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我带你出去
    夏侯杞一愣,总觉得要是答应了,一定会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内容。

    于是…

    “好,没问题。”夏侯杞点头应了,这又不是大事。

    按理说,夏侯禹意图篡位,要判的是诛九族的大罪。

    可他本身就是皇家人,皇上大义灭亲也不可能连自己都斩。

    所以,叶家更不必说,叶岚臻这些年小心翼翼惯了的,也没少被夏侯禹威胁,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不奇怪。

    “你来。”叶岚臻将他领到北苑一角,那里有些树木掩盖,就算有人来了,不会第一时间发现他们。

    叶岚臻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将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夏侯杞听,毫无保留。

    夏侯杞越听嘴张的越大,他以为自己上次在白麓阁撞见夏侯禹和皖月有私,就算挺劲爆的了,没想到大嫂不但知道,竟然还被夏侯禹胁迫从中牵线。

    夏侯禹还是不是个人呀?!

    叶岚臻叙述时的表情很是平静,仿佛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而是她听来的故事。

    这可是比说书人口中,还要荒唐的事情。

    不过说出来后,埋在心里的那口怨气,倒是出了一些。

    “大嫂,你跟我走,我带你出去。”夏侯杞觉得不能让叶岚臻再在王府里待下去了,夏侯禹就是个变态啊。

    叶岚臻愣住了,她将事情告诉夏侯杞是想让他告诉皇上,定夏侯禹的罪,她自己早就不想活了。

    现在夏侯杞要带她离开,是什么意思?

    “你放心,叶家的人不会有事,我跟你保证,而且你不也说了吗,夏侯禹除了让你邀皖月进府,其他时间根本不会来找你,再说,他也活不了多久。”

    “你…你让我想想。”叶岚臻有些犹豫,夏侯禹真的不会发现吗?

    原本只想一死了事,没想到竟有活下来的希望,叶岚臻也是个人,若能逃离夏侯禹好好的活着,她当然也想。

    只是…她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大嫂,你跟我说的这些,我虽能转述与父皇听,可若你能亲自对父皇说,父皇才更容易相信。”夏侯杞劝道,京城有御林军守卫,夏侯禹养的兵他也见了,数量上顶多与御林军分庭抗礼。

    再说,夏侯禹养的那些兵,还能和守卫皇城的御林军相比了?

    夏侯杞还是年纪小…

    “可是,这里还有个照顾我…”叶岚臻还没说完,便见一名老妪步履蹒跚的自檐下走出,手里拿了个剪刀。

    老婆婆不能说话,耳朵也不大好,可眼神还是不错的,她晚上起夜,看到了叶岚臻和夏侯杞二人,老婆婆并不知晓夏侯杞是谁,见他半夜出现在小院,以为是什么坏人。

    所以赶忙回屋去找个东西,保护王妃。

    老人家平日缝缝补补的,也就个剪刀还能当做武器,她手脚本就轻,叶岚臻给夏侯杞讲的事情要紧,他二人谁都没注意到老婆婆。

    老婆婆拿着剪刀在廊下站了半晌,她见叶岚臻和夏侯杞二人只是说话,夏侯杞并没有伤害叶岚臻的举动,所以一时间握着剪刀,不知要不要出去。

    后来看见夏侯杞边说边指着外面,叶岚臻却一脸的犹豫,老婆婆也就不犹豫了。

    她抱着剪刀,出现在月光下,直接把夏侯杞和叶岚臻吓了一跳。

    她看到夏侯杞,会不会误会什么?

    叶岚臻知道她聋哑,便一个劲儿的摇头摆手,示意她不是她看到的那个样子。

    老婆婆突然笑了笑,那笑容里满是慈祥。

    只见她抬起右手,反手朝叶岚臻摆了摆,那意思,竟是让她走。

    叶岚臻震惊的愣在原地,手都忘了放下来。

    老婆婆见她只愣着,并不动,不禁有些着急,又朝她摆了摆。

    老婆婆耳朵是近几年才逐渐听不见的,府里王妃突然消失,在她们下人堆中也传过一阵。

    王爷对外宣称王妃重病,可却瞒不过府里的人。

    关于王妃的传言,府内就没有断过。

    老婆婆是府内的粗使婆子,各处都要打扫,因为她不会说话的缘故,关押王妃的院子便派给她一个人打扫。

    小院里的发生的事情,她撞见过几次,不知是王爷觉得她不会说话所以放心,还是压根就觉得不用避讳府里的粗使下人。

    反正,她是为数不多的知情者。

    老婆婆无儿无女,一辈子就在王府效力,她每次去扫院子都能听见王妃在里面哭,不过,她一个下人也帮不上什么忙。

    后来她被引泉带着来了北苑,伺候王妃起居。

    时隔多年,再见王妃,她有种莫名的心疼,本应是风华正茂的叶岚臻,却还没有她这个年近古稀之人有生气儿。

    自打进了北苑,她一直尽自己所能的照顾叶岚臻,虽然,叶岚臻除了初见她时,叫的‘婆婆’外,再没开口说过话。

    王妃,苦啊…

    今日见有人仿若要带叶岚臻走,她自是欣喜,能有人拉王妃逃出这苦海,她愿留在这为王妃祈福。

    她也该有新的生活了。

    不管这个男人是何种身份,但看样子是真心为王妃着想,这院子,王爷不怎么来,她一个又聋又哑的老婆子,王爷还能拿她怎样?

    怕是叶岚臻看不懂似得,她又使劲挥了挥手。

    叶岚臻本以为自己除了淡漠,不会再有其他情绪了,然而此时她的眼泪却流了下来。

    闭了闭眼,叶岚臻重重舒了口气,她朝老人家深施一礼,转头对夏侯杞说,“我跟你走。”

    “嗯。”夏侯杞点了点头。

    老婆婆欣慰的笑了,回身缓缓行至屋内,将门关上,再没出来。

    夏侯杞将叶岚臻自宁王府带了出来,次日便去找容敬,夏侯杞气的不轻,没想到看着人五人六的夏侯禹,办的事竟然这般…他都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

    头一次,夏侯杞觉得自己语言匮乏,按理说埋汰人的词儿他学了不少,愣是找不出一个能形容夏侯禹的。

    容敬听罢心下便有数了,他们之前搜集到的证据,虽然能一定程度上的指向夏侯禹,可他要是矢口否认,他和夏侯杞也没有强有力的证据。

    现在有了宁王妃,想让皇上相信,可就容易多了。  最起码,逼宫篡位,夏侯禹可是自五年前就着手开始准备了。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