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请王爷,继位登基
    小六的身份,引泉早就调查清楚了,虽然每次他都是换了干净衣衫,不过要查他并不是什么难事。

    “还记得吗?她坐着你们王府的轿子出来,半路上赏了个小乞丐,荷包?”夏侯禹就像怕大家想不起来似得,描述的很细致。

    这事京里的百姓可忘不了,就算京里的百姓忘了,那京里的乞丐们也忘不了。

    他们蹲点讨赏钱,就是从小六那开始的。

    夏侯禹指了指人群中看热闹的乞丐们,“他们一定知道。”

    乞丐们纷纷点头,他们当然记得,又胆儿大的,虽然见到这么多王公贵胃肝颤,但话还能说,“他叫小六,一直在长街口乞讨,就算不在那,他也会回九牧巷照顾他爷爷和妹妹。”

    夏侯衔声音冷硬,他看着面色紧张的皖月,吩咐了一句,“去找。”

    “不用找了,”声音是从宫门口传过来的,夏侯杞身边容敬出言道,“他现下,正在容府。”

    容敬一派坦然,“端王妃与宁王,确有私情。”

    ‘哗’地一下,不止围观百姓,就连文武百官的队伍都沸腾了。

    坐实了!坐实了!

    这事儿是真的!

    容敬是谁?

    人家平时话可不多,但一说一个准,绝不妄言,他说这俩人有私情就绝对有。

    容敬并不是针对皖月,而是针对皖月和夏侯衔他俩。

    这俩人,一个打一开始就对不起他家小妹,另一个从一进天祁就找他家小妹麻烦,现在,他能让俩人好过?

    开玩笑!

    况且,他说的都是事实呀。

    容离默默的给她大哥竖起了大拇指,现在这时机挑的妙啊,瞅瞅夏侯衔,都要气炸了。

    事实证明,皇室之人平日里自命高人一等,真发起疯来,和一般人没两样。

    夏侯衔和皖月俩人就在场上打起来了。

    这俩人打着,夏侯襄突然想起来一事,差点就把夏侯衔给放过去了,召来墨阳吩咐了一句,墨阳和墨白俩人又飞走了。

    回王府提人。

    宫门前,夏侯衔和皖月打的那叫一个激烈,夏侯禹在一旁狂笑,夏侯赞和皇后俩满脸痛苦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之前还高高在上的皇家人,仿佛一下从云端跌落凡间。

    不一会儿,墨阳和墨云手上提溜着一个人来了。

    围观百姓和文武百官精神为之一振,又来了,又来人了!

    今儿可是精彩一幕接着一幕,就没见停过。

    墨阳和墨云将手里的人往地上一搁,夏侯襄开口道,“别打了。”

    这音量,让场中正打架和狂笑的选手听见,明显不大合常理,他身后的伏虎营过去几个人,将夏侯衔和皖月拉开。

    墨尧一直在夏侯禹身旁看守着,他拍了拍夏侯禹的肩膀,那意思,别乐了。

    夏侯禹听话的收了声。

    疯不疯,也是要看人的。

    场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夏侯襄看着正对皖月怒目而视的夏侯衔道,“夏侯衔,这人,你认识吗?”

    被带来的人,正是烛珃。

    那个领着东黎大军,跳坑跳的相当顺腿儿的军师。

    夏侯衔蒙了,这人谁?

    “不认识。”夏侯衔摇头,这时候整这么个人出来,几个意思?

    “或许你们没有见过面,”夏侯襄好以整暇的看着他,“他是东黎皇帝身边的军师。”

    一说到东黎皇帝,夏侯衔表情就变了。

    西南布防图,正是他派人送过去的。

    夏侯襄一招手,墨阳将手里的包袱递了过去,这是打了联军之后,按照烛珃说的地方,从驻地拿回来的。

    里面一张布防图,一张亲笔信,信上没有落款,这些倒不能直接就说跟夏侯衔有关,最关键的是,包袱里还有一块端王府的腰牌。

    你就说缺不缺心眼吧?

    夏侯衔倒是想着不能暴露自己,所以信上都没留自己印信,可在派人出去的时候,他灵光一闪,万一东西给东黎送过去,他们不相信怎么办?

    于是,夏侯衔又给了块王府腰牌出去。

    他那意思,你看看就得,知道信和图都是可信的,然后你发兵打就是了。

    至于腰牌,交出去的时候,夏侯衔只说必须让黎皇看一看腰牌,其他什么都没说。

    没想到他手下的人,直接把腰牌给东黎留那了。

    这下,解释都不用了。

    任何解释都是狡辩。

    里通外国,即便是皇子,也是要斩的。

    这下皖月高兴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夏侯襄还能办出这种事,这下她再也不用看到他了。

    看到他,她就觉得恶心。

    容离叹了口气,皖月把自己弄成这样,也不知她到底后不后悔。

    “咱们回吧,戏也看完了。”容离觉得有点累了。

    “好。”

    夏侯襄准备调转马头回王府,宫门口的文武百官看见了,连忙山呼,“王爷留步!”

    可不能说走就走啊。

    夏侯襄没动,事情不是都处理完了吗?

    这时,容源带队前行,绕过前面已经凉了的夏侯赞一家,待站定后,他走了出来,对着夏侯襄躬身一礼。

    之前审夏侯赞的时候夏侯襄都没下马,现在容源一过来,夏侯襄麻溜儿的下马,把容离也抱了下来。

    这可是,岳父大人呐。

    “国不可一日无君,请王爷继位登基!”容源又是一礼。

    他身后文武百官解呼,“请王爷,继位登基!”

    夏侯赞剩余的几个儿子,位列其中,对于夏侯襄为皇,他们无话可说。

    而且说实在的,他们那个父皇办出了杀君弑父的事情,他们会不会受到牵连还两可呢,谁还敢对皇位再有肖想?

    夏侯赞的那些嫔妃亦是如此,有儿子的原本还隐隐期待,战王会不会扶持他们儿子登基。

    现在想想,皇位谁不想要?

    人家自己登基当皇帝多好,旁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百姓一听也是支持,大伙一起跪地请命,若是战王爷当皇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夏侯襄眉头微皱,当皇帝太麻烦,他可从来没想过要为皇。

    容离嘴角抽了抽,这不合适吧?

    她还等着生了孩子和阿襄一起游山玩水呢,当皇帝多麻烦,她偷眼去瞧夏侯襄,若是他想当,她当然不会拦,可若是不愿的话,那还是推了吧。

    果然,她从夏侯襄脸上看到了不情愿。  夫妻二人的想法一拍即合,俩人目光同时转向和文武百官跪在一起的夏侯杞。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