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你怎么不着急啊?
    若说夏侯赞玩的是不动声色,请君入瓮的计谋,那夏侯禹来的那一手就是将计就计。

    夏侯禹根本没有趁夜逼宫,而是等到天光大亮后,所有臣子入宫早朝,他才率兵前往皇宫。

    白日逼宫的难度要比晚上大很多,夜晚所有人都困顿非常,反应自然不灵敏。

    可白日逼宫要比晚上多了个好处,那便是将所有人都圈在了宫门内,即便王爷、武将,亦或是家里有府兵的那些人,都来不及集合自己人防御。

    一开始,夏侯禹与军师谈不拢的,就是在一点上。

    现在也不用谈不拢了,直接就依了军师所言。

    夏侯禹派的人一直在宫门附近盯着,所以尹初年去调兵,以及将外围的兵布置在哪,夏侯禹知道的清清楚楚。

    天未亮,上朝的队伍已经陆陆续续到了宫门口,大伙一如往常,下了自家的轿子,三三两两往宫内走,边走边打招呼,甚至互相问了对方早饭吃的是什么…

    不一会儿,文臣武将位列金殿,王爷们站在队伍前端,所有人静静等待皇上的到来。

    夏侯衔最近和夏侯禹闹得挺不愉快,大伙儿的目光时不时便往夏侯衔身上瞟,为什么不瞟夏侯禹呢?

    因为…人家今天没来。

    具体什么原因,没人知道。

    一切和平时并无不同,少倾,大太监陈进忠高声唱和,“皇上驾到!”

    众臣子撩袍参拜,夏侯赞转屏风入座。

    这一坐,就发现不对劲了!

    都没开口让大臣起,只见夏侯赞颇为惊诧的看着下面跪地众人,尤其是王爷那一茬的,怎么没有夏侯禹呢?

    “夏侯禹呢?”夏侯赞觉得有些不对,“谁见着夏侯禹了!”

    语气颇为急促,弄得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早上来就没见夏侯禹的人影,这会儿自然都说没看见。

    大殿上的尹初年立马警觉不对,带队朝殿外跑去,铠甲下摆碰撞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众人有些心神不宁。

    这是…怎么了?

    夏侯赞坐在龙椅上沉吟半晌不出声,地上那些个人都还跪着呢。

    不说话就不说话,好歹让起来吧?

    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打眼色,到底是什么了?

    夏侯衔和其他几位皇子也闹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就问了句夏侯禹,他来不来很重要吗?

    没过多久,刚刚带队出去的尹初年快步走回,夏侯赞立刻起身,顾不得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了,直接走下台阶。

    尹初年在夏侯赞身旁耳语几句,面色凝重,他带兵出去时,守门的侍卫已经将宫门关了,他们说夏侯禹率重兵前来,已经和外面的御林军交上手了。

    夏侯赞没想到夏侯禹竟会如此干脆的动手,现在看来,这场宫闱之乱,是在所难免的了。

    立刻召集武将入御书房,其他人全部在金殿上等候,没有夏侯赞的命令,谁都不许出宫。

    当然,想出也是出不去的。

    容敬和夏侯杞悄悄躲在后面,都不用商议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夏侯杞有点儿闹不明白,昨儿才跟父皇说,怎么今儿夏侯禹就反了?

    动作也太快了吧!

    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了,夏侯杞有点着急,“怎么办?夏侯禹真是疯了,大早上打过来,是吃准了能成功还是怎么的?现在咱们被困宫中,也没办法给小叔送信,这宫里也就御林军

    了,诶,我说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啊?”

    夏侯襄现下在凉州,和他们通信都用信鸽,现在他们被困,想出宫都是天方夜谭,怎么回府拿鸽子?

    夏侯杞急的直跺脚,然而容敬抱着肩膀一副‘你说,我静静地看着’的样子,人家现在可都打上门了呀。

    “急什么?”容敬好以整暇的看着他,“昨儿回去,我就给战王爷送信了。”

    “……”夏侯杞无语的看着容敬,“你怎么没告诉我?”

    “怎么,你帮我送去?”容敬依旧抱着肩膀,昨儿出宫后,他知道夏侯赞得派人去查,不是他信不过御林军,能打过自然是好事,万一打不过呢?

    其实,在容敬心里,打不过也没多大事,夏侯禹要的是皇位,那祸祸的肯定就是夏侯赞一人,万一逼宫成功,等战王回京再打夏侯禹就是了。

    但是有一节,夏侯禹若为新皇,肯定要排除异己,到时斩杀朝中大臣可就是大事,文武大臣是朝纲稳定的基石,若是这些人折损了,天祁肯定要缓上一年半载的,才能重新稳定。

    所以,容敬回去之后急忙把消息送了出去,并且写的是‘宁王反’而不是‘宁王要反’,自北狄到京城,怎么也得三五日的行程。

    容敬估摸着将夏侯禹屯兵之事告诉夏侯赞,也就三五日之内,不是夏侯赞动手就是夏侯禹动手。

    这样,正好赶趟。

    只是,他没料到的是,夏侯禹这么快便动手了。

    夏侯杞被噎的有点卡壳,不过倒是松了口气,小叔接到信肯定会马上回京,那夏侯禹就不足为惧了。

    “你有没有写的很严重,就那种小叔再不回来,咱们全得死这儿的感觉?”夏侯杞问的相当严肃。

    容敬:“……”

    说实话,他长这么大,等闲人很难让他无语,夏侯杞现在算一个。

    既然救援的消息已经发出去了,他们只要静静在宫中等着就行了。

    别的夏侯杞不知道,反正宫门处那些机关,就够夏侯禹喝一壶的,再加上御林军的守卫,坚持个三五天应该不成问题吧?

    现在最要紧的是,京里的百姓别受到荼毒。

    夏侯杞想的比较周全,不过却低估了百姓们的聪明才智以及夏侯禹的执着。

    夏侯禹是奔着夺皇位来的,又不是屠城,所以,京城百姓们还是很安全的。

    只是,朝中大臣们的家眷却不好过,自家老爷、儿子可在宫里关着呢。

    若是打起来,可千万别被牵连了。

    除夏侯禹一党外的所有人都在祈祷战王此时能回转,救他们于危难。  是以,夏侯襄一行人,便是在大家伙儿无限的期盼中,入京的。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