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臣妾有要事禀报
    不过,容敬并没有着急让夏侯杞带着叶岚臻去找夏侯赞,依照皇上的性格,在知道之初可能就要下令去抓夏侯禹。

    可夏侯禹兵力与夏侯杞相当,若此时去抓,两败俱伤倒是小事,万一御林军不敌怎么办?

    容敬一向是以最坏的打算来猜测,所以,按兵不动,拖到战王回来,才是最保险的。

    可常言道,计划赶不上变化。

    现在眼瞅着夏侯禹有异动,容敬来找叶岚臻就是来确定一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毕竟叶岚臻曾经是夏侯禹的枕边人。

    对于夏侯禹的了解,比他们要深。

    很快,叶岚臻来了,身边跟了个厨娘。

    王府没有丫鬟,满府清一色的侍卫小厮,伺候叶岚臻的任务便光荣落到了厨娘身上,幸而叶岚臻已经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能自由她已经心存感激。

    毕竟她从没想过,这辈子能离开夏侯禹。

    “大嫂。”夏侯杞和容敬连忙起身。

    叶岚臻自打来到夏侯杞的府邸,就没出过院子,她往常习惯待在屋里,现在有了属于自己的小院子她已经很满足了。

    夏侯杞一个大小伙子为了避嫌也没去过,俩人的交流基本通过厨娘…

    叶岚臻对于容敬是没有印象的,她回身避了半礼,现在的一切,对于叶岚臻来说,都需要重新适应。

    “你不用紧张,”夏侯杞解释道,“我们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你先坐。”

    叶岚臻点了点头,在下首挑了个椅子坐下。

    夏侯杞悄悄跟容敬耸了耸肩,他大嫂是被吓怕了。

    “参见宁王妃,微臣国子监司业容敬,”容敬先做了个自我介绍,“今日前来,是想问您一些有关宁王的事情。”

    听到‘宁王’这二字时,叶岚臻便下意识的一抖,哪怕是称她王妃时,带的那个‘宁’字。

    “您说。”叶岚臻对谁都很客气。

    夏侯杞气儿还有点不顺,心里不住的唾骂夏侯禹,好好一姑娘,看让他给祸害成什么样了。

    容敬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轻放缓,这位宁王妃着实被夏侯禹吓破了胆子。

    与其是问,倒不如说是容敬问,她来听。

    宁王最近最大的动作,大概就是和贤妃有关的了,而贤妃到底有没有年前去寺庙祈福的习惯,曾经作为儿媳的叶岚臻表示,后面的几年她不清楚,她做儿媳的那两年,贤妃并没有这样的习惯。

    容敬点了点头,虽然从一点上来推论有些草率,但若是夏侯禹准备逼宫,绝对不可能让生母陷入到这样的危险中去。

    他起身对叶岚臻深施一礼,“恐怕,此次要烦请王妃进宫一趟了。”

    现在战王没回来,若是夏侯赞还不知情,怕是真的要坏事。

    夏侯杞备了马车进宫,他们三人得分两次入宫,万一夏侯禹在宫里,还能避一避,别还没见着皇上,先把叶岚臻暴露了。

    宁王府一直没有动静,叶家夏侯杞找人暗中看着,至少到现在为止,叶岚臻离府的事情,夏侯禹还不知情。

    夏侯禹下了早朝便去西郊府邸,他在和军师商议,到底什么时候动手才好。

    夏侯禹想要待夜深人静时动手,而他的军师有不同的意见,所以两人一时间还没谈拢。

    进宫时,夏侯杞打前阵,为了掩人耳目,他还专门去给自己母妃请了安。

    当然,这安也不是白请的,夏侯杞从自个儿母妃那要了身宫女穿的衣服,可给顾盼瑶气坏了。

    其实也不怪顾盼瑶生气,问他做什么他死活不说,愣要,顾盼瑶下意识的便觉得是夏侯杞自己要穿…

    那能不生气吗?

    不过,这当母亲的就没有能倔的过自己孩子的,顾盼瑶再三叮嘱,不许自己穿之后,才不情不愿的让宫里伺候的宫娥拿了套衣衫出来。

    在宫里,还是穿宫装保险,别人不会注意。

    夏侯杞回来后,便让容敬先去找皇上,找两件政事先唠唠,他和叶岚臻马上就到。

    就这样,三人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入了宫。

    夏侯杞带着叶岚臻进来时,容敬和夏侯赞的谈话也告一段落。

    “儿臣给父皇请安。”夏侯杞还是平常一样,笑嘻嘻的请了安。

    夏侯赞瞟了他一眼,主要是瞟了他身后的宫女一眼,一个王爷进宫来,身后跟个宫女。

    怎么的,当自己是娘娘呢?

    当下夏侯赞就没好气,也没搭理他,以为他跟平时一样,没正经事瞎胡闹。

    夏侯杞擎等着被问呢,结果夏侯赞半天没动静,他瞅了瞅夏侯赞,“那个…父皇,儿臣有点事想跟您说。”

    “说吧。”夏侯赞也没拦着,他听听夏侯杞想跟他说什么?

    在夏侯赞心里,他就没正事。

    “那您让他们下去呗。”夏侯杞指了指夏侯赞身后的陈进忠还有屋外的小太监们。

    夏侯赞有点懵,要下去不应该让容敬下去吗?

    “行,你们先下去吧,容卿,你在外面等会儿,一会儿朕再传你。”刚才关于国子监学生的事还没说完。

    “不用,他不用出去,”夏侯杞摆了摆手,“儿臣要说的,事关朝政。”

    那意思,大臣能听,别人就算了。

    陈进忠很有眼力见儿的领着小太监们退下了,之后,夏侯杞表情瞬间变的很严肃。

    容敬本就如此。

    夏侯赞觉得事情不对,能让他不着调的小儿子这么严肃的事情,可着实不多。

    “怎么了?”夏侯赞沉声问道。

    “儿臣带来个人,您先看看。”夏侯杞侧身,将叶岚臻让了出来。

    叶岚臻还是低着头,此时她前行两步,直接跪地行礼,“臣妾叶岚臻,参见父皇。”

    夏侯赞沉吟一瞬,叶岚臻是夏侯禹的王妃,不是重病在床吗?

    “起来吧。”

    叶岚臻并没有起身,而是重重的叩了首,“臣妾有要事禀报。”

    夏侯杞一撩袍子也跪下了。

    夏侯赞这就看不懂了,什么意思?

    容敬觉得脑仁儿疼,你说你这个时候跪啥?

    跪就跪,还一脸的大义凛然,就跟…算了。

    容敬也跟着跪下了,不然叶岚臻和夏侯杞跪那,实在太奇怪了。

    夏侯赞看着地上跪着的仨,“你们,谁说?”  夏侯杞一指叶岚臻,“她。”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