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帮我,保全叶家
    他和容敬一直在夏侯衔和夏侯禹之间推波助澜,两人也如他们所料撕吧起来了,别看夏侯禹平时装的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似的。

    经过这次试探,夏侯杞可是将他那个无欲无求的大哥看了个清清楚楚。

    什么无欲无求,夏侯禹金钱**,简直高到令人发指,之前没发现,只不过没触到他的痛点。

    这次夏侯衔明显干的漂亮,差不多已经快将夏侯禹那点儿家底儿都榨干了。

    夏侯禹很想跟容敬说一声,高,实在是高。

    不得不说,容敬的脑子真的没话说,他不过起了个头,后续之事都是容敬在安排,而且安排的特别自然。

    一点痕迹都查不到。

    当然,不止夏侯禹倒霉,若说夏侯禹热爱的是金钱,夏侯衔钟爱的便是权力了。

    皇上交给他的事情,容敬都借旁人之手给夏侯衔使了绊子,夏侯衔往深了去查,查到的就是夏侯禹。

    俩人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之前夏侯衔在朝堂之上还算春风得意,现在一上朝就黑脸,矛头直接指向夏侯禹。

    夏侯禹对容敬借他之手暗中做的事情并不知晓,可下意识的便觉得不对,着人去查,但什么都没查到。

    夏侯禹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他觉得被人盯上了,而且盯上他的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他暗自想过,若是自己和夏侯衔失利,那么谁会从中得到好处?

    得到的结论很明显,除了他俩以外的其他五位皇子…

    若是挨个排查,难免费时费力,现在正好夏侯襄不在京城,夏侯禹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出手夺位。

    他等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夏侯禹心里清楚的知晓,皇位传给谁,也不会落在他的头上。

    平庸无能,大概就是他留给夏侯赞的印象,再加上生母出身,夏侯禹自懂事起,便知晓若想为皇,必须要靠抢!

    容敬也是推测,他还不能确定,今日他是想找夏侯杞确认一下,或者说是找叶岚臻确认一下。

    叶岚臻,现下正在夏侯杞的府上。

    正如容离所说,夏侯杞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那日,他夜探宁王府,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关于夏侯禹屯兵夺位的线索,却没想到,在一处废旧的院子里,发现了叶岚臻。

    叶岚臻一回到宁王府,就自动自发的换上了粗布衣服,她自打被夏侯禹折磨的彻底绝望后,便开始吃斋念佛,带着手镣脚镣的她一席粗布麻衣,她也穿习惯了。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叶岚臻总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应该直到老去、死去,她的一生也就如此了吧。

    照顾她的婆婆是个哑巴,叶岚臻也习惯不与人交流,两人在一个院子里的生活,一点说话的声音都未有过。

    叶岚臻看着星星发呆,夜晚的星星有时明有时暗,那星星挂在天上,叶岚臻不由得羡慕,天空那么大,哪怕天空上的一颗星星,也要比她自由的多吧。

    叶岚臻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腿脚,她跪坐的时间长了,总不活动,身体会僵的。

    手脚上的锁镣在星空下闪着微芒,经过此处的夏侯杞原本在看到有人时便藏在房檐上,可当他看到地上的人时,不禁大吃一惊。

    怎么会是大嫂?

    这位大嫂并不常见,夏侯禹脑子好使,见过一面的人他都能记得清,更何况是本家的嫂嫂。

    每次宫宴,夏侯禹都是一个人来,对外宣称王妃身体不好,可‘身体不好’的大嫂,怎么会被软禁?

    叶岚臻手脚上的锁镣他看的清清楚楚,夏侯禹到底为何如此?

    这么想着,夏侯杞直接飞身而下,叶岚臻吓的张大了嘴巴,却没有出声。

    不知是许久未开言的缘故,还是曾经夏侯禹曾给她留下的阴影。

    惊呼对于她来说,除了更加暴虐的对待,没有任何好结果。

    夏侯杞对自己功夫还算自信,本以为自己落地不会被大嫂发现,没想到她如此机敏,正要上前去捂住她的嘴巴,担心她的惊呼声会引来宁王府守卫。

    却没想到,她未曾发出任何声响。

    “大嫂莫怕,我是你七弟,夏侯杞。”夏侯杞连忙开口解释。

    叶岚臻看清来人,便不再害怕,对于她来说,只要不是夏侯禹,其他任何人都是散发着善意的。

    “七弟。”叶岚臻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您怎么,怎么…”夏侯杞不知该用什么词。

    叶岚臻自嘲般地笑了笑,“七弟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一句话给夏侯杞问卡壳了,他想了想,总不能说我来找找我大哥想要逼宫的证据,正好看见您了,过来给您打个招呼?

    夏侯杞尴尬的站在原地,一时没说话。

    叶岚臻也不是真的想知道他到底要干嘛,人家不想说,她也就不再追问了。

    “更深露重,七弟还是早些回去吧。”叶岚臻福身一礼,准备往回走。

    “大嫂,”夏侯杞叫住叶岚臻,见叶岚臻看过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怕大嫂笑话,我这人好奇心重,您能告诉我,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一府的王妃,扮成这样,实在令人想不通。

    叶岚臻没说话,这样的事情,她没办法说。

    桩桩件件都是如此,更遑论,里面还有夏侯禹意图逼宫的事情呢。

    哪怕她是弃妃,若是夏侯禹事情败露,她怕是也要被处死的吧…

    处死?!

    叶岚臻突然眼睛一亮,她仿佛看到了希望。

    这么多年来,她被困在这院子里,不就是因为夏侯禹害怕她出去乱说,事情败露所制的吗?

    夏侯禹和他党羽的阴谋、夏侯禹对她的折磨、夏侯禹与皖月的缠绵,往日一幕幕全部在叶岚臻眼前回放。

    她这么多年早就无欲无求,若能早些解脱,也算是上天对她的恩德。

    刚刚还似一潭死水的叶岚臻,瞬间变得神采奕奕了起来。

    她快步走到夏侯杞面前,双目满是光彩,“你若能答应我一件事,我便告诉你所有实情。”

    夏侯杞不明所以的看向叶岚臻,怎么这么会儿功夫,大嫂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您先说说看,我若能做到,一定答应。”  “帮我,保全叶家。”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