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接下来,请欣赏年度大戏
    既然皇后出来了,那甭说别的了,先服个蛊吧。

    容离不禁在心里感叹,这玩意儿就是好,宋尧当初练这蛊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总不会是为了便宜他们夫妻吧…

    夏侯赞是男子,一旦说了谎话,便被蛊虫折腾的死去活来,现在皇后一个较弱的女人,没想到竟是比夏侯赞还能坚持。

    一开始咬牙挺着,直说皇后的死与她无关。

    神色姿态相当正常,若是一般人看了,没准真的以为她说的是实话,毕竟说谎蛊虫就有反应,这是大家在看过夏侯赞得出来的共识。

    可皇后也就能蒙蒙一般人,这话要是问一遍划过去了,可能就真的相信她的,还得自我反思一下,是不是因为惯性思维找错对象了。

    但容离是一般人吗?

    当然不是,她多贼呢。

    皇后那微微抽搐的面庞没逃过她的眼睛,这蛊虫是一次比一次厉害的,皇后只不过刚开口说谎又在宫门内听了半天,有所准备罢了。

    既然一次问不出来,那就…多问几次吧。

    只见容离变身复读机,一遍接一遍的重复相同的问题,围观群众有点儿闹不懂了,战王妃这是干啥呢?

    就算逼供,那也得上刑吧?

    只一遍遍的问,还能问出花来?

    结果,在容离问第五遍的时候,花开了。

    皇后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她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姿态,痛苦的倒地翻滚,她的反应似乎比夏侯赞更大些。

    并不是说蛊虫不一样了,而是她忍的太久了。  关于先皇上、先皇后、贤王被害的过往已经清清楚楚,夏侯赞求蛊暗害贤王,月华祠二长老宋尧携蛊至天祁助夏侯赞成事,却因为交易文书被弄丢,宋尧答应无偿帮夏侯赞一个忙,夏侯赞索性一不做

    二不休,又给先皇和先皇后下了蛊毒,而先皇后服下的那只蛊毒,则是现在的皇后下在吃食中,看着先皇后吃下的。

    陈年往事的真相被翻出,逝者已矣,真相虽然来晚了些,却在夏侯襄多年来的不懈努力下,终是水落石出。

    容离感觉身后的夏侯襄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她轻抚他环在她腰间的大手,父皇、母后、兄长终可安歇了。

    皇家辛密,就这么被暴露在所有百姓的眼前,不过皇家到底距离百姓生活太过遥远,他们听罢除了惊讶外加稍微有些兴奋外,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而之前被擒住的夏侯禹,此时哈哈大笑,“没想到,你的皇位竟然是这么得来的!报应啊!报应!”

    果然,也只有夏侯赞这样的爹,才能生出他这样的儿子。

    众皇子中,最像夏侯赞的,怕真的要数夏侯禹了。

    夏侯赞此时早没了当皇上的精气神,整个人颓然不已,他对于夏侯禹的叫嚣充耳不闻。

    夏侯禹说的也没错,确实是报应。

    一时间,宫门前,除了夏侯禹的叫嚣再无其他声响。

    夏侯赞身后的几个皇子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夏侯杞和容敬站在一起,夏侯杞眉宇间有些悲凉,他的父亲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他虽跟父皇感情不算深厚,可在他心中,父皇的形象正直且高大,他佩服父皇治理国家的能力,偌大的一个国度,若是他为皇,夏侯杞自知绝对会乱套,所以,他对那个人人的想要的位子,一直敬而

    远之。

    若是做不好,还不如不做,不然受苦的是那些平民百姓。

    今日,夏侯赞本来面目被拆穿,夏侯杞的心里有些小小的难过,他心中自小一点一点堆砌起来的有关父亲的雕塑,轰然倒塌。

    失望,是一定的。

    “你闭嘴!”夏侯衔实在受不了夏侯禹的叫嚣,他瞪着夏侯禹目眦欲裂。

    都是他!

    若不是他带兵逼宫,夏侯襄就不会这么早回来,夏侯襄若不回来,便有死在边疆的可能,到那时父皇做的那些事情根本不会暴露。

    今日之事,谁都不怨,就怨夏侯禹!

    夏侯衔的脑回路向来清奇,他只知道自己完了,父皇母后是谋害先皇和先皇后的凶手,他这个由皇后诞下的皇子,后果…不言而喻。

    要说众皇子里,谁最惨,非夏侯衔莫属了。

    夏侯禹被夏侯衔吼的一愣,之后,夏侯禹‘哈哈’大笑,若他不出声,自己还险些忘了。

    夏侯禹本着自己已经废了,那就在最后时刻,再给夏侯衔添添堵吧。

    “不知,端王妃现下,一切可好啊?”夏侯禹脸上满是邪肆的笑意。

    夏侯杞、夏侯襄、容敬和容离这几个唯数不多的知情者,心下了然。

    容离觉得此时若有人给俩人报个幕,那才真是…再好不过。

    报幕词她都想好了:接下来,请欣赏年度大戏——绿帽王。

    逼宫哪有绿帽好看?

    容离瞅着夏侯衔的脑袋顶,那里已经绿油油一片,状似那广袤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容离开始抖啊抖,夏侯襄紧了紧大氅,轻声问道,“冷了?”

    容离摇头,“没有,激动又有点想上厕所。”

    夏侯襄因为解决了困扰他多年的事,有些空落落的内心,立马就不空了,他忍不住有些想笑,“那先回去?”

    “别,”容离连忙制止,“等看完戏了再回。”

    这种事情,错过了不要太可惜哦。

    夏侯衔被问的一愣,好端端的问皖月干什么?

    夏侯衔没吭声,只见夏侯禹笑的越来越不怀好意,“不知三弟替为兄养的孩儿,可好?”

    围观群众:!!!

    今儿真是来着了嘿!

    之前还低着头的几个王爷,瞬间抬起头来,眼睛唰唰放光,什么情况?

    与夏侯衔交好的夏侯宇瞬间就骂街了,这话可是能胡说的?

    夏侯禹怕不是疯了吧?!

    夏侯衔咬牙切齿,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夏侯禹现在哪怕什么说清楚,他就怕夏侯衔不让他说清楚。

    今儿已经这样了,大家伙儿谁都别想好过!

    “你还不知道?你等我笑完给你详细讲讲。”夏侯禹不住的笑,都快停不下来了。

    围观群众心急的不行,你先说完再笑行不行?大伙都在这等着呢!

    当真是,端王不急他们急啊!  可,谁说端王不急?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