时收养了他,他小时便慧根显见,是以,贫僧尽心培养。”

    “那也是,您让他去边疆的?”夏侯襄眉头微皱,难道说,席云法师对天祁,有什么意见?

    “正是,筠儿在用兵方面乃是旷世奇才,是以,待他成人之后,贫僧便让他去边疆帮您。”

    夏侯襄:“……”

    容离:“……”

    百里筠就跟被雷劈了一样,这句‘贫僧让他去边疆帮您’直接给他炸蒙了。

    啥玩意?

    不是去帮会打仗的王爷?

    哦,对,战王爷也会打仗,可师父给他指的路不对啊!

    席云说完话,发现所有人一脸蛋疼的看着他,其中包括战王爷和他徒弟百里筠本人…

    “贫僧,”席云有点犹豫,“哪儿说错了吗?”

    容离无语的指了指百里筠,“我们是从北狄,把他带回来的。”

    “北狄?”席云皱眉,“王妃的意思是说,他去北狄了?刺探军情吗?”

    这活儿也归军师干?

    容离嘴角一抽,“不是,他帮着北狄打我们来着。”

    席云:“……”

    他怎么听不懂了呢?

    “师父,”百里筠这会儿才从震惊中回过味来,指了指夏侯襄又指了指挛鞮奕,“您是让我帮他打他?”

    “嗯,”席云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大家都是天祁臣民,北狄自打太祖那会儿就不安分,频频骚扰天祁,自个儿培养他,让他帮着战王打北狄,这思路很难理解吗?

    他觉得一目了然啊。

    “你是不是叛国了?!”席云法师大惊,他现在反应过来战王妃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帮着北狄打天祁,这是要疯啊!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