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 皇弟,你来了!
    夏侯襄接到容敬传来的消息,便立刻率兵回京。

    挛鞮奕和百里筠被押着一起入京,这俩人不能再在北狄待着了,好不容易平了北狄,不能再乱。

    容离身份公之于众后,便换回了女装,当驻地内的小伙子们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时,才知道原来他们军师是怀着身孕跟随王爷来边疆的。

    尤其是玄甲骑,自打知道容离是女子后,佩服之情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

    顺便也明白过来,怨不得最开始在西南边疆之时,王爷将军师端走后就没从营帐里出来过。

    断袖之言彻底没了,人家俩可是正经两口子。

    伏虎营的将士们就更不必说了,他们跟了王爷多长时间,那可真是过命的交情,王爷身边都是大老爷们,也没个知冷知热的。

    军师的出现,虽然让他们感觉有些别扭,不过到底是王爷喜欢的人,他们也就支持吧。

    但万万没想到,军师就是王妃,而且又漂亮又聪明功夫还好,这上哪儿说理去?

    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啊。

    本来军营里正乐呵呵的准备庆祝呢,王爷大手一挥即可回京,他们立马屁颠屁颠的收拾行囊,开拔回京。

    路上王爷说了,这次回京不是普普通通的复命,而是平定叛乱。

    宁王,反了。  回京路上可谓马不停蹄,夏侯襄顾念容离的身体,本想放慢行程,但容离没答应,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夏侯赞暗害先皇和兄长的证据,若是让夏侯禹截了胡,领先一步把夏侯赞咔嚓了,那他们不是白

    忙活了?

    不行,必须赶在夏侯禹动手前回京,她还等着帮阿襄出气呢。

    就这样,三日后的清晨,大部队顺利入京,一路上可谓是畅通无阻。

    夏侯禹根本没想到夏侯襄能这么快回来,他带着自己的人全在宫门外堵着呢。

    这几日与御林军的交战,弄得他焦头烂额。

    宫门周围有机关,夏侯禹的人边和御林军交手,边破坏机关。

    宫门外血流成河,已经不知道是夏侯禹损失的人多,还是御林军损失的人多了。

    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双方人的精神保持着高度紧张。

    逼宫,本就只可进不可退的事情,一旦稍有松懈,败的人再无生还的余地。

    夏侯禹和御林军双方正在胶着,此时来了个第三方,无论是哪一方的帮手,在第三方加入之时,这场逼宫混战便要落下帷幕了。

    看到先锋部队,夏侯禹无疑是最高兴的,他以为是南楚来人了,十几日前皖月曾送出去的书信一定是到了,才会有南楚的增兵入京,否则此时,哪儿会出来如此多的将士。

    夏侯禹大声鼓舞士气,他们的帮手来了,今日大事可成!

    与之对抗的御林军血都凉了,他们万没想到,夏侯禹竟然还有增兵,城墙里的尹初年听到此,跌跌撞撞的往回跑去报信,宫门周围的机关已经被破坏殆尽,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

    现如今夏侯禹又有增兵来助,皇上…还是逃命去吧。

    朝中大臣已经被关在宫中三天三夜,武将全部守在宫门处抵抗夏侯禹的势力,殿中只剩文臣。

    夏侯赞坐在金殿上等消息,这一坐就是三天,可谁能想到,等来的却是大势已去的消息。

    夏侯杞和容敬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夏侯禹还叫了援兵,如此一来破宫倒是极有可能,只是不知战王何时回转,但可以预见,待其回转之日,必是还有一场恶战要打。

    宫里,都是有密道的,怕的就是有外族人打进来,皇上及嫔妃无处可逃,这密道是为了保存天祁皇家的血脉而造。

    却不想今日竟是同室相残,这可真是莫大的悲哀。

    宫里一下便乱了,臣子还好说,最为关键的是皇上和后宫佳丽。

    这几天,夏侯衔完全是蒙的,本来以为忠厚的夏侯禹竟然有胆子逼宫,这要是放在以前,有人跟他这么说,他一定觉得那人是疯了。

    这么多王爷,夏侯衔觉得谁都有可能反,就夏侯禹最不可能。

    而事实便是,最不可能的人,做了最不可能的事!

    夏侯赞坐在龙椅上,愣是没动,可把一旁的陈进忠给急坏了,皇上若不走,等宁王打进来,就真不知有没有活路了。

    他在一旁劝的嗓子直冒烟,而夏侯赞依旧没动。

    被儿子追着跑的老子,他可不能当!

    哪怕夏侯禹打进来了,他就坐在这龙椅上看着他,他想看一看夏侯禹,到底做不做的出来杀君弑父的行径!

    就像,他当年一般…

    这时候的夏侯赞反而平静了,之前因为等结果而焦急的心情,此时一丝波澜都没有。

    既然事已至此,那便是他的命。

    他亲杀了自己的父亲、兄长,今日夏侯禹扮演他当年的角色,真不知…这是不是报应!

    夏侯赞此时心如止水,甚是有些想笑。

    然而,他刚平静下来,尹初年的手下却来报,来人并不是宁王的增兵,而是战王率大军回京了!

    这个消息让大殿里中被困着的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就像甘霖般及时。

    夏侯赞坐在龙椅上缓缓地笑了,看来,老天都看不得他死啊!

    宫外的情况已经相当明朗,夏侯襄的到来给夏侯禹敲响了丧命的钟声。

    在看清来人之后,宫外两拨人的心境瞬间对调,夏侯禹率领的大军甚至连再战的勇气都没了。

    百姓虽然躲在家中,可每日都从门缝中偷偷瞧着外面事情的进展,而夏侯襄率大军而来,更是没有逃过他们的眼睛。

    所有人都在欢呼,这被鲜血浸润了三日的京城,终于要重归宁静了。

    夏侯襄身后的大军碾压过境,半个时辰,夏侯禹身边能站着的人已经没了,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

    夏侯禹被生擒,不过等着他的结局,也只有死亡。

    宫门外的御林军发出了震天响的欢呼声,京中百姓在看到一切尘埃落定后,全部跑出来观瞧,臣子的家眷更是跑到宫门外,顾不得什么规矩礼法,她们终于能接自己的老爷孩子回家了。

    此时宫门大开,门内夏侯赞率众臣出宫相迎。  夏侯赞激动不已,身着龙袍的他顾不得让陈进忠搀扶,撩起龙袍快步走出,激动地大声唤到,“皇弟,你来了!”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