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给您找个陪听的
    夏侯赞身后的王爷、文武大臣紧随其后,全部出宫门迎接夏侯襄的到来。

    夏侯禹的人打完了,大军很快将地上的尸体清扫干净,夏侯禹被墨尧押着,根本反抗不得。

    夏侯赞出来时,宫门口已经清出来,夏侯襄骑于马上,身前坐着的正是容离。

    此时的容离,脸庞比之前圆润了些,身形隐在大氅里看不见她微隆的小腹。

    人群中的容母看到自己的女儿回来了,心中激动不已。

    不止容母,夏侯赞身后的容源、容敬在看到容离时也是倍感欣喜。

    许久未见,女儿(小妹)终于回来了。

    夏侯衔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容离。

    他心‘扑通扑通’跳的极快,同时又有些失落,离儿真的去了边疆,而且在这时候回来…

    夏侯衔本想让容离看到他风风光光的样子,然而现在却事与愿违。

    “皇兄,受惊了。”夏侯襄声音虽无波澜,不过微微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情绪。

    容离在大氅下轻轻握了握他揽在她腰间的手,一路行来,夏侯襄怕她着凉,用自己的大氅将她围住,这样一来又能暖和许多。

    “无碍,无碍,”夏侯赞连连摇头,尽力忽略夏侯襄见他不下马的行为,脸上带着笑意,“皇弟得胜归来,想必疲累至极,快快入宫歇息。”

    “皇兄稍后,臣弟,”夏侯襄一瞬不瞬的看着夏侯赞,“有事相问。”

    话落,夏侯赞便觉出不对劲。

    此时围观的人别看多,但都是悄不支声的,很少有人能抵御的了夏侯襄的气场。

    站在夏侯赞身后的臣子个个低着头,皇上和战王说话,他们听着就好,只是连日来没怎么休息,武将还好些,文臣就有些晃了。

    原本跟在夏侯襄身边的墨尧四兄弟,此时就剩墨尧和墨云二人。

    墨阳、墨白在一入京便回去提了宋尧过来,今日,主子可是要跟夏侯赞算总账的。

    夏侯赞尽量维持着自己庄严的形象,后宫的嫔妃们在得知前朝叛乱已定,纷纷出宫观瞧,慢慢便走到了宫门口。

    “呵呵,皇弟有什么话不能回宫说的?”夏侯赞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话音一落,便见有两人飞身而来,手里提着一个人人。

    这人,他还认识!

    夏侯赞脸色瞬间就变了,宋尧怎么会在夏侯襄手上?!

    “皇兄,可识的此人?”夏侯襄淡然开口,仿佛问的并不是多重要的事情。

    稳了稳心神,夏侯赞摇头道,“不认识。”

    “呵,”夏侯襄冷笑出声,“皇兄不认识,可他却认识皇兄啊。”

    夏侯赞刚想说,自己是天祁的一国之君,别人认识他并不稀奇。

    可夏侯襄接下来的话,直接将他未说出口的堵了回去,“而且是曾与皇兄,面对面的见过。”

    “不可能!”夏侯赞直接否认,斩钉截铁。

    “皇兄怎么如此肯定?还是说…”夏侯襄好以整暇的看着夏侯赞,“皇兄对每一个见过的人,都印象深刻?”

    “朕记忆尚可,见没见过,自是知晓。”夏侯赞语气微带了些生硬。

    围观的众人此时有轻微的骚乱,低声交头接耳了起来,他们怎么觉得皇上有点心虚啊?

    “既然皇兄说没见过,”夏侯襄挑了挑眉,“那就先让这位先生,自己介绍一下吧。”

    墨阳拎着宋尧往前一放,宋尧的脚筋已被挑断,此时只能坐在地上,脚使不上劲。

    “老夫乃苗疆月华祠二长老,宋尧。”

    苗疆二字的威力无疑是强大的,不止朝中大臣倒吸一口凉气,围观百姓的吸气声也是此起彼伏。

    那地儿,可邪乎啊。

    “朕根本没见过苗疆之人,更别提什么长老了。”夏侯赞一甩袖子,明显有些愤怒。

    “皇上莫急,没准听完他的话,你就认识了呢,”夏侯襄话说的不紧不慢,“宋尧,将你与皇上如何认识的,细细讲来。”

    宋尧已经这样了,自然没什么可隐瞒,上来就是重料,“五年前,祁皇写信求蛊…”

    “一派胡言!”

    宋尧刚开了个头,就被打断,夏侯赞吹胡子瞪眼的,心想决不能让他将话说下去,否则自己就完了。

    “此人满口胡言,污蔑寡人,尹初年,将此人砍了!”夏侯赞直接命令尹初年。

    尹初年连动都没动呢,就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看向他。

    这下,尹初年就更不敢动了。

    夏侯襄并未开口,但在他身前,被大氅裹着只露了个脑袋的容离乐了,“皇上定论未免下的太早,还没听完人家说什么呢,就要将人杀了,岂不是心虚?”

    “放肆,这哪有你说话的份!”夏侯赞气的不行,夏侯襄对他不尊不敬的,容离也敢怎么大胆?

    夏侯赞倒是想直接放话将容离砍了,可她身后还坐着夏侯襄,他自然没这个胆子,只能出言训斥。

    “您教训的是,”容离不气不恼,笑吟吟的继续道,“不过,该让人说话的时候,也得让人说不是?听不听是您的自由,说不说可是别人的权力,这点儿呐,您当真管不了。”

    “放…”

    “我家王爷有顾虑,我可没有,”容离直接打断夏侯赞的话,不管是面上还是眼中,都满含笑意,“既然您自己听不下去,那臣妾做主,给您找个陪听的。”

    容离向后探了探头,“大白~”

    伏虎营队分左右,大中间露出个白虎来。

    围观的人群又开始倒吸气了,今日他们吸气的次数有些多,实在是受的刺激有点大。

    大白迈着猫步就出来了,走到容离身边,它比马低不了多少,容离矮身摸了摸他的头,“去陪陪皇上,他不说话,你就不能咬它,知道吗?”

    大白‘嗷’了一声,继而直奔夏侯赞。

    惊的夏侯赞只喊护驾,只不过现如今御林军看到白虎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容离还在一旁煽风点火,“你们可悠着点,我只跟它说不能咬皇上,可没说不能咬旁人。”

    听完这话,还有谁敢动?

    就连夏侯赞都不敢动了好吗!  容离满意的往夏侯襄怀里一靠,“继续吧。”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