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月儿,我需要你的帮助
    京城——

    长街之上,一个人影都见不到,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三天。

    原本一个挨一个的店面、小摊,不是门窗已破,就是做买卖的座椅板凳散落一地,碎成了木头。

    紧闭的宫门两旁,原本看守宫门的侍卫已经倒地,身下的鲜早已凝固。

    今日,是夏侯禹率兵逼宫第三天。

    他没想到御林军好打,宫门却不好进。

    三日前的一个夜晚,留在西郊的军师派人深夜来报,西郊别院附近不对。

    有人来探,若所见无误,应是御林军的人!

    夏侯禹的心倏地便沉了下来,再往前推十日,他曾去过一趟端王府。

    皖月一直等着夏侯禹送药来,但自从在白麓阁见了面后,夏侯禹便没有露过面,皖月在后院里待的心急如焚。

    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了这块心病。

    皖月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夏侯禹给盼来了。

    然而,夏侯禹并没有带来药。

    皖月有些生气,她低声斥责,“你什么意思?药呢?”

    夏侯禹笑着安抚,“别急,大夫我已经找了,他们在商议药方,用不了多久药方就成了,我给你熬好送来。”

    皖月心里的火气,这才小了些,“你那来做什么?”

    “来看看你,”夏侯禹笑的温和,“许久未见,月儿可想我?”

    皖月冷哼一声,没说话。

    夏侯禹依旧在笑,“东南的仗,已经打完了…”

    皖月惊喜的说道,“襄是不是要回来了?”

    随后,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她气的直跺脚,“都是你,我这个样子,怎么见襄?”

    “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夏侯禹挑了把椅子坐下,“北狄发兵,他去西北了。”

    这才是夏侯禹来找皖月的目的。

    北狄有多难打,他们都是知道的,现在北狄打过来,说明夏侯襄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待在凉州城。

    而且,与北狄交战对双方兵力消耗极大,等夏侯襄从北狄回来,实力一定会打打减退。

    也就是说…

    夏侯襄与北狄交战的这段时间,应该是他动手的最好时机。

    为了保险起见,夏侯禹想要让皖月写封信去南楚,出兵助他。

    当然,理由不能说逼宫,要说是对付夏侯衔的。

    听罢夏侯禹的话,皖月明显松了口气,夏侯襄若真是这时候回来,她该怎么解释?

    怎么解释都没用。

    “那你得快点,万一襄回来,看到我这个样子,我可说不清了,”皖月白了夏侯禹一眼,“行了,赶紧回去弄药吧。”

    夏侯禹笑了笑,还真当他是为了她身体来的?

    “月儿,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干嘛?”皖月立马警惕起来。  “最近,夏侯衔不断打压我,”夏侯禹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讲给皖月听,之后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在朝中无权无势,暗地里的人现在还不能动,万一被皇上知道,别说扳倒夏侯衔,我能不能活命

    还要另说。”

    夏侯禹边说边偷眼去瞧皖月的脸色,见她在思考后,夏侯禹继续说道,“不知,你可否写封信回南楚,让楚皇派兵来帮我。”

    “派兵?”皖月直接抓住了重点,“要多少?”

    “三万。”

    “修理一个夏侯衔而已,用的了那么多人吗?”皖月怀疑的看着他。  “京城御林军数万,夏侯衔现在又是东宫首选,往后继承大统,御林军统领必是要听他差遣的,若此时夏侯衔去找尹统领求救,尹统领怕也是会卖他个面子的。”夏侯禹没有直接回答皖月的话,而是给

    她分析了一通。

    反正现在不舍得出兵,等夏侯衔找到靠山了,照样扳不倒人家。

    不只扳不倒,还容易暴露了自己,反正他是落不着好,皖月能不能再找到愿意帮她的同盟,他可就不知道了。

    现在,她可是还大着肚子呢…

    皖月听罢夏侯禹的话,开始思索。

    夏侯禹也不急,坐在一边慢慢喝茶,他认为皖月若是聪明的话,肯定会应。

    待南楚兵力一到,他用来逼宫,简直再合适不过。

    “好,我这就给父皇写信,”皖月反正为了能弄死夏侯衔,什么都能干,“你确保他这次…”

    “绝对没有活路。”夏侯禹保证到。

    “那我怎么找你?”皖月问道,“我可是被困在这里,一步都出不去的。”

    以往还能去白麓阁,现在…狗洞都给堵上了。

    夏侯禹交给皖月几枚信号弹,告诉她如何用,若是有事找他,随放随来。

    方便快捷。

    皖月直接写好信让夏侯禹带走,她现在能力有限,身边跟着的几个丫鬟就不必说了,带来的人也出不去,所以只能让夏侯禹着人去送信了。

    要人的是他,他应该比她更急才是。

    从南楚到天祁,若是日夜兼程大概十日左右,夏侯禹算了时间,并着手布置下去,西郊的兵组织组织,需要做好准备了。

    夏侯禹又进宫一趟,不是去见皇上,而是去贤妃宫里,母子二人就院里的花花草草又说了半天的话,气氛相当温馨。

    没过两日,贤妃向皇后问安时,提起,现下快到年节,她想去云门寺清修一段时日,为皇上皇后祈福。

    皇后刁难了几句,倒也没有拦着。

    前朝的事情她听说了,夏侯禹竟然给衔儿使绊儿,当真要气死她了。

    夏侯禹这个生母在宫里还算老实,即便如此,皇后也或多或少的找了几回茬,敲打了她一番。

    看着贤妃诚惶诚恐的样子,皇后也知道她翻不起浪来,现在要去寺里祈福,正好省的在自己眼前晃悠,看的心烦。

    贤妃出宫,一切轻车从简。

    后宫嫔妃去寺庙祈福,本是件极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容敬在得知此事时,不禁心中的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他直接去王府找夏侯杞,容敬认为,夏侯禹应该是准备动手了。

    夏侯杞惊奇了,怎么就推敲出夏侯禹要动手了?  他们已经将进程压缓了不少,原本近几日是打算逼夏侯禹动手了,可人算不如天算,小叔打完东南又去西北了,北狄出兵也太不是时候了。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