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战王妃!
    安静…

    偌大的战场上,没有一丝声响。

    原本还在呼喊的众将士,全部安静下来。

    他们呆愣愣的看着那个站在夏侯襄身边,发丝飘扬容颜秀丽的女子。

    束发的她从来没让人感到女气,瘦弱肤色白,那是她的外表,并不代表她男子装扮的时候娘。

    结果,王爷竟然告诉他们,这个站在他身边的男子,是他的王妃…

    众将士中,玄甲骑的小伙子们尤甚。

    他们可是打一开始就拿王妃当哥们的啊!

    什么鬼?!

    严邈已经凌乱了,合着一直以来收拾他们、训练他们的竟然是个姑娘!!!

    他得缓缓…

    知晓容离身份的,各个与有荣焉,容喆、云耀、凤九玄、温婉、沐蓉语、顾芸、墨尧四人,他们全部抬头看着城楼上,那并肩而立的二人。

    这世间能与战王比肩的,也只有容离了。

    刚被容离收拾完的挛鞮奕和百里筠更加傻眼,打仗亲兄弟上阵他们见过,夫妻二人一起来的,这可是头一份。

    百里筠心里明白,今日的阵仗,怕就是这位战王妃弄出来的。

    毕竟之前与天祁交战,还从未这般打过。

    战王,娶了个好妻子啊…

    安静之后,是更加热烈的山呼海啸声——

    “战王妃!”

    “战王妃!”

    “战王妃!”

    ……

    一声声高过一声的欢呼,响彻天地。

    夏侯襄紧紧牵着容离的手,她一直默默在他身边付出,从未说过苦和累。

    为了他自京城奔赴边疆,一路陪他驰骋沙场。

    盈泽、苗疆,外界传言那般危险的地方,她也不管不顾的陪他闯。

    这就是他的王妃,他要宠爱一生一世的女子。

    世人都说她声名狼藉,配不上他。

    却不知在他心里,能遇到她,是他多大的运气。

    夏侯襄要让天下人知道,他的王妃,到底有多优秀。

    她,本就该是耀眼的存在!

    两人目光交织,容离读懂了他眼中的含义。

    其实名声,她从来都不在乎。

    不过,既然这是她夫君的一番心意,她自是不能辜负。

    容离唇边笑容越来越大,她早就说过,她家夫君,可是这天下最好的人呐。

    “主子…”小桃在王爷重新介绍她家主子时便上来了,猫在一边没吭声,她高兴的看着主子用原本的身份站在王爷身边,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这会儿大伙儿一个劲儿的欢呼,小桃也跟着欢呼,可是欢呼着欢呼着就开始纠结,怎么还不停了呢?

    她有事要报哇。

    主子说了,小黑醒来的第一时间就要告诉她知晓,否则,要生气的。

    小桃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告诉主子一声吧,反正底下已经欢呼好久了。

    “怎么了?”容离听见小桃的声音看过去,随即明白,“是不是…”

    小桃边点头边说,“小黑醒了。”

    天祁众将士欢呼的正起劲儿,试问哪国能有他们天祁厉害?

    不但王爷英勇神武,现在的王妃更是如此。

    简直厉害炸了好吗?!

    然后不知怎么的,王妃忽然转身跑了,看样子好像又什么急事,因为…王爷也陪着跑了。

    将士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打扫战场,绑战俘。

    其实战俘就俩,挛鞮奕和百里筠。

    军师…哦不,王妃交代了,谁都可以放回去,这俩不行。

    主帐内室,小黑正躺在篮子里跟小蹊、小柳、小陌吹牛逼呢。

    “你们说,嘶,我这也是一战,嘶,成名吧,嘶,往后再有鸟敢打我,嘶,的主意,得先扫听扫听,嘶…”小黑身上的伤还没好,不过精神却不错。

    除了刚醒过来的时候有点儿虚,再喝了两杯金翅草熬的水后,精神头那是倍儿棒啊。

    全身上下也就嘴没伤着了,这不边倒吸凉气边吹,它可一声疼都没喊啊。

    “扫听什么?”容离黑着脸进来,拉过椅子坐在它对面,“扫听你掉了多少毛?”

    小黑一缩脖子,“嘶”

    碰着伤口了。

    容离瞬间心疼了,但是依旧黑着脸,“不许动,再动我就把烤了!”

    说罢,伸手帮它把篮子里的软垫整了整,生怕它再碰到哪儿。

    小黑心里明镜儿似的,小离儿什么脾气,它能不知道?

    “哎哟,”小黑还是假嚎,“我翅膀咋这么疼呢?”

    容离脸也不黑了,吓的赶紧问,“怎么疼了,刚才碰着伤口了还是怎么?怎么个疼法?还有哪疼?”

    “哎哟,浑身疼,哪儿哪儿都疼,”小黑边嚎还边挤眼泪,“要你抱抱才不疼。”

    容离动作一顿,眼泪突然就下来了。

    小黑一看慌神了,连忙收起可怜相,“骗你的,骗你的,我没事了,一点都不疼,真的…”

    话未说完,容离捧起它抱在怀中,轻声道,“再不许乱跑了。”

    小黑想蹭蹭容离,但现在脑袋还被包着,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它也做不了,乖巧的应道,“嗯,我再也不乱跑了。”

    “哎…疼疼疼!”小黑突然子哇乱叫了起来。

    容离戳了戳它的翅膀,恨恨地说道,“疼死你算了。”

    擦干眼泪,这些天就担心它了,吃不下睡不好的,不让它知道知道疼,下回指不定再给她出什么幺蛾子。

    “不带这样的,刚才咱俩还哥俩好的,转脸你就捅我还行?”小黑委屈了,“我还受着伤呢。”

    “赖谁?”

    “赖谁重要吗?你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给我弄点好吃的补补,知道吗?”

    “是得补补,不然烤了太柴。”容离上下开始瞟它。

    小黑不乐意了,理直气壮的说,“别以后,有本事现在烤我,来。”

    容离鄙视的看它一眼,“你身上抹着药都腌入味了,我又不傻,等你好了,我用盐腌好了再烤。”

    小黑:“……”

    “小桃,她欺负我!”

    屋里一片欢闹声,小黑醒了,这便是最大的喜事了。

    凉州城内喜事连连,然而,此时京城内却是乌云压境,然而西北驻地一只信鸽飞了进去,腿上绑着一个一指宽的字条,墨尧拿着将字条呈给夏侯襄。  夏侯襄展开后,眉头一皱,字条上只有五个字——宁王反,速回。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