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暴露了
    夏侯赞深呼吸一口气,对于他小儿子的想法,他一直不怎么理解。

    转而看向叶岚臻,“何事?”

    叶岚臻稳了稳心神,她心里不断给自己建设,被困王府多年,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她若不把握住,那她就真的是白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她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叶岚臻不自觉的攥起双拳,她说!

    “回皇上的话,臣妾…”叶岚臻从自己偷偷看到夏侯禹夜会谋臣开始娓娓道来,一旦放开了说,她便无所顾忌,桩桩件件条理清晰,将夏侯禹的事情交代了个底儿掉。

    夏侯赞是真的没想,自己‘忠厚木讷’的大儿子,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越听越心惊,夏侯禹自五年前便开始着手屯兵,招纳谋士,这么多年来,他可是一点异像都没有表现出来。

    夏侯赞不禁在心里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

    怎么一个儿子刚露出了狼子野心,另一个儿子早在多年前就密谋夺位。

    他的儿子们,到真是不比他当年差啊…

    夏侯赞将目光放在了夏侯杞的身上,那么他又是扮演了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屯兵之地,你们可知晓?”夏侯赞这话问的不是叶岚臻,而是夏侯杞。

    夏侯杞无知无觉的点了点头,“知道,儿臣已经查清了,就在西郊一处宅院后。”

    ‘啪!’

    一声巨响,夏侯赞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夏侯杞吓了一跳,这怎么了?

    话说的好好的…

    容敬眉头微皱,夏侯赞不会这时候犯浑吧?

    “早知道为什么不来告诉朕?瞒到现在才说,你想做什么?”夏侯赞觉得自己要气炸了,谁为东宫本就难以决断,现在闹成这样,他本以为无心于皇位的小儿子,竟也跟他玩起心眼儿来。

    一个个的,到底有没有把他当皇上?!

    “儿臣不…不想做什么呀,”夏侯杞蒙了这话从哪说的,要问做什么也应该问夏侯禹要做什么,“就是现在…”

    容敬再旁拉了夏侯杞一下,他觉得现在跟夏侯赞说因为贤妃出宫,他们推测出夏侯禹要逼宫这事,可能夏侯赞会连带夏侯杞也怀疑上。

    以为他是要把夏侯禹当做垫脚石,从而坐上东宫太子的位子。

    现在每一句话都得小心,大意不得。

    多说多错,还不如不说。

    重点已经说完,依照夏侯赞的行事作风,不用他们再说,也一定会去查。

    容敬轻轻摇了摇头,夏侯杞立刻噤声。

    底下跪着的仨人不吭声,夏侯赞坐在龙书案后运气,他都快气炸了。

    御书房内,诡异的安静。

    半晌过后,夏侯赞压了压心中的火气,“夏侯禹屯兵的地方在哪?”

    夏侯杞学聪明了,问什么答什么,只报了地址,其他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

    “下去吧。”夏侯赞沉声道,他现在不想看见任何人。

    三人退下,直接回了王府。

    直到进王府后,夏侯杞才松了口气,他着实想不通,怎么他好心好意的去提醒父皇,怎么还落一身埋怨?

    容敬跟他分析了皇上的想法,原本计划顺利,等战王回来,直接一锅端了夏侯禹的兵,他也说不出什么来,根本不用经过夏侯赞。

    现在事情既然有变,即便知道夏侯赞多疑,那不想让他知晓也必须让他知晓了。

    只希望御林军到时能摆平夏侯禹屯的兵,就是端不了打掉一半也是好的,只要能拖到战王回来,京城便乱不了。

    结果,容敬还是太高估了御林军的整体水平。

    夏侯赞确实如他所想,派人去查探了,西郊屯兵就在那,夏侯禹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所以不存在换地方的说法。

    御林军统领尹初年亲自带人前往查探虚实,趁着浓浓的夜色,一身夜行衣,一路飞檐走壁,任谁在夜色下也分辨不出黑口罩下的人是谁。

    刚开始还算顺利,他们摸到了西郊屯兵的树林,看到了一排排的军帐,已经到了深夜,白日训练结束,大家进入熟睡。

    尹初年将人撒开,想着探探人数吧。

    结果,就是这么寸,原本好好的,他手下的一个兵,一脚踢在了一个木棍上,要是普普通通的木棍也没什么,偏偏是兵器…

    训练过后,一个营帐的兵器都立在一处,一个挨一个的,也就是说,一个到了,那一个营帐的兵器也就稀里哗啦全到了。

    这种声音,深夜之中出现在营帐内,是要出大事情的啊!

    响动立马惊醒了营地内的人,大家衣服都顾不上批,连忙跑出来,将领、军师各个高度紧张,他们这个地界儿,可是绝对不能被发现的。

    尹初年都要疯了,却也知现在不是训斥的时候,连带着人跑。

    他们在外还是有主动权的,最起码营帐里的人出来时,他们已经上树了。

    然而,他们靴子后面那一块翠玉,落到了夏侯禹军师的眼中。

    这是御林军所穿的管靴,靴子后的翠玉不仅仅是装饰,更是身份的想着。

    自从有了御林军开始,因其保护有保护皇上的职责,先祖设此殊荣,来表现御林军地位的不同。

    但就是这份不同,让他们的身份暴露无遗。

    皇上发现了…

    如此,便没了退路。

    军师立刻去通知夏侯禹,现在已然暴露,皇上那边有了准备,不动都不成了。

    若是等皇上派兵围剿,他们怕是白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

    夏侯禹没想到他还未确定到底何时逼宫,夏侯赞倒是帮他定了。

    既然如此,就休怪他不顾念父子亲情。

    夏侯禹派人去宫门外守着,自己前往西郊带兵。

    御林军一大部分在宫内,守卫皇上安危,另外一小部分散在京城,既管理京城治安又地域外敌,虽说外敌轻易打不进皇城,可万一呢。

    尹初年回宫片刻都不敢耽搁,立马去找皇上汇报,至于弄出动静的那个,着人先绑了,等他回来处置。

    夏侯赞根本睡不着觉,他正在等尹初年的消息,现在见人回来了,他赶忙问,“怎么样?探到了吗?”

    尹初年往地上一跪,“微臣该死。”

    他两晚上发生的事情禀报,丝毫不敢有所隐瞒。

    夏侯赞听完,心都快沉后腰里了,“你们的身份可有暴露?”

    尹初年想了想,他们连手都没交,应该不会暴露,遂回道,“不曾。”

    夏侯赞点了点头,那还好,“你连夜将京城守卫调至宫门附近隐藏,待明日上朝后,直接在宫内将夏侯禹擒拿,之后率兵围剿其在西郊的势力,称他没反应过来时,杀他个措手不及!”

    夏侯赞想着,既然尹初年的身份没暴露,他这边又没表现出异常,夏侯禹一定不会将今晚夜探之人联系到他身上。

    只要明日上朝,夏侯禹按时来,他就直接将人抓了,至于他养的那些兵,有尹初年派人对付。

    现在,夏侯赞倒是想起来夏侯襄了,若是他在,那儿还用这么费劲。

    不知费劲,心里还没底儿。

    万一不成,他的皇位真保不住了怎么办?

    夏侯赞打算明日抓住夏侯禹之后,让那些儿子们将府兵都派出去围剿西郊叛党,这样一来,他儿子们的实力也会跟着下降。

    夏侯赞心中为明日之事计划着,可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夏侯禹已经知晓黑衣人的身份。  先发制人,逼宫了…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