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陪伴
    夏侯襄一直陪在容离身边,知她性子执拗,劝说也不听,待她睡着后,夏侯襄轻手轻脚的将她抱回床上,连同小黑一起。  容离弓着腰即便躺在床上,双手也死死的抓着小篮子,一刻也不松,一张床容离占了大半,夏侯襄只得侧身躺着,尽量减少自己需要的空间,伸手将锦被盖在容离身上,他躺在外面,轻轻拍着容离入

    眠。

    “嗷呜~”轻叫声自内帐外响起,夏侯襄回身去瞧,正好看到大白从门外进来,它脑袋上包了块纱布,那是之前被挛鞮奕战马踢到的位置,外面渗出了一丝血迹。

    大白走进屋内,看了一眼夏侯襄,接着走到床边趴下,很显然,它也要守着小黑。

    夏侯襄躺了回去,现在小黑能不能醒来,是他们所有人都在担心的事情,若是小黑没醒…

    夏侯襄看着虽在睡梦中,眉头却旧紧锁的容离,他轻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容离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许许多多的片段混在一起,她听不清看不清,直到最后听见那一声痛苦的嘶鸣,容离猛然惊醒,“小黑!”

    夏侯襄瞬间睁开眼睛,看到此时的容离满头大汗,双目没有焦距满是惊恐之色,他连忙出言安抚,“小黑没事,它还在。”

    说罢,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她平静下来。

    容离这时目光才渐渐有了焦距,小黑就圈在她身侧,看到还在呼吸的它,她这才觉得心脏归位,侧身坐起,将装着小黑的篮子放在摆在腿上,“我怎么睡着了。”

    “你太累了,”夏侯襄也跟着坐起,“小黑一晚上都很好,你不用担心。”

    夏侯襄这一晚上只是闭目养神而已,每隔半个时辰便睁眼看一看小黑,小黑自小便跟着他,他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小黑出事。

    虽然平时他老是噎它…

    “那就好。”容离唇角微微挑了挑,看得出来她是想笑一下,可却没成功。

    “嗷呜~”大白自床边站了起来,伸着脖子往床上看,在看到全身缠着纱布的小黑时,大大的眼睛瞬间湿润了。

    “大白,”容离移到床边,摸了摸它的头,“你什么时候来的。”

    夏侯襄给她披了件外衫,“昨天晚上,你睡着了。”

    容离点了点头,偏头看向夏侯襄,“我没事,你去忙你的吧,我看着小黑就行。”

    她现在没心思做别的,却也知道不能耽误夏侯襄的正事,等明日确定小黑没事后,她定要那邦蛮夷好看!

    容离心里不是没有怒气,只是再大的怒气也没有小黑的安危要紧,她压下心中愤怒的火焰,这仇她必是要报的。

    都给她等着!

    “不急,先吃点东西。”夏侯襄没让容离动手,他帮她穿好衣衫,又将发束好后,命人送了饭食过来。

    “小黑的药呢?熬好了吗?”容离刚说完,温婉、沐蓉语和顾芸就来了,仨人手里拿什么的都有,给小黑喝的也在其中。

    昨儿容离哭的都快脱相了,今儿一看她更是憔悴了不少,仨姑娘心里不是滋味,尤其是温婉和沐蓉语,和容离相处这么长时间了,何时见过她这般?

    这时候任何安慰的话都显得单薄,温婉三人想让她心情好一些,挑的话题也都比较轻松。

    容离知道她们担心她,尽量表现的自然些,可终归有了心事,不像原来那般…不着调。

    冰蝶现在跟在凤九玄的身边,没别的意思,就是因为他做的饭太好吃了,所以成功征服冰蝶,它更是连主人身边都不回了,干脆跟着凤九玄,想吃什么随时随地点菜。

    夏侯襄去看过一次冰蝶,它救了小黑,他又没怎么照看过冰蝶,所以去瞅瞅它有什么需要。

    结果小家伙除了吃,别的要求一概没有,其他话说长了可能说不清,可你要让它来段报菜名,那说的别提多溜儿了。

    夏侯襄将照顾冰蝶的任务交给凤九玄了,申老爷子也在旁边守着,顺便练练丹药给冰蝶服用,反正得给它养好了。

    至于小黑,申老爷子不敢给它乱用药,容离的金翅草他见了,是好东西,喂给小黑应该有一定作用,就是不知道它能吸收多少。  内帐中,温婉几人使出浑身解数逗容离开心,然而收效甚微,容离看着也难受,最后索性跟几个姑娘摊牌,“我不拿你们当外人,索性也就直说了,你们不用想办法开解我,我现在真的高兴不起来,明

    日小黑不知能不能挺过去,等过了明日,有了结果,我自然就没事了,你们先回去吧。”

    她现在就想一个人看着小黑,陪到它没事。

    温婉几人点了点头,却没有走,她们也都担心小黑,既然阿离不让她们逗她开心,那大家就一起静静的陪着小黑吧。

    于是,原本容离一人守着小黑,后来变成一人一虎,再后来四个姑娘一只老虎,没过多久,小桃几人也来了。

    这下,屋子瞬间显得小了不少,所有姑娘的目光都在桌子上的那只篮子里,谁都不说话,安静极了。

    小黑被裹的就剩俩眼睛,外加一张嘴了,嘴微微张着,有些许气息从里面出来。

    北狄皇城内,百里筠受伤,因为他没有武功底子,所以身体弱,当时便昏了过去。

    这一昏迷便昏迷了一天一夜,箭被取出时,他失血不少,脸色惨白。

    挛鞮奕急的团团转,北狄可不能没有百里筠,他命大夫必须尽全力救治百里筠,若是救不过来,他们也就不用活了。

    所有大夫战战兢兢,汤药也是一碗接一碗的灌,终于在第二日夜里,百里筠醒了。

    他面色苍白,精神有些不济,不过照大夫们所说,醒了就没事了,往后调理调理,用不了几天便可大好。

    挛鞮奕这才放下心来。

    刚从昏迷中醒来的百里筠,第一句话就是问天祁有没有打过来。

    看到挛鞮奕摇头,他才放下心来。

    若是打仗他不看着,百里筠总觉得要出事。

    挛鞮奕让他好好歇着,天祁应该一时半刻打不过了,海东青重伤那只鸟,看夏侯襄紧张的样子,便知道那鸟绝对非同一般,现在他们估计也没心思找北狄的茬。  不过,一想到海东青,挛鞮奕就觉得心一抽一抽的疼。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