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继续你的表演
    大白的威力显然不同凡响,况且容离话说的多清楚,‘不说话不许咬’,那说话就可劲儿咬,是不?

    夏侯赞瞬间连呼吸都放轻了,连个标点符号都不敢再说。

    宋尧坐在地上开始陈述前情,一点儿隐瞒都没有,将夏侯赞求的什么蛊、求蛊害谁、他怎么帮忙下蛊还有因为自己的失误,赠送的俩蛊全都秃噜出来了。

    站在夏侯赞身后的文武大臣都听傻了,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

    到底真的假的?

    朝中老臣有了解先皇和贤王的,倒是觉得此事**不离十,因为先皇和贤王去世太过蹊跷,尤其是贤王。

    好好一大小伙子,说病就病,还病的那么重,药石无灵,他们也曾以为天妒英才。

    现在看来,哪儿是天妒,是夏侯赞妒忌才对。

    说来,想当初的夏侯赞就跟现在的夏侯禹差不多,都是平日蔫不吭声,到了关键时刻心狠手辣的主儿。

    宋尧讲述之时,有好几次夏侯赞都忍不住要打断,不过大白自打蹲在他身边后,便一直虎视眈眈的瞅着他,但凡夏侯赞要张嘴,它就跟着张嘴。

    别人也就只是听过‘虎视眈眈’这个词儿,而夏侯赞就厉害了,他可是亲身体验过。

    就这样,直到宋尧讲完,夏侯赞都没敢出声。

    围观百姓已经听明白了,敢情天祁皇位是被夏侯赞给夺过来的,现在再看看夏侯禹,真是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待宋尧说完,夏侯襄自怀中掏出夏侯赞写给月华祠的求蛊文书,那泛黄的纸直接被展示在人前,“认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可辩驳的?”

    大白扭过头去没看他,那意思:现在你可以狡辩一下了。

    夏侯赞冷汗直冒,指着夏侯襄色厉内荏地吼道,“朕看你是想要谋夺皇位,串通外人蛊惑百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容离‘扑哧’一乐,“皇上这老爱先给人定罪的毛病,怎么就改不过来了,你若是觉得宋尧所言不实,何不找证据反驳?再说这文书上可盖着你随身的印信呐,这东西一验便知,做不得假吧?”

    “怎么做不得假?若是他偷盗寡人印信呢?”夏侯赞指的是夏侯襄。

    “皇上这话从何说起?那时候,我家王爷可在京城?”容离挑了挑眉。

    夏侯赞被问住了,夏侯襄自小便跟随云启先征战南北,他暗害大哥时,他并不在京。

    “你夫妻二人自是一心,现在弄出个假印信来,也不是难事。”夏侯赞换了个思路。

    容离点了点头,“这倒像句人话。”

    夏侯赞:“……”

    容离这么大胆跟谁学的?

    有人管没人管了!  “不过,印信乃私人随身之物,”容离看着夏侯赞道,“这说的是一般王爷,自打皇上坐上皇位后,用的可就是玉玺了,试问五年前我家王爷不常在京,五年后倒是被你召回京城,可那时你已经不用印信

    ,我家王爷从何伪造?”

    夏侯赞想要辩驳辩驳,却被容离抬手制止,“若说你以前用过,我家王爷记性好,给记了下来也成,不过每个人刻印之初都有自己的习惯,若是皇上一味说阿襄伪造,那不如找人验验又何妨?”  夏侯赞又要辩驳,容离还是没给他那个机会,“可千万别说印信丢了,这就太假了,找理由烦请找个像样的,再说就算印信丢了,你往日不可能不给先皇上折子吧?那上面可是留有印记的,照样有迹可

    循。”

    这次夏侯赞没准备辩驳,他要说的话都被容离堵了回来,现在他得想个其他令人信服的理由,不过容离又做了个补充说明,给他气够呛。

    她说,“最后补充一句,我家王爷若要反,何故这么费劲,直接打了便是,你觉得他打不过你的御林军吗?”

    “他要的是名正言顺!”夏侯赞觉得自己找到突破口了,立刻反驳。

    容离嗤笑一声,“名正言顺很要紧吗?或誉或毁都是后人评说的身后事了,当朝,谁敢妄言?”

    无论是夏侯赞身后的文武百官还是围观百姓,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啊。

    关键有一点战王妃说错了,战王若想当皇上,他们绝对拥护啊。

    反对?不存在的!

    最完蛋的是,夏侯赞竟然也觉得很有道理。

    他觉得自己应该还可以,钻钻空子,宋尧说的事,他不能承认。

    容离将夏侯赞写的文书递给墨阳,墨阳带了俩人直接将此文书贴到平日皇家张榜的地方,甭管别的,大家先来参观参观。

    夏侯赞突然反应过味儿来,脸上终于带了一丝笑意,“若他所言是真,为何这文书还会存在,不是丢了吗?”

    多大的破绽!

    他刚刚怎么就没想到呢?

    “问的好,”容离象征性的给鼓了个掌,“都说是丢了,又不是毁了,这文书被他仇家抢了,正好他仇家还挺欣赏我,你说巧不巧?”

    夏侯赞:“……”

    所以,你们不止认识宋尧,还认识宋尧仇人?

    没坐一桌整俩菜,大伙儿唠唠嗑?

    容离笑眯眯的看着夏侯赞,“要是没什么问题,可以继续你的表演了。”

    夏侯赞:“……”

    他特别想问问夏侯襄,你媳妇这样你管不管?

    有这么跟一国之君说话的吗?

    夏侯赞憋了半天愣是想不出来要说啥,夏侯襄看着自个儿媳妇怼夏侯赞相当开心。

    所以说,这人呐还得娶个媳妇儿,跟人辩驳的事他不擅长,可他媳妇儿擅长啊。

    看给夏侯赞堵的,那是相当难受。

    “若想证明你没有,”夏侯襄开口了,“便将此蛊吃了。”

    “你休想控制寡人!”夏侯赞都要差点蹦起来,让他服蛊?

    他是疯了才会吃!

    那可是要人命的东西。

    容离在一旁解释,“放心,服了这蛊只要说实话就没事,不说实话才会死。”

    那就更不能吃了!

    夏侯赞心说我又不傻,实话说完不还是个死吗?

    只是,现在可能由着他吗?

    夏侯襄微一挑唇,“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老老实实吃了,要么我让你吃。”

    结果很明显,无论如何,都得吃。

    夏侯赞当时就不乐意了,“朕堂堂一国之君,你胆敢威胁寡人?这是杀头的大罪!”

    夏侯襄:“哦。”

    夏侯赞:“……”  说实话,要是他打得过夏侯襄的话,现在一定过去抽他了。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