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你说“女”
    “你自己吃,还是我让你吃?”夏侯襄也不再废话,离儿跟他长途跋涉都没怎么休息,赶紧解决完他好早些带离儿休息。

    夏侯赞被噎的不清,“你怎么不吃?”

    “你自己吃,还是我让你吃?”夏侯襄根本不回他,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要吃你…”

    夏侯赞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突然飞过一道人影来,待他反应过来时,蛊已经进肚。

    而夏侯襄,也已落回马上。

    因为飞身而起的缘故,之前坐在他身前的容离没了大氅罩着,只穿了常服单独坐在马上,微隆的小腹显现出来。

    大家到是没注意,全部被夏侯襄喂夏侯赞服蛊的一幕吸引了,但他骑回马上之时,大家的眼神就跟着他回去了。

    这一看,容离有身孕的事情便落入大伙儿眼中。

    夏侯襄飞回去后,细心的重新将容离拢进大氅中,避免她受凉。

    夏侯衔看到容离微微隆起的小腹时,就跟被雷劈了一样。

    离儿怀孕了!

    她怀孕了!

    夏侯衔整个人都不好了,手脚冰凉身体微微发抖。

    离儿怎么能怀孕?!

    只不过,现在谁都没心情关注他一个王爷怎样,大家伙儿将注意力重新放在夏侯赞身上。

    这会儿,他正努力往外吐呢。

    蛊虫一旦服下,他便必须要说真话了。

    “别抠了,”容离看着都有点反胃了,“那玩意儿入口即化,好好回答问题,完了给你解蛊。”

    容离这就属于睁着眼睛说瞎话了,而且这蛊虫最多存活三五天,服完根本不用管,反正没几天就跟着排泄物出来了,对人体没啥损害。

    当然,是在说实话的前提下。

    夏侯赞彻底懵逼了,他没退路了?

    “姓名。”

    容离一张口,夏侯赞更懵逼了,是他不明白,还是这世界变化快?

    问的是什么问题?!

    容离咳了一声,她是不是问的太现代化了?

    “名字。”

    这下总该听懂了吧。

    夏侯赞皱眉,气的不轻,“朕的名讳可是能…”

    话还没说完,原本已经好久没看他的大白,缓缓扭过头去,张开血盆大口,冲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当然,夏侯赞看不出它在打哈气,就是以为它在吓唬他。

    大白也是这个意思。

    容离无奈的叹了口气,“蛊都服了,问什么答什么好吗?老虎脾气可不好,我说话它都不一定听,现在咱们再来一遍,名字。”

    “夏侯赞。”这下他可不敢再废话了。

    “性,呃,是男是女?”容离直接翻译成大白话,省的夏侯赞听不懂。

    这问题问的,可真是个好问题。

    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不乐的,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问吗?

    “男。”夏侯赞吸取教训,回答的相当顺溜。

    “你说”女”,”容离提了个不成熟的小建议,“是男是女?”

    夏侯赞闹不准她要干嘛,可不听又怕有什么不可预估的后果,于是他犹犹豫豫的开口来了个,“女?”

    话音落,夏侯赞眉头紧锁,一手捂着肚子,挺直的腰背瞬间弯了下来。

    他肚子疼。

    容离乐了,“看到没,这就是不说实话的下场。”

    夏侯赞:“……”

    众臣子:“……”

    围观群众:“……”

    所以,你就是为了给我们展示一下后果,是吗?

    夏侯赞一脑门汗,这次不是吓的,而是疼的。

    接下来,容离又挑了几个无伤大雅的问题问他,夏侯赞一一答了,完全没有问题。

    对于腹中蛊虫的理解,夏侯赞更加深刻,倒真是说实话没事,不说实话…

    他该怎么办?

    现在看来,唯有闭不做声这一条路可行了。

    热身结束,容离接下来显然要问重点了,因为,大伙儿听到她是这么说的——

    “大白,接下来若是他不说话,你就直接咬他,知道了吗?”

    “嗷!”

    夏侯赞:“……”

    还给不给留条活路了!

    之后的小半个时辰里,夏侯赞先后经历了:欲言又止——一言半语——言不由衷——苦不堪言之后,终于说出了肺腑之言。

    他不说实话顶不住啊!

    围观的百姓已经完全明白,人家月华祠长老说的全是实情,一点儿水分都没有。

    夏侯赞老老实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过程,只不过其中有一点小瑕疵。

    谋害先皇后时,夏侯赞说他没做,他腹中蛊虫也没有动静。

    可以证明,他说的是真话。

    那么问题来了,先皇后的死和谁有关?

    接下来,就该是皇后表演的时段了。

    之前后宫嫔妃都在宫门里站着没敢出去,皇后自是站在了头里,打夏侯赞被夏侯襄审问时,皇后便觉得不妙。

    可她没想到,竟然这么不妙。

    现在夏侯赞全招了,唯有先皇后的事情没有着落,先皇后和先皇是先后脚过的世,要说其中没有皇后的影子,任谁都不会信的。

    皇后本来是想撤的,虽然她无路可退,可人遇到危险时,本能的便想要逃,她也不例外。

    可后宫里都是什么人?

    大家彼此被对方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啊,皇后想跑?

    怎么可能!

    贵妃顾盼瑶打头就站出来了,一听要请皇后,那不用旁人费劲,她就能把事给办了呀。

    后宫中,除了皇后,最大的就是贵妃,现下贵妃动手,大伙儿自然齐心协力。

    她们心里都清楚,战王铁了心要扒当年的事情,皇上就得不了好,她们虽然都是皇上的嫔妃,受牵连是免不了的,但这里面属皇后最翻不了身。

    无关乎皇上,只是她有个好儿子——夏侯衔。

    战王妃曾是端王的王妃,这事是人尽皆知的,现在皇上谋害先皇的罪责是逃不了了,皇上生还的希望微乎其微,那么谁是新皇,便有待商榷了。

    不过,谁当皇帝,夏侯衔也当不了皇帝。

    战王不傻,没必要扶这么个人给自己添堵。

    所以,即便是位分低的嫔妃,都不再惧怕皇后的身份,过了今日,等待皇后的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

    就这样,围观的众人眼睁睁的看着皇后被一群衣着华丽的女子推了出来,这些可都是后宫嫔妃,等闲时候哪里能看得到?  今儿一见就见了这么多,当真是来着了。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